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33章她更愛他了

第0633章她更愛他了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17 23:44  字數:8504

離開了小樹林派出所之後,已是下午二點多了。

想到洪東妹的處境也頗為危險,王小兵決定先去找她,把想法告訴她,跟她商量一下,看怎麼應對這次的危機,於是,騎著摩托朝山石集市而去。

不一會,便到了夜城卡拉ok廳樓下。

停好摩托,走到卡拉ok廳大門前,見大門關著,猜測她還在睡覺,便用大哥大打電話給洪東妹。

一會,便接通了。

「喂,小兵,有什麼事嗎?」洪東妹還沒睡醒的聲音傳了過來。

「洪姐,我現在來到你夜城卡拉ok廳樓下了,想跟你說件事。你在哪裡?」他掃視一圈,看有沒有什麼可疑人員跟蹤自己。

「噢!我就下來開門。」說完,掛了機。

一會,聽到有下樓梯的聲音,又過了數秒鐘,大門便被打開了。

洪東妹穿著絲質睡袍,嬌軀的玲瓏凹凸曲線盡顯誘人的魅力,是那麼的流暢,那麼的性感,使人見了性`欲大增。

「洪姐,你今天特別好看。」他笑道。

「那就賞我多些快活吧,別浪費時間了,快上來吧。」她伸手勾住他的手臂,與他並肩走上了樓梯。

兩人一邊上樓梯,一邊接吻。

等上到三樓,進入她的房間,關上門之後,他立刻扒掉了她的睡衣。

而她,也三下五除二,用最快的速度扒掉了他的褲子與褲衩,伸出玉手跟他那漸漸挺拔起來的老二握手,隨即,蹲了下去,祭出柔舌功,服侍他的小弟弟。

他則雙手摩挲著她的秀髮,鼓勵她努力尋找快活的源泉。

當他的小弟弟被她侍弄得泛著光澤之後,他便拉起她,左手摟著她的柳腰,隨即,右手扛起她的左腿,舉著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斜斜地往刺,「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剎那間,他感受到一股肉嘟嘟的溫暖。

於是,便撅動屁股。

「啊~啊~」

她則雙手摟住他的脖子,享受他老二開鑿隧道所帶來的陣陣快感。

兩人在小客廳里一直干到廚房,又從廚房干到小客廳,然後再干到卧室里,他已施展出了「金雞獨立?獨立」、「海底撈月」、「仕子騎驢」等等絕招,將她的身子耕耘得軟成了一灘爛泥。

在約莫一個鐘頭里,他就送給她五次。

她的嬌軀油光閃閃,泛著激情的光澤,紅唇因興奮而有點乾裂,檀口也比較乾燥。

於是,他便出到小客廳的酒櫃前,斟了一杯紅酒進來,然後,坐在床上,再抱起她,讓她跨`坐在自己大腿上,依然將老二塞進她的神秘山洞裡,使用「搖擺神功」來使她的快活更上一層樓。

「啊~啊~,好舒服~」她嬌`喘道。

「老婆,來,喝一口紅酒吧。」他用嘴銜了紅酒,對著她的檀口,喂進她的嘴裡。

兩人一邊你儂我儂地做著快活的體育運動,一邊品著醇口的紅酒,別有一番情趣。他的「搖擺神功」越來越嫻熟了,施展起來,使她比做神仙還要更快活。

她秀髮濡`濕而凌亂,披垂下來,平添三分狂野的味道。

兩人又互動了十多分鐘,喝完了一杯紅酒之後,他才緊緊地抱住她,她也緊緊地抱住他,兩人恨不得二合一,永遠不要分開。

「老婆,我要射了。」他正在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

「啊~,我也是~」她膩聲道。

於是,下一秒,兩人同時達到了另一波。剎那間,彼此的靈魂都升華了,輕飄飄的,美妙之極。

他與她就這樣相擁在一起,默默地感受對方的溫存,情意濃濃,粘粘的汗漬使兩人的肌膚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好像真的快要合二為一了。

「老婆,我們出去跳一曲探戈,好嗎?」他輕撫她的美`臀,道。

「嗯~,人家下面火辣辣的,走路都是個問題了,哪裡還能跳舞呢,要休息休息才行呢~,嗯~,都是你太猛了~」她伏在他的胸懷裡,小鳥依人一般,微微撒嬌道。

「呵呵,那我倆躺著說話。」說著,他將她抱放下床,自己也躺了下去。

這時,她溫軟的脊背緊貼著他寬闊的胸膛。

他則用右手掰開她的右臀,隨即,將小弟弟往前一送,便又進入了她的體內,雙手登上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一邊揉`搓,一邊說道:「老婆,我今天聽到一個不好的消息。」

「啊~,什麼消息呢?」她半眯著秋波蕩漾的美眸,嬌聲道。

「全廣興請來的殺手,不單會對付我,可能順便也會對付你。」他不時輕輕地聳動一下老二,但基本都是齊根沒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這個我有想過,但還沒有查到那個叫爆頭哥的殺手是否已來到,啊~」她檀口微張,道。

「那個殺手可能是長發的。」他提醒道。

「啊哦~,你輕些。你怎麼知道是長發的呢?」她被他的鐵爪功弄得雪山有倒塌之勢,求饒道。

於是,他便輕輕揉`搓。

「我是從龍非那裡聽來的。」他對著她的耳朵呵熱氣。

「咯咯,好酸,別吹嘛~,人家受不了啦~」她輕扭著腰肢,好像要躲開一樣,嬌笑道。

「根據前兩次她所說的,我估計是真的。」他推斷道。

「啊~,要是那樣就好辦多了。我們就留意長發的人,再從中找出外地的,就可以了。」洪東妹一邊享受一邊道。

「我有個辦法,不知可不可行。」他又重重地頂了一下。

她「啊」地一聲,身子更窩向他的懷裡。

嬌哼了幾聲,她才能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