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70章她興奮了

第0570章她興奮了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16 23:10  字數:3696

人世間,就是有些事很冤枉的。

明明不是那回事,但在別人眼裡,卻被認定是那回事。

這主要是因為言者無意,聽者有心。如果言者與聽者沒什麼利害關係,那倒也罷了。一旦言者本來就與聽者有利害關係,那不論說的話是有心還是無心,都會被聽者當成是有心的。

像王叢樂與許娟,兩人說的話其實再普通不過。

可是,因為王小兵與龍非是有利害關係的,而王叢樂與許娟是他的父母,那就間接也有利害關係。

如此一來,不論王叢樂與許娟說的是什麼話,是有心也好,無心也好,都會被龍非認定是別有用意的。不過,這也屬於一種正常現象。畢竟,現代人都是具有懷疑精神的。

人心不古,社會風氣每況愈下,使人們披上了懷疑精神。

一會,摩托跑車便出了東和村。

這時,龍非才完全放鬆了,試探道:「老闆,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啊,問吧。不會是考我iq吧?那不用問了,我iq不高,提前告訴你。哈哈。」王小兵也隱約知道龍非在想什麼,只是裝做不知而已。

如今,他與她是在暗鬥。

表面是那麼的和諧,但內心都在想征服對方。

可是,兩人都不是普通人,是以,不論誰想征服對方,都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

龍非笑道:「咯咯,當然不是。我昨晚看電視劇,是愛情片子,那個男的對那個女的很感興趣,但那個女的對那個男的做了點對不起他的事,後來,那個男的原諒了那個女的。你覺得那個男的應該原諒那個女的嗎?」

「那要看是什麼情況。」王小兵脫口道。

「那個女的借了那個男的錢,又不愛他了,就是這種情況。」她忽然發覺自己說得太明顯了,連忙改道。

「哈哈,這點小事,當然沒有問題啦,我肯定會原諒她。就是再嚴重的事,我也會原諒她。人生在世,難得遇到自己喜歡的人。這是一種緣分。」他已感覺到她真正想說什麼了,只是借個外殼來掩飾而已。

「咯咯,誰能做你的女朋友,那是一種??一種幸福。」她柔聲道。

「你有興趣嗎?」他試探道。

反正她都問得這麼露骨了,那也不妨直接問問她是什麼意思。

畢竟,他已感覺到她對自己越來越有意思了,當然,他也知道還沒有完全俘獲她芳心。

問一問她,主要是想讓她知道自己喜歡她,算是跟她套近乎,籠絡她,這樣做,也有好處,經常示愛,只要等到她心動之時,或者就得到了她的芳心也未可知。

「咯咯,為什麼這樣問呢?」她嬌笑道。

「你知道原因的。」他道。

「咯咯,你人其實不錯,不過,我感覺你對人不夠真誠。」她話鋒一轉,突然道。

「噢?我對人不夠真誠,不會吧,我自己覺得我對人很坦承,只要是朋友,都真誠相待,從來不假意敷衍。你有證據嗎?」他感覺她又要說到正題上面了。

「咯咯,當然有啦。」她笑道。

「我想不出我哪裡不夠真誠,你說說看。」他已預料到她會說什麼了。

「比如說,我想去參觀一下你生產藥丸的基地,你經常敷衍我,連個地址都不告訴我,又不肯帶我去看看,每次問你,你都推搪過去,那不是不夠真誠是什麼?」她終於忍不住好奇心又說了這個話題。

他坦然對之。

畢竟,他有心理準備。

隨即,笑道:「我有自己的難處啊,不是不想告訴你。」

「什麼難處呢?到那裡去參觀一下,都不允許嗎?」她一路追問下去,大有不達目標不罷休的意思。

「這個難處嘛~」他佯裝為難,其實只是讓腦筋轉一下,旋即便找到了借口,喟嘆道:「你知道我現在還沒有藥品生產許可證,很容易被端掉的。」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去參觀了之後就會去舉報你嗎?那你太多心了,我不是那種人,我只是想去看看你的藥丸生產基地是怎麼樣的,滿足一下好奇心罷了。這都不行嗎?」她有點像發誓道。

「不是這個意思。」他笑道。

他根本就沒有什麼藥丸生產基地,叫他帶她去哪裡參觀?

不過,她認定他有藥丸生產基地,但又打聽不出來,才會直接問他,只有這樣,才最省力氣。

「那是什麼意思呢?」她問道。

「你知道,那個生產基地,其實也不是我作得了主的。」他心生一計,道。

「那是誰能作得了主呢?你是老闆都作不了主,難道門衛或者工人能作得了主?你不是擺明來愚弄我嗎?」她微有不悅道。

「你別生氣,先聽我說。其實也不是什麼生產基地,只是一個小作坊而已。」他早已有應對之法,侃侃道:「我自己沒錢建造小作坊,都是洪姐出錢建的,所以,她才是那裡的主人。你現在知道我作不了主吧?」

「哈?原來她也有份啊?」她驚訝道。

聞言,他知道已迷惑了她。

於是,苦笑道:「是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說了嗎,我自己沒能力做這些事,都是洪姐在背後幫我,才有今天的。」

「那你至少也是半個老闆吧?難道帶一個朋友到那裡參觀一下的權力都沒有嗎?那你這個老闆豈不是很窩囊?其實,你有配方,應該自己獨立來做,那樣最好。」她的話里明顯含有挑撥離間之意。

畢竟,一個人要是被孤立起來,那就容易對付。

不過,王小兵並不笨。

只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