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85章姐妹倆與他的曖昧

第0585章姐妹倆與他的曖昧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23 23:21  字數:8532

女人經常口是心非。

有時很想要,但嘴裡卻說不想要。

像庄妃燕就是這樣,其實她是飢渴難熬,卻要裝出按捺得住的樣子。

不過,當王小兵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褲的時候,她那層偽裝便消失了,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而他也早看出了她想要什麼。討好美人,不但要用眼去看,還要用心去想,多猜測她需要什麼,那樣才能做到中她的意,討得她的歡心。

女人開心,就容易獻出一切。

如今,王小兵已揣摩出她最需要什麼了,才會放老二出來。

他確實有一段日子沒來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知道她千盼萬盼,就是希望自己的不世出老二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進行最友好的訪問。

此時,當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貼在她又深又長的股溝時,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小兵,人家上班呢~啊~」她卻是晃著美`臀。

這樣一來,她的股溝夾`著他的老二,當她的豐`臀晃動時,便也帶動他老二運動,在作小小的互動。

「老婆,來吧。」他呼吸變粗了。

「老公~」她欲`火急升。

隨即,他那具有定位跟蹤功能的老二深入她的胯下。

不出意料,他的老二憑藉著過人的記憶力,穿越她胯下那片茂密的挪威森林,抵達她的神秘山洞。

隨即,他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按她的脊背,讓她俯下身子,伏在辦公桌上,旋即,調整一下老二的前進方向,只輕輕一頂,「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

這招正是大名鼎鼎的「仕子騎驢」。

「老公,啊輕啊~」

庄妃燕感到下面脹鼓鼓的,有一種裂開的感覺。

「老婆,我會的,別慌。」他雙手握住她的纖腰,然後大動起來。

「啊~啊~,別那麼大力啊~,人家還要上班呢~」她知道,一旦他全力開鑿自己的隧道,那又走不了路。

「盡量吧。」他興奮道。

「等一下,會把褲子弄濕的,先把褲子脫掉。」她的褲子就在腳下。

他每次拖出老二,都會帶出不少的泉水,以那種流量來估算,約莫數分鐘,她的褲子與內褲就會濕了。

於是,他只好抽出老二。

隨即,以最快的速度幫她把褲子與內褲都脫掉了。

這時,她轉過身來,下半身已一絲不掛了,俏臉紅暈飛舞,嬌聲道:「老公,不如晚上再來,好嗎?」

想到還要上班,她也有點怯,畢竟,她是領教過他強大進攻力的,只要他大動起來,待會收不住勢,自己下面必然又會紅腫起來,到那時,扶著牆壁也不知能不能走路了。走不了路,那就幹不了活。

「老婆,我要。」他趕時間。

「嗯~」她欲要還拒。

她已正面對著他,於是,他只好施展出「抱虎歸山」了。

雙手扛著她兩條如玉的修長美腿,分開她兩腿,便高舉著又粗又大又長的老二開始衝鋒陷陣。

「噗!」

一聲清脆的肉響。

便宣告他的老二又已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進行友好的訪問。

「啊~」她輕輕地嬌呼一聲,春音撩人之極,如一劑春`葯從他的耳朵飄了進去,鼓勵他再接再厲。

他讓她稍微坐在辦公桌的邊沿上,隨即,便抖動起來,起先,是加速度時間,一進一出之間,都是那麼的悠閑,正是大多美人喜歡的運動方式。

「啊~啊~啊~」

她雙手摟緊他的脖子,春音飄飄。

漸漸地,她感覺他的進攻頻率提高了,力量與速度都加大了。

「啊~,老公,輕些啊~,下面有點火辣辣的了啊~」她知道再不求饒,那待會就說不了話了。

「老婆,頂住,我輕不了啊。我的小弟弟不理我了,它在自己大動,要跟你的小妹妹親熱親熱呢。」他不停地撅動屁股,將速度繼續往上提,變成了重進重出,次次齊根,可見大家風範。

「啊~」她醉眼迷離。

他埋頭苦幹。

約莫數分鐘之後,她身子便軟綿綿了。

而辦公桌的邊沿處,也現出了一條泉水流下的痕迹,地面濕了一大片。

「啊啊,小啊~兵啊啊,輕啊啊……」她感覺下面的疼痛與快感如潮狂涌到腦皮層,心裡只想去掉疼痛,保留快感。

可是,凡事有兩面性。

有快感就會有疼痛,是以,她既想要快感,那就得承受疼痛。

「老婆,挺住啊,我要讓你成為神仙姐姐。」他咬著牙根,收腹挺胸,準備一連狂沖七七四十九下。

「啊啊不啊……」她檀口春音狂噴。

隨即,他凝聚力量於老二之上,弓著身子,開始了令人嘆為觀止的強攻。

果然是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的凝滯感,看著他那撅動屁股的英姿,就是上帝也要嫉妒,一口氣連戳了四十九下,最後重重一頂。

「啊~」

她嬌呼一聲,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

而他,餘力未消,還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進進出出了十數下,才停了下來。

兩人的私`處的溫度都非常之高,熱烘烘的,像是能把鋼鐵也熔化了。他的老二深深地卧在她的神秘山洞裡,感受她的體溫與脈搏跳動。

在這美妙的時刻,兩人融為一體了。

人類成仙也就在這一刻了。

旋即,他解開她上衣的鈕扣,扒下她的胸罩,便見到兩座白嫩的雪山。

他曾經在她的雙峰上遊玩觀光過,也在她那又深又長的乳溝里勘探過,如今,是舊地重遊,依然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