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18章美人投懷

第0618章美人投懷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10 23:22  字數:3753

聽到洪東妹來了,王小兵心裡一塊大石頭才落了地。

剛才,他算是經歷了一次生死輪迴了,如果不是全天雄來遲幾分鐘,如果不是自己拖延了幾分鐘,或許早就被綁架走了。

等洪東妹來到這裡,肯定只能見到一箱珠江啤酒。

可見,世上的事都是由許多因素構成,一旦有某個因素差之毫厘,那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王小兵算是逃過一難。

而如今,全天雄則是六神無主了。

他自以為已做得非常完美了,覺得這回吃定了王小兵,豈不料,螳螂捕蟬,麻雀在後。

洪東妹只略施了小計,就把監視她的人蒙住了。

隨即,便帶著人馬火速趕往這裡。

她施的小計,就是使用了「喬裝法」,那就是先在夜城卡拉oK廳前面露臉,讓監視她的人知道她還在那裡。

隨後,便化了裝,扮成男子的模樣,便出去了。她向來喜歡化裝,對於喬裝假扮男子,那是惟妙惟肖,就是熟人見了,也難以看出破綻,那就莫說是監視她的人了。

是以,全天雄當然收不到提醒的信息。

如今,自己這邊也有數十人,其實有得一搏,於是,他狠下心道:「兄弟們,我們衝出去,跟他們拚了!」

於是,一干打手從樹林里奔出來。

不過,他們立刻呆住了。

因為洪東妹這邊亮出了十幾支霰彈槍。

想用砍刀與鐵棍跟霰彈槍叫板,除非是鐵鑄的人,不然,身上要被打成篩子。

洪東妹走到全天雄面前,一腳踢出,便生生將對方踢趴在地,然後,用腳踏在他的背脊上,嬌嗔道:「你們把王小兵怎麼樣了?!」

「沒,沒,沒怎麼,么樣?」全天雄嚇得說話不流利了。

「他在哪裡?」洪東妹朝對方的頭部就是一腳。

全天雄差點暈死過去。

「王小兵在樹上。」全天雄的一個手下道。

「你們把他吊到樹上了?我饒不了你們這些渾蛋!」洪東妹的無影腳落在全天雄的身上,踢得他殺豬般嚎叫起來。

「沒沒沒有有有……」全天雄雙手抱頭,語無倫次道。

洪東妹以為他們折磨了王小兵,所以聽到說王小兵在樹上,就想到他們吊他在那裡打,心裡頓時湧起一股無名火,將全天雄往死里打。

此時,王小兵已從樹上下來了。

走出樹林,見到洪東妹果然帶了上百人馬前來,他感到欣慰。

有這麼一位好情人,在道上混,也有個相幫,就像今天這件事,如果不是有她前來相助,那自己可能已遭了全天雄的毒手了。

想到這裡,王小兵心頭暖洋洋的。

他緩步走過去,排眾而出,道:「洪姐,我沒事。」

「小兵!」見到王小兵安然無恙,洪東妹心裡高懸的大石頭終於落了下來,情不自禁地撲進了他的懷裡。

雖是輕呼了二字,卻代表了她最濃厚的情意。

王小兵摟著她,輕輕地愛撫她溫潤柔軟的脊背,也有千言萬語,但一時不知從何說起。

兩人緊緊地相擁在一起,感受彼此的體溫。如果是在平時,洪東妹還做不出撲進他懷裡的舉動,可是如今,她以為他遭了毒手,正在悲傷與憤怒之中,驟然見他安好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心情陡地愉悅之極,也不在乎身份了,只想著抱住他。

在場的打手全都愣住了。

之前,洪東妹與王小兵算是秘密地戀愛。

只有夜城卡拉oK廳的員工約莫知道有這麼一回事,因為王小兵與洪東妹、桂文娟兩女在那裡做快**育運動時留下過痕迹,被員工見到了。

而外面的人都不知道這段戀情。

是以,當眾人看到洪東妹撲進王小兵寬闊的胸懷時,既羨慕又嫉妒。

畢竟,像洪東妹這麼標緻的美人兒,誰不想跟她在床上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呢?不過,這得看有沒有本事,她可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起的,沒有兩把刷子,那休想征服她。

王小兵還是依靠老二的天賦,才得到了她的芳心。

當然,起初,她也對他有好感。

不然,什麼都是妄談。

小湖邊,站了一百多人,但這時,卻是出奇地安靜。

只有風吹樹葉的颯颯聲與林中小鳥嘰嘰喳喳的歌唱聲,表明這世界還有聲音存在。

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王小兵與洪東妹的身上,看著兩人你儂我儂地摟抱在一起,有的在咂嘴,有的在咽口水,有的則是美美地幻想著,反正全都是出神的模樣。

半晌,洪東妹才凝視王小兵的眼睛,柔聲道:「他們有沒有打你?」

「他們想打,但幸好你來了。」他微笑道。

「我饒不了那混蛋!」洪東妹轉頭瞪了一眼還躺在地上的全天雄。

而全天雄此時則是嚇得渾身打哆嗦,剛才恃著人多,在王小兵面前威風了一把,如今,自己反而被控制住了,心情之糟,著實是難以言表。

「讓我來,好嗎?」。王小兵咬著她耳朵,道。

「嗯。」她知道他自有計劃。

隨即,王小兵走到全天雄的旁邊,伸手扶他起來。

「雄哥,沒事?」他可真是一副真誠的樣子,話語之中充滿了關切之情,沒有半點譏嘲之意。

「沒事。」全天雄暗暗納悶。

一秒鐘之前,他還感覺自己這次是要死定了。

可是,現在看來,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使他難以猜測王小兵想要做什麼。

「雄哥,你看,這又何必呢?你老是想打我,反而經常自找其辱,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