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17章嬌妻駕到

第0617章嬌妻駕到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09 22:53  字數:8568

如今,王小兵既因玉墜得福,又因玉墜而惹來不少麻煩。

當然,他的麻煩也不是完全由於玉墜所致,他本身在黑道有個人的恩怨,也帶來不少衝突。

如果他的偉大夢想實現了,他真有可能會把玉墜的秘密向全世界宣布,然後讓地球的科學家來研究玉墜,看能不能發現什麼驚天大秘密。

但至少現在,他還不能公開這個秘密。

轉眼間,便到了食品門市批發部。那裡的員工都對王小兵很尊敬。

員工們以為他是來找杜秋梅的呢,都笑道:「杜老闆不在,出去採購貨物了,要過兩天才回來。」

「哦,我是來找她的。」王小兵指著張芷姍。

張芷姍剛才正在思忖他是來找自己的呢還是來找杜秋梅的呢,心裡不禁湧起一抹比較的意思。

如果他是來找杜秋梅的,那自己就輸了一籌,如果他是來找自己的,那自己就勝了一籌。女人就是這樣,在情敵面前,不比較一番都不舒服,聽他說是來找自己的,她笑靨如花。

員工們都微訝。

畢竟,一幹員工多多少少都知道他跟杜秋梅有一腿。

現在,居然敢來這裡泡杜秋梅手下的員工,那膽子可不小,眾人還不知杜秋梅與張芷姍都是他的情人,暗忖等杜老闆回來,可能會有暴風雨出現。

其實,員工們只是杞人憂天而已。

「找我幹什麼呢?」張芷姍迎了上來,俏臉洋溢著幸福的笑意。

「到外面說,請你幫個忙,來吧。」他當先走出店外,在那棵芒果樹頭旁站定,等她出來。

張芷姍也跟著來了。

「什麼事嘛~」她含笑柔聲道。

「你的那位表姐是不是調來這裡上班了?」他開門見山道。

「咯咯,你怎麼消息那麼靈通啊,是不是天天守在派出所門口呢?」她「噗哧」一聲笑了,嫵媚笑道。

「哈哈,這樣都被你猜中了。」他笑道。

「說真的,你為什麼那麼想認識我表姐嘛?」她凝視著他,想從他的眼睛看出端倪。

「跟你說過的。」他笑道。

不過,她不信。

他說是為了找她?找她表姐罩自己,這確實是他的真正目的。

可是,她表姐長得不錯,她感覺他是想泡她的表姐,於是笑道:「咯咯,跟你說哦,我表姐不是那麼容易被泡的,誒,不像我,被你輕易就泡到了。」

「哈哈,你這麼說,我倒想試一試。」他戲謔道。

「嗯~,不許你泡她~」她微嗔道。

「好。」他笑道。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頗有情意。

她想了想,道:「她是調來這裡上班了,昨天我在大街上碰到她。」

「那就找個機會請她吃飯,介紹給我認識吧。」畢竟,早一天打好關係,對自己更有好處。

「等我先探探她口風吧。」她道。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了,今晚有空嗎?」他揚了揚眉,微笑道。

「嗯~,人家每晚都有空啦,就是你沒空,還問人家呢~」自從領教過他不世出的老二神奇之處之後,她便深深地著迷了。

「晚上有空找你。」他趁周圍沒人注意,便輕輕拍了拍她美`臀。

她努了努嘴,俏臉笑意盈盈。

告辭了張芷姍之後,想到山石集市的卡拉ok廳找洪東妹。

剛開到半路,便聽到大哥大響了,於是,將車停在路邊,接聽電話,接通之後,聽出是鐵手的聲音。

「鐵兄,有什麼事?」他問道。

「他們叫我帶人去綁架你,全天雄也會跟著去。」鐵手在話筒那邊直言道。

「什麼時候?」王小兵心一沉,道。

「今天吧,原來,他們派了一個人老早就跟蹤你了,你看看周圍是不是有可疑的人,開摩托的,可能是個跟蹤老手,你要怎麼辦?」鐵手道。

「那就將計就計!既然他們那麼想玩,那我就奉陪到底。你們會帶多少人來綁架我?」王小兵邊說邊朝前後掃視一眼,果然見到後面一百米處,有一輛摩托也停在路邊,佯裝在不停地打火。

他忽然記起龍非的話語。

龍非為什麼會知道這些內幕?他越來越覺得她是三個老古董的人。

上次,她也說中了,如今,她也說中了,連鐵手都是現在才知道的,可見,她更早就知道了可能會有這次行動。如果她不是他們的人,又怎麼會知道得那麼早?

這一連串的問題,瞬間塞滿了王小兵的腦袋。

目前,他知道自己是越來越危險了。只要走錯一步,那都有可能殞命。

是以,必須小心翼翼地走好每一步,這樣,才能在殘酷的現實之中活下去,不然,今天可能就是自己最後一天見到太陽了。

這些念頭,在他腦海一閃而過。

而鐵手的話音響起,勾回他的神思:「應該會帶十幾人。」

「這次行動,就是由你跟全天雄兩人帶頭?目的是什麼,是全天雄想教訓我嗎?」王小兵想知道多些。

「這個不清楚。」鐵手如是道。

「他們只叫你來綁架我?不說原因?」王小兵轉過頭,不再去看那個跟蹤自己的男子。

「是,看全天雄的樣子,他也不太清楚,這是由他父親交代的,不過,他好像要急於找你報仇,才會跟著去的。他們已掌握了你的出現地點,如果不出意外,那是會綁架到你的。」鐵手提醒道。

「我知道了。」王小兵萬千念頭湧上腦際。

他真的憤怒了。

本來,他不想收拾全天雄,讓他活多幾天。

奈何,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