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609章有福同享

第0609章有福同享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2-05 23:09  字數:8549

女人就是這樣,在想要的時候,有時會說不想要。

一旦將她們的欲`火惹起了,如果不給她們,那她們可不會善罷甘休。

如今,葉翠翠早已拋開了矜持,只等著他來進攻了,作為女人,想要點面子,所以佯裝不要,不料他說要出去,她真是又惱又恨,真想用雙手去跟他的小弟弟握手,然後親自請他的小弟弟到自己的身子里睡一覺。

可是,她說不出口。

當他緩緩拖出去的時候,她心裡也變得空虛起來。

正當她感到無比失望的時候,忽然又被他的老二攻了進來,那時,她下面又脹鼓鼓的,一股快感迅速傳到腦皮層,使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嗯啊~,你壞~」她含笑嗔道。

「葉姐,我想出去,但您裡面好滑,我一不小心,就滑了一跤啊。」他趴在她身子上,興奮道。

「啊啊~,人家還沒有同意呢,你就進來了~,你壞死了~,人家要你出去,你又說人家下面好滑,嗯~,其實都是你想要~,嗯,人家才不想要呢~」她摟緊他的脖子,正在感受他老二的激情。

「葉姐,那我再出去啊。」他微笑道。

「嗯~」她撒嬌哼著。

隨即,他果然又緩緩地拖出去。

她倒真擔心他會完全出去,那體內的欲`火找誰來滅好呢?

幸好,他的不世出老二在將要離開她的神秘山洞的時候,又重重地往裡一頂,再次齊根卧在了她的洞洞裡面,剎那間,她整個人都飄飄欲仙了,俏臉洋溢著興奮與喜悅交織成的神情。

「葉姐,好滑啊,我出不去了。」他吻了一下她的紅唇,道。

「嗯~,那你多試幾下嘛~」她嬌聲道。

「好!」他爽快道。

於是,開始拖動老二,進進出出忙碌著。

「啊~啊~」她感受到他老二摩擦洞壁帶來的快感,嬌哼起來。

「葉姐,您下面真的好滑,我不能出去了,怎麼辦呢?」他施展的正是「猛虎進洞」,不停地開鑿她的隧道。

「嗯啊~,隨你便啊啊~」她醉眼半眯道。

「那我就不出去了啊,這樣可以嗎?」他一邊大動,一揉她酥胸。

「啊~啊~,可以啊~,嗯~,人家又沒有叫你出去啊~」她已沉浸在濃濃的愛意之中了,早已萬分入迷,不能自拔了。

至此,他終於得到了她身子的開發權。

起先,他輕進輕出。

約莫三分鐘之後,他開始將自己的威力展現出來。

「噗噗……」那肉與肉相撞的聲響越來越密,越來越響,在房間里縈繞不散,催人奮發向上。

「啊輕點啊啊~」她開始感受到他老二的威力了。

「葉姐,輕不了啊,頂住!」他忽地坐了起來,使出中外聞名的「老漢推車」。

不過,他不是老漢,而是少年,所以,推起車來,比老漢更有力,更快,更強,每次都是齊根深入她身子,直達她的洞底,隨即,又以極快的速度拖出,再重重殺進去。

每一次進攻,都彰顯出大家風範。

「啊啊……」

她的身子被他撞得劇顫起來。

轉眼間,她便溢出了大量的泉水,將床單都弄濕了。

在他連番的狂`攻之下,不出十分鐘,便重重一頂,送她上了**,也使她暈了過去。看著她紅暈飛舞的俏臉,他感到滿意。

每次做完快活的體育運動,他都想抽煙。

於是,抱起她,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老二還深卧在她的神秘山洞裡。

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悠然地吸了一口,那感覺真的很美妙,使人在興奮之餘,而又特別的愉悅,通體舒服,堪比醍醐灌頂。

他用手將她披垂下來的凌亂而濡`濕的秀髮梳理一番,凝視著她滿足的神情,心中不禁暗嘆,想不到自己會與她有一腿,如今,居然跟她在自己的家裡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真是像做夢一樣。

只要跟她搞好了關係,那就可以請她幫忙辦事。

他有信心。

畢竟,他只要老二一抖,便讓她啊啊地興奮嬌呼著。

女人,一般來說都比較喜歡物質享受,不過,如果有強大的老二侍弄她們,那她們會更喜歡。畢竟,男人的棒棒要是能匹配女人的洞洞,那會創造出極大的快活,並不是物質享受所能比擬的。

他準備在鎮政府那邊開一間養生堂分店。

如今,認識了葉翠翠。

那就相當於多了一重保險,依靠她可以攀上東方鎮書記。

換言之,在東方鎮里,有東方鎮書記罩著,又有縣工商局罩著,那基本可保無虞。這可是一大喜事。

是以,他特別興奮。

吸完一支香煙之後,便掐她人中,揉她太陽穴,將她弄醒。

「嚶嚀」一聲,葉翠翠悠悠地醒轉過來,緩緩地睜開美眸,見自己正伏在他的胸膛上,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輕輕吻了一下她的紅唇。

「葉姐。」他道。

「嗯~,你下面還在人家裡面啊~」她驚喜道。

「是啊,我的小弟弟想跟你的小妹妹親熱,不想出來,我也不勉強它。」他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如是道。

「嗯~,你壞~」她撒嬌道。

「葉姐,還滿意嗎?」他吻著她的酥胸,問道。

「咯咯,不告訴你~,讓你心思思~,叫人家到你家,原來是想跟人家睡覺,嗯~,你壞~」她的腦袋伏在他的右肩上,揮著右粉拳,輕輕地捶打他的左肩膀。

他則祭出鐵爪功回報她。

「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