|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34章她頂不住了

第0634章她頂不住了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18 19:13  字數:3738

庄妃燕根本不是王小兵的對手,被他進攻起來,只有求饒的份。

以往,她也頂不住他犀利的強攻,可是如今,她感覺他越來越強大了,一旦他命令他的小弟弟發起衝鋒,那她不但美`臀要被撞得震動不已,連四肢百骸都劇烈顫動起來。

此時,她得到三次**之後,便想休息一下。

「啊~,小兵啊~,讓我喘一口氣啊~」她俏臉像是燒紅了一樣,透著興奮的光澤,秀髮散亂地披垂下來,在清純之中帶著三分妖冶,更為迷人。

「老婆,晚上有的是時間休息。」他則埋頭苦幹。

「啊~,人家下面要著火了~」她用玉手不停地拍打他的肩膀,示意他停一停。

「老婆,別怕,我是來救火的,你下面的火很快就會被我撲滅的。」他繼續保持著非常快的速度開鑿著隧道。

「啊~嗯~,啊~,你啊~」她咬著乾燥的下唇,呵氣如蘭,嬌`喘道。

他又一連送她兩次**之後,才停了下來。

不過,此時洗澡水已涼了。

「老婆,水涼了。」他吻著她的酥胸,道。

「啊~,人家渾身沒力了,嗯~,你下面還在人家裡面啊~」她又驚又喜道。

「是啊,老婆,我還想啊。你今晚特別誘人,我想跟你一直干到天亮,可以嗎?」他在她兩座雪山上攀登著,一會在半山腰輕吻,一會在山頂與她那顆粉紅切磋。

「啊~,不嘛~,人家會被你干到下面開花的。」她膩聲道。

「哈哈,開花才能結果啊。」他輕拍她的豐`臀,笑道。

「嗯~」她嬌哼道。

於是,他又送了一次**給她,才抱她上床,用被單蓋著她的身子,然後才去重新燒水。

十數分鐘之後,他把好的溫水用水桶提前浴室里,再喚醒起,抱她進浴室里,然後洗了個鴛鴦浴,洗到最後,還是有點汗漬,但兩人都有點累了,於是,爬上床,相擁在一起,便沉沉睡去。

一覺醒來,天已亮了。

彼時已是早上七點多鐘,王小兵其實在六點多便醒了。

不過,他已請了假,是以,沒有起床,而庄妃燕是八點鐘上班,也不用起得太早。

兩人又在床上小小地溫存了一陣子,才起床洗漱,然後,一起到樓下的早餐店吃了腸粉,他便送她到君豪賓館上班,隨後,他回到她的住處,再小睡了一會。

本來,他是想直接到小樹派出所去找朱馨文的。

但朱馨文是早上九點正上班的,因此,八點多去那裡沒什麼用。

一直到了九點多鐘,他便出門,騎著摩托到小樹林派出所,找所馨文商量一下關於如何將販毒繩之以法的事情。

在所長辦公室里,他見到了英氣勃勃的朱馨文。

「誒,這麼早?不讓課?」朱馨文見到王小兵,也頗為訝然,畢竟,今天不是周末,學生是要上課的。

「為了你的事,我請了假,昨晚做了一晚庄向遠的工作,終於說服他了,來向你報個訊。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王小兵在她面前坐下,道。

「你幹得不錯。」她贊了一句。

「朱所長,就是還有一個小小的問題還沒解決。」他凝視著她黑亮的美眸,道。

「請說。」朱馨文含笑道。

「如果叫庄向遠向爛頭生拿貨,那得有錢才行啊。」他如是道。

畢竟,他自己也沒那麼多錢來玩這種事,只有公家出,才是最合理的。何況,破了案之後,功勞只是朱馨文的。

朱馨文想了想,道:「這事容易辦,包在我身上。」

「那是不是要派一個人暗中保護庄向遠,以防他有什麼不測。」王小兵提議道。

「這個不用。只要他自己小心一些,沒什麼可疑之處被人看出來,那就比較安全。」朱馨文沉吟道。

這一點,王小兵覺得她說得有理。

是以,他也不想太過勉強她,道:「那從什麼時候開始行動?」

「這兩天內,我們要先準備好一些竊聽器材,還有針眼攝像頭,到時會打電話給你。這件事,除了你、庄向遠以及他姐姐之外,沒有其他人知道?」朱馨文謹慎道。

「沒有。」他脫口道。

其實,他告訴了洪東妹,不過,這沒什麼所謂。

離開了派出所大院之後,本想到洪東妹那裡跟她談一談怎麼樣設下陷阱來裝爆頭哥的事,但想到她應該剛睡沒多久,不想打擾她的清夢,於是,只好先回庄妃燕的住處,修鍊了一會三昧真火,又煉製了一會丹藥,嘗試配製「強身丹」,但還是沒有成功。

到了中午時分,到君豪賓館與庄妃燕共進午餐。

隨後,才拿著藥丸到養生堂。

龍非擔心他的安全,道:「老闆,你印堂的黑氣越來越重了,這段時間還是到外面去旅遊一番比較好。」

「捨不得你啊。我只要一天沒見到你,心裡就會思念你。」他淡笑道。

「切,我才不信。」她含笑道。

「誒,我印堂的黑氣真的越來越濃了嗎?」他感覺她不是亂說的。

當然,不是指她真的如神仙一般可以窺知別人的未來,只是她可能知道一些內幕而已。

「對。」她裝神弄鬼地盯著他的印堂看了一會,堅定道。

「那可能是仇家在這幾天內要找我報仇了,得好好地躲一躲才行。」他暗忖必然是爆頭哥已來了。

「有這個可能。」她沒有更多的暗示。

他估計她可能也只是知道一部分內幕,是以,不可能從她口中得知更多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