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72章請美人看大牙

第0572章請美人看大牙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17 23:23  字數:3680

當一個男人抱住一個女人的時候,只要女人不作激烈的掙扎,那就有戲。

不過,這說明什麼呢?

其實很簡單,不外乎就是說明了女人心裡猶豫不決,既有一點願意干,又有一點不想干,就是在作思想鬥爭。

在這種時候,男人只要知道她心裡是哪兩種思想在鬥爭的話,那就好辦了。這一點,可以結合各種情況去推理,當獲悉她在躊躇什麼時,便要給她一顆定心丸,這樣,才能玉成一次快活的體育運動。

但要想知道美女心裡想什麼,說難不難,說易不易。

多觀察,多分析,便行。

王小兵就是從以往的觀察與現在的分析,得出林帶喜猶豫什麼。

所以,他輕聲道:「喜姐,你真的很漂亮,我第一次見到你,便被你迷住了。你真是個萬人迷。我是個對愛情很用心的好男人。」

「嗯~,還好男人呢~」她幽幽道。

「喜姐,真的,我對每一段愛情都是非常認真的,從來不會抱著玩玩的心態。」他信誓旦旦道。

「我不想聽~,你就是油腔滑調,想要幹人家~,哼,我早看出來了~,我才沒那麼笨呢~,啊啊~,別捏我胸~」她被他三種功夫作用在身上,縱使是千手觀音,也難以抵擋了。

「喜姐,讓我吻一下。」說著,他便將她打橫抱在懷裡。

而她卻沒有猛烈掙扎。

這說明她對他確實是有意思的。

是以,他決定嘗試一番,看能否把她身子的耕耘權拿到手。

「啊~,小兵,你幹什麼嘛?說好聊聊天的,卻把人家抱住了,你不會真的想幹人家吧?」林帶喜佯裝微慍道。

「喜姐,你誤會我了,我只是想聊聊天而已,大家坐近一點,說話不用那麼大聲都能聽到,我喉嚨真的有點痛,要小聲說才不痛。」看著她濕潤的紅唇,他咂了咂嘴,把嘴慢慢地湊了過去。

「嗯~」她用手擋在前面。

他的嘴便碰到了她的手掌,於是,也吻了一下。

「你,你,我要生氣了啊~,我要去倒開水了。」林帶喜輕輕掙扎了一下。

隨即,她的豐`臀又磨動他那滾燙的老二,感受他老二正在瞥著一股幹勁,隨時會殺出來,衝進自己胯下的神秘山洞,於是又不敢動了。

「喜姐,別生氣,我真的只是想聊聊天,沒有別的意思,你的唇好漂亮啊,讓我吻一下好嗎?只吻一下,不多的,就一下。」他又把嘴湊了過去,畢竟他知道,佔領她的檀口,相對於佔領她的三點要更容易些。

是故,他先從容易的下手。

「不,不~,別吻~」她的抵觸情緒還挺大的,依然伸手擋在前面。

在這種僵持不下的情況之下,他只好另想辦法了,除非他採取霸己硬上弓,那肯定可以吻到她的紅唇,不過,那樣就沒什麼意思了,畢竟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需要兩情相悅才可創造出無窮的快感,不然,質量會大大地降低。

腦子一轉,他已計上心來。

於是裝作牙痛,道:「近來吃了不少熱氣的食物,牙有點痛。」

「那你還不去看牙醫,可能是有蛀蟲,得及早治療才好。」她見他苦著臉,心生憐憫,勸道。

「可能是有蛀蟲,以前都沒有這麼痛,我用舌頭去探了一下,好像有個大牙被蛀了一點。喜姐,你幫我看看是不是有蛀牙。」說著,他張開了嘴巴,等著她來檢查。

「我怎麼能看清楚呢?」她不知是計。

「喏,就是上齶那個大牙,很容易看到的,你近一些。」說著,他往她的臉湊過去。

而她也不知他是耍小手段,還道他真的是牙痛,於是,也非常認真地幫他檢查,但沒有手電筒,很難看清他嘴裡的情況,便把頭湊近一點,想好好地幫她檢查檢查,看是不是有一個蛀牙在他上齶。

忽然間,他一把吻住了她的紅唇。

「啊~,你幹什麼吻人家嘛~」她把腦袋往後退。

「喜姐,讓我吻一下嘛,就一下,不會多的。」他的嘴追了過去。

當她腦袋不能再退的時候,他的唇便印在了她的唇上,頓時,感受到一股溫潤傳過來,使人著迷。

而此時,她的腦袋雖不能再後退了,可是,如果她不想讓他吻的話,她可以別過臉去,那他也吻不到她的紅唇,但奇怪的就是,她並沒有別過臉去。這多少表明她還是有點想讓他吻自己的。

不過,她緊閉雙唇。

他只能在她的紅唇上吻來吻去,進不了她的檀口。

至此,又僵持住了。他腦筋一轉,又想到一計,於是,雙手連忙祭出鐵爪功,立刻攀登她胸前兩座傲人的雪山。

剎那間,他精純的鐵爪功的功力透進她的酥胸里,使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不得不開口說話,嬌嗔道:「啊啊~,你幹什麼那麼大力捏人家的胸啊?作死啊~,快都被捏爆了~」

說著,舉著右粉拳輕捶他的胸膛。

「喜姐,我不是故意的。」他看到了機會,於是,立時施展出柔舌功,一把吻住了她的檀口。

「嗯嗯嗯……」

她這才知道他用的是聲東擊西的戰術。

在進入了她的檀口之後,他遇到了一點抵抗,那就是她在用貝齒來咬自己的舌頭。

幸好,她沒用力,不然,舌頭都會被她咬斷。他的舌頭進不能進,退不退,被卡在了中間,兩人四目交投,她的美眸里射出含笑的目光,似乎在說:還敢無禮嗎?把你的舌頭也咬斷。

而他則是露出無可奈何的目光。

兩人又僵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