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79章女人幫派

第0579章女人幫派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20 23:21  字數:8415

之前,林帶喜還不知道王小兵強大的時候,想到他有好多情人,心裡便生出一抹醋意。

如今,當得知他原來那麼強大之後,她終於意識到自己先前的想法是多麼的不對,想要獨佔他?那估計每天晚上都要「啊啊」哼一整晚的春音。第二天百分百走不了路,要躺著休息了。

是以,她也有了新的想法。

那就是希望他擁有更多的情人,只有這樣,才可消磨他的精力。

換言之,自己才可以少承受些攻擊,得到合適的攻擊量,那樣,才不會敗得太慘,不然,後果難以想像。

此時,有桂文娟在一旁,她感到很欣慰,如果只有自己一人在這裡,那他真的會連續發起七八次強攻,那估計自己的身子就比爛泥還要爛了。

當他還要的時候,她只好謙讓道:「文娟,你先上吧~」

「咯咯,你終於怕了。」桂文娟嬌笑道。

「怕你的頭~」林帶喜嬌嗔道。

看著兩美人這麼有禮謙讓,王小兵感到很滿意。

假如以後自己的所有情人都能像林帶喜一樣,不吃醋,不爭風,那就天下太平了。

於是,他笑道:「喜姐,不如還是你先來吧,送你上**之後,我很快又會送娟姐上他媽的,相差不過幾分鐘而已。」

「啊~,別嘛~」她輕晃雙峰。

他先將桂文娟抱開,然後將林帶喜推倒在床上,旋即,騎在了她白嫩的嬌軀上。

本來已軟成一灘爛泥的林帶喜輕晃著身子,嬌聲道:「啊~,小兵,別嘛~,人家下面還痛呢,你先跟文娟搞吧~,好嗎?」

「不好~」他微笑道。

「啊~,為什麼啊?」她兩條**已被他分開了。

「因為待會也會輪到她的,現在先把你送上**再說。」他施展的正是「老漢推車」,也不用怎麼察看,只憑著老二靈敏的嗅覺,撅著屁股往她胯下衝過去,輕車熟路的,在那片濕潤的挪威森林裡穿行而過,直達她正確神秘山洞的洞口。

在一旁觀戰的桂文娟不停地咽口水。

畢竟,她知道不消十分鐘,林帶喜就會在一片「啊啊」春音之中暈過去。

那種暈,是因為興奮過度而暈,是以,並不可怕,但興奮太濃,加上下面也確實會疼痛,因此,她感到有些緊張而已。

如今,見他祭出的是中外聞名的「老漢推車」,好像他是來進攻自己一樣,渾身打了個激靈,暗忖林帶喜必然抵擋不住了,只是不知她能堅持七分鐘還是十分鐘而已。其實,桂文娟也頗想看看兩人的激情大戰,看是她利害還是自己利害。

女人愛比較。

桂文娟也不例外,在她的潛意識裡,就想跟林帶喜分出勝負。

當聽到肉與肉碰撞發出的清脆的一聲「噗」之後,緊接便是林帶喜檀口哼出的「啊」一聲春音。

此刻,便宣告他那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又以老朋友的身份重新進入了林帶喜胯下的神秘山洞裡,在那裡以萬分熱情跟她的小妹妹進行最友好的交流,準備繼續開鑿隧道,為人類創造性福的案例。

「啊啊~,小兵~」林帶喜已感到下面被塞滿了,膩聲道。

「老婆。」他收腹挺胸。

「啊~,別那麼大力啊~,啊啊~,下面要裂開了啊~」林帶喜連忙提前求饒道。

「老婆,不會裂開的,我要讓你變成神仙姐姐,很過癮的,來吧。」他緩緩拖出老二,當老二將出未出她的神秘山洞之時,便全力往裡面一刺。

這一刺,驚天動地。

「噗!」

他與她又二合一了。

「啊~」她身子一顫,春音狂噴。

隨即,他像一隻矯健的豹子一樣,開始飛速地撅動屁股,在她的神秘山洞裡開鑿隧道。

桂文娟在一旁看著他那專業的技術與堅毅的奮鬥精神,不禁佩服得五體投地,看著看著,加上聞聽了林帶喜檀口哼出的誘人「啊啊」春音,她下面也酥癢起來,雖還有點痛,但也不在乎了,只希望早些得到他愛的滋潤。

「小兵~」她輕喚一聲。

這一聲,飽含了她萬千柔情,恨不得立刻融進他的身子里。

「娟姐,別急,就要輪到你了,我也會讓你成為神仙姐姐的。」他乃武功高手,一邊大動,還能一邊氣定神閑地回答道。

「嗯~,你們好大聲哦~,幹得那麼猛啊~,你看這張床,再被你們這麼猛地搖啊搖的,可能都要散架了啊~,小兵~,嗯~,你好強大哦~」桂文娟睜大了美眸,看著他不停地抽動老二,驚喜之色溢於俏臉。

「我會輕些的。」其實,他越來越用力了。

「啊啊……」林帶喜身子劇顫著。

兩人激烈戰鬥。

「噗……」

他的小弟弟與林帶喜的小妹妹熱情地接觸在一起。

一進一出之間,他的老二都帶出大量的泉水,飛濺得床墊上到處都是。

只一會,床墊重新現出一灘濕痕,看起來就像有人潑了一杯水在上面,濕漉漉的,散發著一種撩人的氣味。

作為旁觀者,桂文娟看到林帶喜四肢百骸似乎都要散架了一樣,不禁駭然,想到自己也被他撞得像這樣,暗忖怪不得下面會那樣痛,原來他那麼威猛,想不痛都不行了。又見林帶喜雙峰猛晃,更是心驚。

她擔心林帶喜雙峰會掉下來。

而他的進攻頻率越來越高,那「噗噗」聲也越來越響。

林帶喜雙手不得不扶住雙峰,醉眼半眯,檀口圓張,春音猛噴,她想說一句求饒的話,可是辦不到。

因為他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