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25章御女強術

第0625章御女強術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13 23:27  字數:8425

王小兵知道,現在是分水嶺時期。

這段時間,必然會發生激烈的火併,而且,全廣興極有可能會找人用槍來幹掉自己。

因此,他更需要去見龍非,從她之前兩次的提示來看,三個老古董每次的行動,她都提前知道的。而現在,她的心漸漸偏向他,是以,只要三個老古董有什麼陰謀,那她多半會知道。

夜涼如水。

初冬的星空特別高遠。

星星在那深邃的夜空里一閃一閃的,像孩子頑皮的眼睛。

駕駛著摩托,王小兵迎著夜風,雖是瑣事纏身,但他心情還不錯,白天與三女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興奮猶存,加上又要開養生堂的分店了,是以,雙喜臨門,想不高興都難。

中午時候,他接到謝家化的電話,知道對方去武館了。

想到很快就要跟梁國興切磋了,王小兵感到有壓力,畢竟那廝練了那麼多年的跆拳道,而自己則是業餘愛好者。

他隱隱感覺到,跟梁國興的恩怨不是那麼容易消除,而且,直覺告訴他,梁國興背後有推手,可能是三個老古董,又或者是其他人,如果打輸了,不但丟自己的臉,也丟詠春拳武館的臉。

作為年輕人,他有求勝之心。

但是否能打敗梁國興,那還是個未知數。他只想多些向馬雲天請教,爭取學多些技擊技巧。

是以,暗下決心以後要多些去武館,學些實用的搏擊技術。

不知不覺間,便回到了小樹林集市。

彼時,才是晚上七點多。

這個時間也不是吃夜宵的時候,是以,他準備等龍非下了班之後,便邀她一起吃夜宵,看她有什麼要提示自己的。

於是,先到山石集市的東妹快餐店去看望老媽許娟。

快餐店一般是在晚上八點鐘左右便打烊了,在那裡陪了一會老媽,等老媽下班回家後,他才去找龍非。

此時,龍非也快到下班時間了。

見到王小兵來了,龍非道:「今天去武館了嗎?」。

「今天沒有去,因為朋友有點事,所以到鎮zhèngfǔ那邊去了。待會一起吃夜宵。」他等待她給自己一點提示。

「好啊。」她斟了一杯開水給他。

「我今天找了個很有名的算命先生佔了一卦,說我近來運氣真的有點不好。」他拋出話題道。

「我都說了嘛,你印堂有點發黑,主近段時間會有些災難,如果你不重視,可能會出問題。如果你能遇到貴人,那就有可能避過這次災厄。」龍非道。

「那現在我應該怎麼辦才比較好?」他直接問道。

畢竟,如果她知道了什麼消息,那應該會透露一點出來,是以,希望她能給自己帶來一點好消息。

不過,龍非俏臉的神色有點凝重,道:「運氣是會變化的,上次叫你出去旅遊一下,如果你去了,或者就可使印堂的黑氣散開。但現在你印堂的黑氣更濃了一點,主會有更大的危險。」

「這麼嚴重?」他心中有數。

「這個要看你的造化,如果不該死,那不論遇到什麼事,都會逢凶化吉。」龍非道。

從她的話語里,他感覺她可能沒什麼消息。但也有可能是局勢太過惡化,她也沒什麼好方法來幫自己。

轉眼間,便到了九點鐘。

於是,王小兵跟她一起去吃夜宵。

關上店門之後,龍非站在店門口條件反射般掃視一圈,好像在擔心什麼一樣。

王小兵見她那副模樣,笑道:「你在找誰呢?」

「哦,沒有,今日我聽說你跟人比賽游泳,那人溺水死了,是嗎?」。龍非打橫坐在他的摩托后座上,佯裝不經意道。

「是。」他簡言道。

「據說那個人的家族在黑道上很有勢力?」龍非繼續問道。

「他叫全天雄,他哥與他爸都是地地道道的黑道分子,在這裡混了大半輩子了。」王小兵在猜測她準備說什麼。

不久,便到了星記大排檔。

找好座位,點了菜,龍非道:「有人說是你做了手腳,是嗎?」。

她突然這樣說,王小兵倒有點突兀,笑道:「這個事怎麼說好呢,一言難盡,你會相信我所說的一切嗎?」。

「當然相信。」龍非一副期待的神情。

「他是自己溺水死的。」王小兵非常鎮定,撒謊道。

他感覺她在替三個老古董打探消息,既然她要問,那也只好敷衍一番,因為她這樣問本來就是很不明智的,有誰肯承認呢?

龍非半信半疑。

他是從她的美眸里看出那抹猜疑的神色的。

「他家人會相信嗎?你不怕他們找你報仇嗎?」。龍非盯著他,可能是想從他的神色看出端倪。

「怕有用嗎?」。他笑道。

說話間,菜肴小食陸續端上來了,擺在餐桌上,熱氣騰騰。

兩人邊吃邊聊,龍非神色凝重道:「你說的也有理。那要是他們找你報仇,你有沒有對策呢?」

「沒有。」他如是道。

「我覺得他們極有可能要你賠命。」她又裝神弄鬼起來。

「那就要看他們有沒有本事了。他們老早就想致我於死地。」王小兵喝了一口啤酒,掃視一圈,沒見到有什麼可疑人物靠近自己,道。

「你到外地去上學,可能會好些。」她又建議道。

其實,去哪裡上學都一樣,如果真的是到外地去上學就可擺脫如今這種危險,那他也可以試一試。

問題就在於:不論他到哪裡去,全廣興都應該可以找到自己。這是其一,其二,自己的家人在這裡,如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