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75章傳授觀音坐蓮

第0575章傳授觀音坐蓮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18 23:04  字數:8560

女人的情感是很複雜的。

一會是晴天,一會是陰雲密布,讓人難以捉『摸』。

林帶喜就是這樣,她既有點想跟王小兵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但又不想,如此一來,前一秒還想,後一秒又不想,變化多端。

如今,當她被他的老二摩擦著下體的時候,欲`火便幾乎把理智打敗了。

她心裡迴響著一個聲音:干吧。風流小農民575

還沒有進入卧室的時候,她就被他愛撫得下面溢出泉水了。

此時,又被他的老二隔著一條內褲不停地摩擦著,就更加把持不住,神秘山洞裡急涌著泉水,不但把她的內褲弄得更濕,也滋潤了他的老二,好像要幫他老二降降溫一樣。

他已感覺到她胯下濕漉漉了。

成功在即!

在這種關鍵時刻,他更賣力地聳動老二,道:「喜姐,要嗎?」

「啊,啊~,你壞~,別磨我,我要穿褲子啊啊~」她嬌羞之極,又伸手握住了他的老二。

「喜姐,輕點。」他也有求饒的時候。

聽到他求饒,她心裡倒湧起一抹快意,於是,又握緊了一分。

他知道,如果再求饒,她就會再握緊一分,自己的老二雖是大將軍,但也會有受傷的時候,是以,得解救老二出來。

心念一轉,便想到了應對的法子。

想要解救老二,那就得採取迂迴曲折的方式才行。

於是,他立刻使用圍魏救趙的策略,雙手施展出鐵爪功,往上一移,便登上了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上。

隨即,狂`『揉』著。

「啊~」

她不得兩手回防。

此時,他的老二果然便得到了解放。

旋即,他用雙腳不停地蹬她的褲子,生生將她的褲子蹬脫了。

「啊~,你~你~,我要起床了,你快點放開人家,啊~,別磨我~」她也只剩下一條內褲了。

「喜姐。」他輕聳老二。風流小農民575

雖是隔著一層內褲,但兩人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私`處的溫暖。

「啊~,你快把你的小弟弟退出去啊~,人家下面好酥麻~,啊啊~,你快點嘛~」她雙手要護著酥胸,晃著美`『臀』,不過,?過,更與他的老二產生互動。

「好。」他同意道。

「那你趕快吧。」她心裡的情緒很複雜。

「就行了,不用催。」他緩緩地拖動老二,好像要退出去一樣。

不過,到了這一步,他只有前進,不能後退,不然,欲`火焚身將是最終的結果,是以,他不可能停下來。

她屏息等他行動。

在他的小弟弟緩緩後退之際,她心裡涌一股惆悵。

正在她覺得他可能真的會退出去的時候,忽然發現他說要退出去是假,而想脫自己的內褲是真,剎那間,她既驚又喜。

「啊~,你幹什麼啊~」她嬌呼道。

「喜姐,你內褲濕了,脫下來吧。」他已將她的內褲褪到『臀』部以下了。

「啊啊~,不~,別脫我的內褲啊,你好壞~」她輕晃著美`『臀』,連忙伸手去拉著內褲,不讓他繼續扯下去。

可是,這時,他的老二卻又挺了進來,正好卡在她的神秘山洞與內褲之間,跟先前卡住她的褲子一樣,如果她要提上內褲,那就得叫他將小弟弟退出去,不然,那就穿不了內褲了。

「喜姐,脫吧。」他勸道。

「啊~,不,你別磨我下面啊~」她渾身打激靈。

因為他的老二已零距離貼著她胯下的敏感之處了,濕濕的,暖暖的,在那片挪威森林裡,有一口泉眼,正在汩汩地溢出大量的泉水,似乎在招呼他的小弟弟先洗個澡,然後再進入裡面作友好的訪問。

她提著內褲,但又不用力往上提。

而他,已窺知了她的心思,於是,在攥著她內褲的時候,不停聳動老二。

「喜姐,你下面好濕啊,出了那麼多水,待會我洗水給你洗澡,喜姐,要嗎?」他的老二已青筋怒突,濕漉漉了。

「嗯~,你壞~」她再也按捺不住了。

欲`火已升到了最高點。

如果她真的拒絕,那必然會說「你給我出去」這種話。風流小農民575

可是,如今她既不叫他將小弟弟退出去,也不鼓勵他進攻,那就說明她心底最後一道防線快要崩潰了。

不消半分鐘,他的老二便熟悉了她胯下的挪威森林。

而兩人也擦出了火花。

「啊啊~」

她半眯著美眸,嬌哼著。

雖然他的老二還沒有進入她的神秘山洞,只在外面已使她著『迷』了。

隨即,他嘗試著放開了手,不再攥著她的內褲,她也不再往上提了,於是,便祭出鐵爪功,登上她的雙峰,十分用心地『揉』著。

「啊~,你,你壞~,我要去倒開水喝,你別『揉』人家嘛~,嗯~,好酸~」她身子已越來越軟,快要成一灘爛泥了,體溫也越來越高了,更加撩人了,使人挨上之後,就想進入她的體內。

「喜姐,你好棒。」他由衷道。

「嗯啊~,人家跟你不是情侶,你卻要睡人家~」她嬌聲道。

「喜姐,你就是我的女朋友啊,我倆現在是情侶了。」他知道她心裡有這個疙瘩,連忙答應道。

她需要的是一種關係。

如今,他已滿足了她,在這種情況下,她心裡的防線崩潰了。

於是,他也不客氣,雙手攥著她的內褲往下一扯,她也不再拉著內褲了,只由著他把自己的內褲脫掉了。

至此,兩人都一絲不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