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59章紅杏出牆

第0559章紅杏出牆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10 22:46  字數:8288

謝月雯跨`坐在王小兵的大腿上,緊摟住他的脖子,兩人的私`處完全結合在一起。她將頭伏在他寬闊的肩膀上,聽他講電話。

看號碼,王小兵不知是誰打來的。

不過,他有了經驗,可以猜出是公用電話的號碼。

接通之後,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腦子一轉,便知是誰了,笑道:「花姐,有什麼事呢?」

打電話給他的正是羅蓮花,在話筒那邊柔聲道:「誒,你現在在哪裡嘛?人家想你了,今晚有空嗎?可以出來坐坐嗎?」

謝月雯也聽到了。

想不到對方一開口便這樣說,他只好對著謝月雯訕訕一笑。

「今晚啊,可能沒什麼空啊,怎麼了?不會又有事找我吧?」他暗忖對方這個時候打電話給自己,真不是時候。

「哼,你個小子,是不是泡到新妞了,把人家給忘了,你太負心了,我饒不了你。咯咯,你猜對了,我就是有事找你啊,沒事找你幹嘛~」羅蓮花的聲音聽起來有種尖細的味道。

「什麼事呢?」出於某種原因,他把大哥大換到另一邊耳朵。

不過,謝月雯又伏到他另一邊肩膀。

他對她尷尬一笑。

而她則是挑起了柳眉,美眸里流露出淡淡的幽怨。

她與羅蓮花認識,如今也聽到了電話話筒那邊的聲音,一下子便認出是誰了,暗忖他原來跟羅蓮花也有一腿,不禁有些吃醋。

只聽話筒那邊的羅蓮花嬌笑道:「當然是很重要的事,如果不重要,我也就不會找你了,對不對呢?你想不想聽嘛,如果想聽,我就告訴你,如果不想聽,那就算了,不過這件事關係到你的性命,我想你會喜歡聽的。」

聞言,他微愣。

他會與羅蓮花有一腿,很大原因就是要把她變成自己的耳目。

畢竟,他知道全廣興很想收拾自己,遲早會搞些陰謀詭計,如果不防著點,估計有朝一日會陰溝裡翻船,那就不妙了。

是以,他要羅蓮花幫自己打探消息,如此一來,便可將局勢掌握在手裡,知彼知己,才能百戰百勝,只要有羅蓮花替自己作耳目,那就安全許多,敵方稍有動靜,自己都能未卜先知。

「花姐,我在聽呢。」他笑道。

「咯咯,你出來,等我們見了面,我就告訴你。」她明顯也是有些耐不住寂寞了。

「在電話里說不是更好嗎?我現在有點事,分不開身,下次再請你吃飯,怎麼樣呢?」他一手拿大哥大,一手輕撫謝月雯的秀髮,道。

「不,你騙人吧,你說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找你,看你是不是真的在忙。只有見到你,我才告訴你。不然,我不說。咯咯,你想好了哦。」羅蓮花手裡握有王牌,自信心滿滿道。

「好,我在小樹林廣場等你。」他同意道。

「不見不散。」話畢,掛了電話。

謝月雯將兩人談話的內容全聽到了,心裡也大約知道他與羅蓮花有一腿。

「哼~,原來你跟她也干過吧?除了你的女朋友之外,還有多少個情人,快招來~」她輕捶著他的肩膀,嬌嗔道。

「雯姐,除了我女朋友之外,其實我沒有什麼情人,我會跟羅蓮花在一起,是有一個不可告人的原因,請允許我不說,行嗎?」他吻著她的紅唇,輕聲道。

「不,就要你說。」她輕扭著腰肢道。

想了想,他決定告訴她。

清了清嗓子,他便把自己要羅蓮花替自己刺探消息的事情告訴了她。

聞言,她微訝道:「那你跟羅蓮花的關係不是單純的情人關係囉?你是在利用她嗎?」

「對,我有利用她的意思,但絕對不是那種只利用她而不愛她的做法,我也愛她,畢竟,她願意冒險為我做事,單從這一點,我也應該愛她。」他不想騙謝月雯,只想讓她知道自己不是負心漢。

「哼,那我不能幫你做什麼事,你肯定不愛我囉~」她嘟著紅唇,佯裝微慍道。

「不,我非常愛你。」他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

那肉與肉碰撞的「噗噗」又響起來。

「啊~啊~」

她下面傳來陣陣快感,張開檀口,哼出春音。

待會還要去見羅蓮花,他想先將她送上**,讓她休息一會,再打一份消夜回來給她吃。

於是,便將她抱放在床上,然後扛著她兩腿,用那招賴以成名的「老漢推車」來進攻她,莫要看這招「老漢推車」平淡無奇,一旦動起來,威力卻是非常之大。

「啊,小啊兵,不要那麼重,人家下面又有點火辣辣的了,你那麼大力,人家下面會受不了的,輕些啊啊~,慢些啊~」她已領教過他不世出老二的高超功力了,如今不敢再揶揄了,只得事先求饒道。

「雯姐,我會輕些的。」他抖動的頻率卻越來越高。

「啊,啊,輕啊……」她身子劇顫起來。

他也顧不得那麼多,畢竟還有其他事要去做,不早點送她上**,都難以脫身。

於是,將功力凝聚到老二之上,以最勇猛的方式,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開鑿隧道,一進一出之間,都帶出大量的泉水,不論是前進還是後退,都那麼的有法度,確實是名家風範。

「啊啊,人家下面要開花啊啊~」她雙手拍打著他的胸膛,求饒道。

「雯姐,開花好啊,開花才能結果,讓我們的愛情結出最甜美的果實來吧,好嗎?」他一邊大動,一邊安慰道。

「啊不啊啊……」她胸前雙峰似乎要坍塌下來。

他卻在埋頭苦幹。

在他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