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77章美人在懷

第0577章美人在懷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19 23:02  字數:8543

在被王小兵一陣強攻之後,林帶喜發覺臀部麻了起來。

而神秘山洞好像已裂開似的,她以為那裡「爆了」,其實,只是因為他老二太過雄壯所致,使她有一種幻覺。

當他輕拍她美`臀的時候,她才有了知覺,但下面被他撞得太利害,酸軟之極,一點力氣也沒有,加上神秘山洞還依然被他佔領著,還是那麼脹鼓鼓的,她開始意識到他不是一般的男人了。

而女人,最清楚男人的需要了。

如今,林帶喜便清楚地知道王小兵依然可以再戰三百回合。

而她,下面火辣辣的,如果再被他強攻數次,那估計要暈一天都醒不過來了,而第二天又極有可能走不了路。

是以,她終於明悟了。

想要獨佔他,那是不可能的。

她暗忖桂文娟怎麼能頂得住,心裡好奇,決定找個時間問一問桂文娟。

畢竟,她自己被他弄暈了幾次,她想知道桂文娟是不是也一樣,如果桂文娟能頂住他的進攻,那就說明自己功力不足。

其實,她也怕聽到桂文娟說不會暈,那自己就糗大了,女人都是很看重這方面的,床上功夫代表了女人的能力。如果床上功夫太弱,那會被其他女人笑話的,女人天生就有不低的床上功夫,但要是還敗在男人的胯下,那也太對不起上帝了。

不過,她沒有勇氣問桂文娟。

至少在短時間內不會。

「啊~,你到底還能幹多少次啊?」林帶喜真心佩服王小兵了。

「老婆,如果你還要,那五六次應該是不成問題的。要嗎?」他渾身是勁,真的要幹起來,確實可以做到。

「別啊~,下面痛著呢,啊~,都是你那麼用力,戳得人家下面現在麻痛起來,啊~,別動,讓人家休息休息嘛~,你這樣搞人家,哪裡受得了啊,下面真的要爆了啊~」她吻了吻他的額頭,嬌聲道。

「好,那我輕些。」他道。

「啊~,你那裡平時也一直這樣硬的嗎?」她好奇道。

「沒有,只有見了你才會那麼硬的,它想跟你的小妹妹打招呼,所以特別熱情。」他將她放在床??在床上,趴在她的嬌軀上。

她嬌笑著。

半晌,才甜聲道:「嗯~,胡說~」

「真的,老婆,我小弟弟見了你的小妹妹會特別興奮的。」說著,又聳動老二。

「啊啊~,別那麼用力,要是人家那裡爆了,看你怎麼才好,啊啊~,輕啊~」她怕又暈過去,連忙拍打他厚實的脊背,嬌嗔道。

「老婆,沒事的,不會爆的,你看,這不是還完完整整的嗎?」說時,他又重重頂了兩下,才道:「看吧,不用慌,只是你的錯覺而已,老婆,我小弟弟有點想開炮了,可以嗎?」

他要送營養給她。

每次與美女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都會向美人們貢獻精華。

畢竟,只有男人將精華留在了女人的神秘山洞裡,那才可以證明到過了那裡,在那裡開鑿過隧道。

「啊~,別~」她膩聲道。

「老婆,我忍不住了~」他正在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

「啊~,你沒戴套,不要啊~,人家要是懷孕了怎麼辦啊啊~」她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嬌聲道。

「懷孕了是好事啊,那是我們的愛情結晶,我就要開炮了,據說男人的那東西很滋補的,現在要獻給你了。」他感覺老二裡面的精華已儲滿了,於是,以內勁作推力,忽地一抖老二,便開炮了。

剎那間,天都亮了。

那是做快**育運動時,男人最快活的巔峰。

她也感受到一股暖流在體內涌動,知道他開炮了,嬌聲道:「嗯~,人家叫你別射,你卻要射,打你~」

說著,揮舞小粉拳輕捶他肩膀。

「老婆,我愛你。」他施展出「猛虎進洞」開始聳動老二。

「啊~啊~,你還要啊~,剛射了又要~,嗯~,不讓人家休息,打你~」雖是這麼說,但她卻摟緊了他的脖子。

他則辛勤地耕耘她的身子。

過癮!

在他艱辛地開鑿隧道時,心裡湧出二個字。

卧室里的春音剛剛才停歇了一會,如今,又悠揚地響起來了,滿室生輝。

他也沒有驟然提高進攻速度與力量,先讓她休息休息,等她快要感受到他媽的時候,便猛衝起來,助她快速登上**,享受人生的快活。

兩人已融為一體。

她終於完全接受了他,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了他。

而他也沒有使她失望,用自己的實力使她得到一次又一次的**,快活無比。

兩人的身體都汗津津的,閃爍著激情的光澤,從她的俏臉上,可以看出她興奮之極,從他的眼神里,則可以看出他堅毅的精神,還要繼續送給她**。

就在兩人快活的時候,小客廳外傳來了敲門聲。

「篤篤,篤篤篤。」

因為是午休的時間,周圍很安靜。

那敲門聲雖不是很高,但在安靜的環境里,顯得很響亮。

「你聽聽,好像有人在敲門?」王小兵首先聽到敲門聲,便停了下來,輕聲道。

林帶喜正在快活之中,根本不曾聽到,而且檀口哼出春音,自己被自己的春音湮沒了,沒注意到外面的情況。

聽到他提醒,她才聆聽起來。

「篤,篤篤篤。」

確定是敲門聲,她也聽到了,柔聲道:「好像是。」

「這個時候,誰會來找你呢?」他正與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暗忖那來訪之人真不識趣。

「這個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