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87章美人開花

第0587章美人開花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24 23:03  字數:8676

剛剛做完快活的體育運動,四周很安靜。

王小兵趴在張惠蘭的白花花的身子上,能聽到她的的呼吸聲。

所以,小客廳里的傳來的開門聲非常清晰,他絕對沒有聽錯,可以確定那是有人把門打開了。

「張芷姍回來了!」

他心裡湧起的第一個念頭便想到是誰開門了。

先前,與張惠蘭激情大戰時,正在亢奮之中,也顧不得那麼多。

如今,當想到被張芷姍見到春`宮圖的時候,不禁有點緊張起來,畢竟,他不知她會有什麼反應。

床上兩人一絲不掛。

想要穿衣服,可是衣服都丟落在小客廳里。

估計張芷姍已看到了滿地的衣服,她應該會很吃驚,多半是想到誰與誰在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樓下的摩托跑車表明王小兵來了。

而她姐姐張惠蘭從她那裡拿了鑰匙回來,這麼一來,就是姐姐與他搞在一起了。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推理。而事實上,這種推理也是十分合理的,何況,王小兵的衣服,張芷姍是認得出來的。她姐的衣服,那就更不用說了。

怎麼跟張芷姍解說?

這是王小兵面臨的問題,有點棘手。

他心念電轉,在想著應對的法子。可是有什麼辦法可想呢?

根本就沒有啊。他已聽到關門聲了,不須數秒鐘,估計張芷姍就會走進卧室,看到春`宮圖,那她會有什麼反應呢?

剎那間,他腦子有點亂。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連忙用老方法弄醒了張惠蘭。

「嚶嚀」一聲,張惠蘭悠悠醒過來,半睜著醉眼,發現他趴在自己的身子上,正想說什麼,但被他用嘴巴堵住了自己的檀口。

王小兵做了個「請聽」的手勢。

隨即,從她的神秘山洞裡抽出了老二,坐在床上。

想穿褲衩,可是,褲衩丟在了小客廳的地上,現在走出去,那肯定被張芷姍見到。

是以,只好拿那張被單裹住私`處,又將那張用來打底的床單蓋住張惠蘭的身子,這樣雖改變不了什麼,但總好一點。

下一秒,張芷姍果然出現在卧室門口。

三人都定住了。

張惠蘭也微有尷尬之色。

不過,先前她欲`火焚身,顧不得那麼多。

如今,稍為解了飢渴,當面對自己的妹妹時,便感到有幾分歉意。

王小兵下了床,訕訕道:「姍姐,我們其實沒有做什麼,只是在這裡聊聊天而已。你姐說等你回來一起吃飯。」

「你們……」張芷姍俏臉刷地紅了,咬著紅潤的下唇,明顯是醋意上涌,說不出話來。

「姍姐。」他朝她走了過去。

「你們為什麼在這裡干啊~」張芷姍跺腳嬌嗔道。

「姍姐,別生氣,來,讓我給你按摩按摩。」說著,他已抱住了她的纖腰,將她扛了起來。

如今,他可以做的,就是用不世出的老二去安慰她,使她心頭的那份幽怨消散,他有信心使她接受這個事實,畢竟,他發現她並沒有大怒。

「妹,其實……」張惠蘭想辯解幾句。

「我不想聽~」張芷姍道。

「姍姐,我愛你,別生氣。」他已走到床邊。

張芷姍揮舞著一雙小粉拳,捶打著他的雙肩,掙扎著,不願意上床。

可是,他把她扛到床邊,將她放了下去,隨即,便俯下身去,祭出柔舌功,隔著褲子吻她胯下的神秘之處。

「啊啊~,你幹什麼啊~」張芷姍俏臉更紅了。

「姍姐。」他雙手扛住她兩腿。

「我打你,快放開~」張芷姍被他吻得下面湧起陣陣的酥癢,用小粉拳打他的腦袋。

「姍姐,別打,會暈的,我幫你按摩按摩。」他施展出柔舌功,在她的胯下以及兩腿的內側吻來吻去,將渾身功力施展出來,侍弄她。

「我不~」張芷姍嬌聲道。

起先,她打他的力量還有點大,一會,便輕柔了。

過了三分鐘,便不是打他,而是一雙玉手捧住了他的腦袋,輕輕地摩挲他的黑髮了。

他知道已奏效了,於是,在施展柔舌功的同時,又將太極掌祭出來,愛撫她的美`臀,使她體內的欲`火加速提升。

「啊啊~,別吻~」張芷姍膩聲道。

「姍姐。」他繼續吻著。

在一旁看的張惠蘭想做點什麼,但又不知做什麼好。

不消五分鐘,王小兵便將張芷姍胯下吻得湧出了泉水,濕潤濕潤的,便知她的欲`火很旺盛了。

於是,便趴在了她的嬌軀上。

「啊~,不~,你下來~」張芷姍扭著腰肢,道。

「蘭姐,幫姍姐脫衣服吧。快點。」王小兵將張芷姍抱了起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好。」張惠蘭果然照做。

「啊~,你們幹什麼啊~,別脫我衣服~」張芷姍嬌羞嚷道。

可是,王小兵已摟住了她的纖腰,任憑她再晃動,也掙扎不開去,而張惠蘭則在一旁脫她的上衣。

轉眼間,張芷姍的長袖秋衣被脫掉了。

「啊啊~,不~,你們壞~,我還要去上班呢~」張芷姍雖是這樣說,但雙手卻摟住他的脖子。

「姍姐,不用急,讓我給點快活你,遲一點去上班也可以的。」於是,他又將她打橫抱在懷裡,左手勾住她的纖腰,右手祭出鐵爪功,登上她的雙峰,在那裡狂`揉著,呼吸變粗道。

「啊啊~,別~」張芷姍雙手提著褲子。

可是,張惠蘭決心要脫她的褲子,三下五除二,便脫下了她的褲子。

隨即,又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