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64章大浴桶

第0564章大浴桶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13 23:21  字數:3615

平時,王小兵隨便施展一招絕招,便能教美人們啊啊嬌呼個不停。

他的絕招都是經過他反覆實踐,再改進,再實踐,從而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在與美女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時,可以發揮到極大的威力。

一般來說,他只用一招便可讓美人得到數次的**。

如今,他將渾身解數都使出來,就是要報答羅蓮花對自己的關懷,算是對她的感謝。

而羅蓮花只從他那裡學會了一招「觀音坐蓮」而已,威力也頗大,算得上巾幗英豪,但在他面前,還是小巫見大巫。

畢竟,他是大將軍。

而她,只是他的徒弟,何況,還學得不全面。

是以,一旦他與她切磋起來,她是沒有贏面可言的,只要不敗得太慘,那就算贏了。

此時,當王小兵施展出這招稍微有所改變的「醉漢搖櫓」之際,她便適應不了,檀口春音猛噴,胯下的泉水飛濺,場面極為精彩。

不消七分鐘,在他全力一戳之下,她便暈過去了。

但他餘力未消,還繼續猛戳。

只聽到肉與肉碰撞的「噗噗」聲一直延續下去,教人聞之欲`火焚身。

如果不是要布置一下自己的事情,他就這樣把她干到醒為止,讓她在**之中起伏沉浮,享受極樂人生。

隨後,又將精華輸送到老二之上,猛地一抖,也向羅蓮花開炮了,將最有營養的精華儲藏在她的神秘山洞裡,然後感受她裡面的肉動與溫暖,趴在她的嬌軀上,回味剛才激情大戰的點點滴滴,非常過癮。

兩美人都暈了。

看著她們那泛著汗光的白花花身子,他覺得很自豪。

畢竟,他已送她們上了數次**之上,使她們快活似神仙,特別是征服了謝月雯這個白虎,更有成功感。

不是每個男人都可以征服傳說中的白虎的,只有強大的男人才行,一般的男人,遇上傳說中的白虎女人,那多半不能取勝,如果她表現出很享受的樣子,其實虛假的成分居多。

他是一位會體貼美人的人。

她們身上汗津津的,他想幫她們洗澡再睡。

羅蓮花還好,估計她會回家,那回去再沖涼睡覺也還不遲,而謝月雯應該會在這裡過一夜。

於是,他下床,到廚房裡查看一番,沒有「熱得快」,只好用電飯煲來煮水,插上電之後,便又回到了卧室里,再祭出柔舌功,在她們滑`嫩的嬌軀上吻了數遍,將每一寸肌膚都吻完。

旋即,才將她們抱來,讓她們分別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一手抱著一分美人,感受四座堅挺飽滿的雪山的涌動式按摩,那種舒服感自不用說。

只是她們的胯下都濕漉漉的,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有粘粘的感覺,幸好待會要洗澡了,再多泉水濺到身上也無所謂。

難得有空閑抽一支香煙。

點燃香煙之後,深深地吸了一口,老二得到了舒服,而嘴巴也有了味道,人生真美妙。

他吧咂著,在抽煙的同時,雙手還不忘在兩位美人的身子上輕輕地愛撫著,感受她們肌膚的滑`嫩與溫軟,摸著摸著,下面又來性趣了。

不過,正在抽煙,騰不出空閑來進入她們的身體。

凝視著謝月雯的俏臉,他就會想到她妹妹與王美鈴,暗忖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品嘗一下謝月美的身子,那就爽了。

他還要去幫謝月雯治病,有機會進一步發展,何況,他已感覺出她對自己有意思,這一點太重要了,若不然,花再多心機,也難以消受她誘人的身子。

霸王硬上弓這情情況例外。

煙氣縹緲之間,他彷彿透過那裊裊上升的煙霧,看到龍非的俏臉。

明天如果有人真的來自己的店裡鬧事,那就要好好地表演一番,爭取給她一個好印象,只要她的心不是鐵鑄的,那就會有被感化的一天。

與她接觸了一段時間之後,他發覺她是個內心比較冷的美女,想要驟然間使她感動,那是非常困難的,只有持之以恆,在每一件小事上都關懷她,愛護她,雖然她不需要,但還是要那樣對她表示自己的誠意,才有可能打動她。

有時,他都覺得有點累。

畢竟,他很少會花這種心思去討好一個隱形的敵人。

況且,還有一種比較悲催的可能,那就是付出了之後,或者得不到回報。

這從龍非偶爾還在向自己打探藥丸的配製方法可以看出端倪,說明還遠遠沒有感動她,不然,她會收斂些的。

明天就要請她到自己的家裡作客,當時,本來是隨口胡謅的,想不到她居然答應了,倒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以往,他倒是真心邀請過她一次,後來感覺她不太願意,也不抱什麼希望了。

是以,聽到她同意了,才有點驚訝。

他不敢說很了解她,但對她的性格有五分的了解。

以他對她的認識來看,他覺得她會答應自己,並非是自己感動了她,而是她懷著某個目的要到自己的家去瞧一瞧。

畢竟,前段時間,他家裡被盜竊過一次。他找了道上的朋友,將方圓十數里內的小偷都查過了,並不是慣偷做的,不然,以他的能力,隨時可以查得出來。

如此一來,就說明那次失竊存在很大的問題,還有一點可以佐證的就是家裡沒有丟什麼東西,只是被抄得很亂,偷盜者似乎在尋找特別的東西,反正與一般的小偷不同,並不是為了偷一台電視或些許的現金而來的。

至於具體是什麼目的,他不敢下定論。

但從種種跡象來看,那人估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