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31章美女寫他的名字

第0631章美女寫他的名字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16 23:36  字數:8477

看著她因興奮而紅潤的俏臉與那凌亂而濡`濕的秀髮,他忍不住又吻了吻她的紅唇。

「嗯~,你又抽煙了?」她能聞到他的口氣里有香煙的味道,也祭出柔舌功,將香舌伸進了他的嘴裡,與他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老婆,你越來越棒了。」他輕撫她的美`臀,讚美道。

「咯咯,你才真的是越來越強大了呢,那裡好像比前更粗大些了。」她十分滿意道。

「哈哈,來,我讓你嘗嘗我的絕活,包你過癮。我已練得差不多嫻熟了。」說著,他便把「搖擺神功」施展出來,用老二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作圓周運動。

「啊~啊~」

果然,她驚喜之極,春音裊裊。

她還是第一次嘗試他這麼高水平的老二侍弄,比剛才那種激情的戰鬥少了幾分剛猛,多了三分溫柔。

其實,她也蠻喜歡這種進攻方式的。

於是,半眯著秋水蕩漾的美眸,輕啟紅潤嬌俏的檀口,不斷地嬌`喘著。

至此,他感覺她的情緒已頗為愉悅了,在這種時候,跟她商量正經事,那是最合適的了。

於是,他略微理了理思緒,道:「老婆,你覺得你弟能戒掉毒癮嗎?」

「應該可以吧~」她腦袋伏在他的肩膀上,柔聲道。

「據我所知,一般很難戒掉的,只要吸起了頭,那以後就極難戒掉。我看過不少例子。」這個,他說的倒是真的。他要先震懾住她,到時再亮出自己的正題。

「哈?不會吧?」她訝然道。

「知道為什麼嗎?」他雙手輕揉她酥胸,問道。

「送他去戒毒所,難道還戒不了嗎?」她對這方面不了解,以為吸毒跟普通生病一樣,去醫院治一治就會好了。

其實,所謂毒癮,就是會殘留在體內,只要毒素還在,那就戒不掉。

吸毒跟一般的生病不同,想戒毒,那需要經過長時間,並且要求吸毒者要有頑強的意志,下定決心,堅決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那才會有希望。

不然,一切都是枉談。

就王小兵對庄向遠的觀察所知,他可以比較肯定地說,庄向遠難以戒掉。

除非是這個壞環境被消滅了,那庄向遠才會有活下去的機會。這一點,王小兵看出來了,但庄妃燕不明白。

「妃燕,吸毒的人,體內會有殘留毒品,那是會反覆發作的。」他如是道。

「我不懂。」她眨著明眸,道。

「吸毒的人,毒癮每過一段時間就會發作,在發作的時候,如果不吸食,那就會很難受,像你弟說的比死還要難受。在這種情況下,一般戒過毒的也會照樣重新吸毒。」王小兵解釋道。

聞言,庄妃燕興奮的俏臉頓時又浮上一層憂鬱。

他輕輕地吻著她的紅唇,道:「想要真正救他,那只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快告訴我,不論多麼難,我也會去做。我爸媽非常疼愛他,如果他不在了,我爸媽也不知還能不能活下去。」庄妃燕美眸立時有了光亮,急切問道。

「那就是將販毒分子全都捉起來。」他說到了正題上。

「哈?」她微有失望。

原先,她還道他有什麼特別的秘方,譬如有什麼藥丸可解毒癮。

而他卻沒想到這一點,她喃喃道:「你會配製那麼好的中藥丸,難道就不會用中藥替他解毒嗎?」

「呃,誒,你不說我還真沒往這方面想。」他眼前一亮,道。

「那你就用中藥替他解毒啊。」她懇求道。

「哪有那麼容易啊?」他道。

王小兵雖修鍊出了中級三昧真火,但他也沒有想到有哪種丹藥可以解毒癮的。

當然,經過庄妃燕這麼一說,他有了一點頭緒,那就是用自己的三昧真火,是否能將庄向遠體內的毒素驅除呢?

這真是一條路子。

不過,是否有效,那他不敢打保票。

「那你好好想一想,看用什麼中藥能幫到他。」她想到弟弟可能會因吸毒而死,心裡就特別難受。

「我會的。不過,還是要將那些販毒分子全都捉住。」他愛撫她的美`臀,道。

「你明知很危險的。」她嘟著紅唇道。

「你想一想,只要那些賣毒品的還在,那你弟又在這裡生活,怎麼可能跟他們斷絕關係?那遲早有一天又會吸上的。據我觀察,你弟的意志力不強。」他如是道。

「要是他們報復我弟呢?」她有一分心動了。

「你也知道我在道上的勢力,按正常情況來說,我可以保護他。」王小兵堅定道。

他是這樣想的,先跟朱馨文商量一下,縱使能人贓並獲,也先不要捉爛頭生,先摸清最上一層的出貨莊家,再將之一網打盡。

如此一來,便安全很多了。

至少,他覺得可以將全廣興剷除。

一旦收拾了全廣興,那剩下的兩個老古董,力量就沒那麼大了,要對付他們,也會容易些。

庄妃燕是知道他有實力的。

「我不是有意跟你作對,但你也知道,我只有一個弟弟,如果他出事了,我爸媽都沒法活了。」她說心裡話。

「這個我也想到了,我會跟小樹林派出所所長好好商量,找一套最安全的方法,先保護好他的人身安全,盡量不要讓他出事。這樣可以嗎?」他重重地頂了一下她。

「啊~,這樣啊~」她春音輕飄道。

「老婆,就這樣定了吧。我會保護好他的。」他用堅定的眼神凝視著她,道。

「好,那我就把他託付給你了,小兵,我真的怕他出事。」她緊緊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