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23章她的真皮沙發

第0623章她的真皮沙發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12 23:32  字數:8593

如果紅髮男不知道謝尚中在哪裡上班,那王小兵會帶著謝家父女三人離開這裡。

但現在的情況是,要是今天不把這件事徹底解決,那日後就苦了謝尚中,畢竟,留下手尾,總是使人麻煩。

謝家姐妹沒有能力解決這種事,只能依靠王小兵了。

而王小兵平時又不住在這附近,一旦謝尚中被人欺負,那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是以,他一定要在今天內把這件事情圓滿解決,不論是通過什麼手段,都要幫謝尚中化解這次的危難。

以他的實力,有機會做到。

不過,他也不敢打保票,只能全力而為。

在這裡,他沒有自己的親信勢力,但他認識三太保之一的王世飛。

於是,立刻用大哥大傳呼王世飛。

只一會,王世飛便回了電話,接通之後,他問道:「喂,小兵嗎?」。

「是。飛兄,我現在在你這邊,出了點事,想請你幫個忙,有空嗎?」。王小兵邊抽煙,邊說道。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請說。」王世飛爽快道。

「我在橡膠園這裡遇到點麻煩事,能叫些弟兄過來嗎?」。剛才,王小兵聽圍觀的人說紅髮男的老大快要趕來這裡,是以,不得不請王世飛帶些援兵前來相助。

「橡膠園?沒問題。我也正要到那裡去。你在那裡等我,我現在就過去,十分鐘之內,包保到你那裡。不用急,如果他們要動手,你報上我的名字,先拖一拖。」王世飛建議道。

「好,那等你來。」說完,掛了電話。

隨即,掃視一眼三個躺在地上的男青年,不知他們屬於誰的手下。

圍觀的人有的走了,又來了新的,反正就是有數十人站在外圍看熱鬧,他們都想看一看這場小紛爭會怎麼結尾。

在等待的時刻,那三個男青年還躺在地上。

不是他們起不來,而是他們不敢,誰起來,誰就要再次被打趴,與其被打趴,不如乾脆就躺著。

謝家姐妹倆神色凝重,始終安不下心來,想到假如連累了王小兵,那她們會感到深深的歉疚,畢竟,請他來給謝月美治病,已欠了他很大的人情,要是還使他因這件事而受了傷,就更對不起他。

是以,姐妹倆都深情地凝視著他。

王小兵掃視一眼,見她們正望向自己,笑道:「沒事的,我會搞掂的。」

「你幫我們這麼大的忙,我們都不知怎麼報答你才好。」謝月雯覺得跟他在一起,真是一種幸福,柔聲道。

「哈哈,別說這種話,我幫你們是應該的。」他爽朗笑道。

謝月雯俏臉刷地飄上一朵紅暈。

他的話,也只有她能聽明白,因為她已是他的人了,所以幫她,確實也是義務之內的事。

但謝月美則不知姐姐已與他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是他的情人了,所以,聽他說「我幫你們是應該的」還道他指的是喜歡自己,從而才會那樣說的,心裡也喜滋滋的。

他見兩女都把目光聚焦在自己的身上,感到很滿意。

從種種跡象來看,他知道謝月美也對自己有意思,只要加一把勁,就能把她身子的開發權弄到手。

想到謝月雯那曲線玲瓏的白嫩身子,他便打了個小小的激靈,暗忖不知謝月美的身子跟她姐姐的相比,誰的更水嫩,誰胯下的神秘山洞更為緊湊,更多泉水,想著想著,他都有點口乾舌燥了。

「小兵,有人來了。」謝尚中的聲音有點怯。

正在意`淫的王小兵才回過神來,循著謝尚中目光看去的方向瞧過去,道:「不用怕,有我在,會擺平的。」

此時,圍觀的人群開始小聲議論起來,他們都瞧見有數輛摩托車疾馳而來,大約有十數人,從車上那些男青年的髮型與帶龐克味道的衣著來看,便知是黑社會成員了。他們都替王小兵捏一把汗,覺得他可能會被當場砍死。

謝家姐妹也頗為驚懼,渾身微顫。

轉眼間,數輛摩托便來到了出事地點,果然個個是凶神惡煞的模樣,挺嚇人的。

此時,躺在地上的三個男青年一躍而起,向己方的救兵走了過去,迎上那個帶頭大哥,迭聲道:「老大,就是這屌毛打我們,砍死他!」

聽紅髮男這樣說,謝家父女三人嚇得出了一身冷汗。

不過,王小兵還是那麼淡定地立在那裡,正優哉游哉地吸著第二支香煙,嘴角還扯出一抹從容的笑意。

在場圍觀的人都覺得王小兵可能是被嚇傻了,見人家這麼多人趕來,如果不是神經有問題的話,如何能做到這麼鎮定呢?但他們忘記了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王小兵真的有實力應付時,也可以泰然自若。

帶頭大哥向王小兵走了過來。

紅髮男還以為帶頭大哥要親自動手打王小兵,覺得老大非常看重自己,不禁更為得意。

哪裡知道,那帶頭大哥走到王小兵面前,並不是出手打架,而是掏出香煙,分了一支給對方,笑道:「原來是同一件事啊。我還以為你遇到的是另一件事。」

來者正是王世飛。

「他們是你的弟兄啊?」王小兵將那支香煙夾在耳背上。

「是啊,紅毛仔,跟我有二三年了。」說著,便面對著紅髮男,道:「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就是兵少。」

聞言,紅髮男剛才那股跋扈之色立時消失殆盡。

他是不敢相信這個就是王小兵,但仔細想一想,自己三人被對方打倒,終於覺得可以接受了。

「均仔已跟我說了,這件事是你們不對,還不向人家道歉,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