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99章與美人打賭

第0599章與美人打賭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30 23:16  字數:8610

女人,作為人類的感性代表,情感非常複雜。

在情感方面,一般來說,男人是比較簡單的,不像女人那麼多變與細膩。

絕大多數女人是經不起的,只要用心去她,就有機會會使她感動,從而獲得她身子的開發權。

當然,首先是她要對她的人有一點好感。

不然,全都是枉談。

如何知道她對她的人有沒有好感呢?

其實,很簡單的,正面接觸她,跟她聊兩句,只要是正常人,都能覺察出她的臉色與語氣是熱情還是比較冷漠。

如果是愛聊不聊的,那就可以說,她對她的人不怎麼感興趣了,在這種情況下,還要去她,估計成功機率是極小的,付出了努力是頗難獲得回報的。

假若她有笑容,語氣又溫柔,那就有機會。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

當然,得先有一點基礎,那就是前面說的女的要對男有一點好印象。

就像土地養育種子一樣,土地里要有種子生根發芽的營養,才有可能使種子茁壯成長,不然,就枯死在那裡。

如今,郭愛月對王小兵有好感。

是以,當他抱住她的時候,她也沒有做出激烈的掙扎行為。

而此時,他請她吻自己的臉頰,她不是不想吻,只是在躊躇而已,畢竟,她不是臉皮厚過城牆的,她也是會怕羞的。她心裡只在想該不該吻他,吻了他,那就把自己對他有意思這種意願明顯地表達出來了。

可是,不吻他,她心裡也不舒服。

畢竟,他對她好。

女人都是這樣,對她好,她心裡會存幾分感激。

「小兵,不吻可以嗎?」郭愛月心裡猶豫不決,居然問起他來。

「郭姐,吻一個,來,讓我看看你的口紅會不會脫的。」他其實是在試探她,如果她肯吻自己,那就表明希望又大了一分。

說著,他把臉頰湊到她的唇邊。

然後,閉目等待。

她又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輕輕地在他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這時,他便知道有六成機會可以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了,心裡暗喜,睜開眼睛,笑,笑道:「郭姐,你對我真好。」

「好了,我們搞衛生~」她羞赧道。

「讓我吻一個。」他道。

說著,便把嘴巴湊了過去,一下子吻住了她的紅唇。

她還沒有領教過他的柔舌功,見他忽然吻了過來,緊緊抿著雙唇,腦袋微微往後退,既想被他吻,又不想被他吻,當真是矛盾之極。

可是,她已坐在他大腿上。

是以,不論她腦袋怎麼後退,都還是被他吻住了。

只是,她沒有張開檀口讓他的舌頭進入而已,俏臉刷地又紅了一分,像熟透的蘋果。

「嗯嗯……」

她微哼著春音,表示自己微有不願意。

可是,他非常有毅力,將柔舌功的精髓作用於她的紅唇上,輕輕地舔著,讓她開門。

起先,她還緊緊抿著嘴,約莫過了三五分鐘之後,她終於被他柔舌功的真誠感動了,微微張開了檀口,那意思就是:允許他的舌頭進入一點點。

不過,他的柔舌功可不是蓋的。

而是功力深厚。

隨即,便長驅直入,一下子將她的檀口撬開了,直達她的檀口深處。

在那裡,他的舌頭找到了她的香舌,然後,與之一起纏綿起來,準備傳授柔舌功給她,讓她也成為女中豪傑。

她雙手輕輕推著他的腦袋。

但只是做個樣子而已,被他吻了半分鐘之後,她便入迷了。

彼時,她便闔著眼瞼,享受他柔舌功給自己帶來的美妙的快感,俏臉上洋溢著興奮與喜悅的光澤。

而他,也不想荒廢了其它武功。

是以,連忙施展出鐵爪功,隔著衣服,開始嘗試登山活動。

突然之間,她感到自己胸前兩座不算高大的雪山被他一把抓住了,「啊」地嬌呼了一聲,連忙道:「小兵,別抓我奶`子,我們去搞衛生。」

「郭姐,有的是時間。」他又吻住了她的檀口。

隨即,便祭出太極掌。

這一次,倒是十分溫柔地愛撫著她滾圓而修長的大腿。

「嗯~,別摸~,好酸~」她連連打激靈,體內的欲`火也被撩撥得步步高升,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她知道自己會按捺不住的。

「郭姐,讓我摸一摸。」他堵住她的檀口,繼續輕撫她的大腿。

她也只是用手去輕輕撥了撥他的手。

隨後,便沒了下文。

而他則獲得了她的默許,開始愛撫她的大腿。

兩人激吻了數分鐘之後,他又悄悄地施展出了鐵爪功,不知不覺間,又登上了她的雪山,在那裡輕揉著。

「啊~,別揉~」她嬌聲道。

「郭姐,讓我揉一揉。」他本來想嘗試脫她褲子,不過,覺得還是先易後難比較容易成功。

「不嘛~,我們去搞衛生,待會要誤事了呢,要是有人來了,那我們都不好呢~」她心裡確實是擔心這一點,其實,如果是在深山荒野里,她的顧慮就不會那麼多了。

他遇到了一點麻煩。

不過,這並沒有使他灰心,他是個堅強的人。

此路不通,可以走彼路,反正條條大道通羅馬,只要找到合適的方式,就可成事。

於是,他腦筋一轉,笑道:「郭姐,我有一個好奇,很想知道。那就是你奶`子上面那奶`頭是粉紅的還是黑色的呢?」

「嗯~,不告訴你~」她嬌嗔道。

「郭姐,這樣,我們來打賭,如果我贏了,就讓我吻一吻,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