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22章美女的眼神

第0622章美女的眼神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12 23:32  字數:3761

女人,需要男人的保護。

男人,需要女人的溫柔來治癒打拚時造成的創傷。

如今,王小兵站出來,說要幫謝家擺平這種看似簡單,實質又不簡單的事時,謝家母女三人都感激萬分。

「小兵,那謝謝你了。」謝月雯動情道。

「小兵,能不能快點呢,我爸可能被人打傷了。」謝月美焦急道。

「好,我現在就過去,張大伯,你可不可帶我去出事地點?我對這裡的路不太熟悉。」王小兵禮貌道。

「就在橡膠園前面。」張大伯道。

「我知道在哪裡,還是由我帶你去吧。」謝月雯連忙道。

「我也去看看,媽,別急,你先在家裡弄飯,我相信小兵能幫我們的。」謝月美也想跟去看看,畢竟,心裡高懸的石頭使她平靜不下來。

於是,王小兵搭著兩女出發。

那個橡膠園距離謝家有三四公里,但摩托很快就到了。

謝月美的老爸謝尚中早上聽謝月雯說要打電話給王小兵,請他來給謝月美治病,知道不出意外的話,王小兵應該會來自己家裡,於是,下了班,便風急火急趕回來,想見識一下他的神功。

不料,由於下班時分,路上人多車多,在轉彎的地方,就碰上了一輛摩托。

其實,那輛摩托是逆行。

可是,對方車上有三個男青年,謝尚中只有被欺負的份。

雙方都沒有什麼傷,只是一點小傷,但那三個男青年卻要問謝尚中索要一千塊的賠償,謝尚中不同意,於是,雙方便有了摩擦。

張大伯路過那裡,瞧見這一幕,便立刻回來告知謝家。

在橡膠園前面的那段路,果然圍了一群人,應該是在看熱鬧。而謝尚中則被三個男青年圍著來打,只抱住頭,沒有還手之力。

「爸!」還沒下車,謝家姐妹便失聲喊道。

喊聲飽含著無奈與恐懼。

「別慌,等我來擺平。」王小兵停好車,輕輕握了握她們兩姐妹的玉手,安慰道。

謝月雯與謝月美都聽說王小兵在小樹林集市那邊的黑道有勢力,可是,這裡不是小樹林集市,他在這裡還有勢力嗎?她們既期盼又擔心,畢竟這裡不屬於他的地盤。

不過,見他說得那麼自信,又不能不相信。

王小兵大喝道:「住手!」

聲如焦雷。

剎那間,在場的人頓時都向他望過來。

那三個強壯的男青年,一看便知不是善類,不但有紋身,而且頭髮還染著紅、黃、綠三色,用狐疑與兇狠的目光瞪著王小兵。

「不要再打了。」王小兵已走到他們面前。

「小兵,你來就太好了,他們想勒索我。」謝尚中立刻湧起希望,精神也好了起來。

「謝叔叔,不用擔心,等我來處理。」說著,他掃視一眼三個身形剽悍的男青年,道:「讓你們說吧,這是怎麼回事?」

三個男青年其實都在想王小兵是哪條道上混的。

他們想破腦袋,也沒想出有王小兵這麼一號人物,畢竟,他們不是小樹林集市那邊混的,所以不認識王小兵。

當然,他們是聽過兵少這個人的,只是沒見過面,是以,遇上了也不知道這個就是王小兵。不然,多少要給點面子。現在,他們都以為王小兵是謝尚中的兒子。

「喂,你知道在跟誰說話嗎?」那個紅髮男瞪眼道。

「我總不會跟一個女人在說話吧?」王小兵半眯著眼睛,淡定地與之對視,道。

「草尼馬!你敢再污辱老子,打到你老母也認不出你!識趣的,快快拿一千塊出來!」紅髮男氣勢洶洶道。

「小兵,不是我撞他們的……」謝尚中正想說話。

不過,那個紅髮男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重重地頓了幾下,使他說不下去。

這時,謝家姐妹倆又尖叫起來,畢竟,親眼目睹父親被人欺負,但又無能為力相幫,那種痛苦、無奈與憤怒交織成的情緒在體內急躥,使她倆頗為悲憤。

王小兵一拳打在紅髮男的臉上。

砰!

紅髮男根本不曾想到王小兵會出拳,加上正揪著謝尚中的衣領,是以,被打個正著。

剎那間,他鼻血飛濺,整個人向後退了兩步才站穩,一時之間,痛得眼淚直飆,連眼睛也睜不開,雙手捂著鼻子,啊喲地慘叫一聲。

這時,圍觀的群眾有人開始露出擔心的神色。

他們是替王小兵捏一把汗。

畢竟,他們也不認識王小兵,以為他要麼是謝尚中的兒子,要麼是他的親戚。

不過,他們卻覺得他不是在道上混的,如今,卻惹了真正黑社會的人物,那只有死路一條,他們倒是知道那三個染髮男青年來歷,所以,在替王小兵緊張的同時,也想看一看王小兵到底會被揍成什麼樣子。

這年頭,沒有比看真人秀更好看的圍觀節目了。

「草尼馬,敢打老子!」

好半晌,紅髮男才能睜開眼睛,一看雙手,見鼻血流了一手,頓時大吼道。

隨即,向王小兵撲了過來,可是,他的身手又怎麼會是王小兵的對手?剛打出一拳,還來不及打出第二拳,就被對方一個側閃加一個膝撞,撞得倒飛出一米開外。

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他們想不到王小兵的身手這麼好。

謝家姐妹剛才見王小兵出手,既感激他,又替他擔心。

如今,見他氣定神閑地將紅髮男打倒在地,臉上的緊張之色稍減一分,但依然緊張,畢竟,事情還沒得到解決,而且,對方是黑社會成員,往往搞不好,會變成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