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57章青龍遇上白虎

第0557章青龍遇上白虎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09 23:01  字數:8245

剛才,王小兵將謝朋雯的玉色內褲扒到大腿之處的時候,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腦袋往前一鑽,便卡在內褲前面了。

此時,她的內褲被他的脖子擋住了。

「啊~,小兵,快點把頭退回去。」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已全露了。

「雯姐,我退不回去,你的內褲把我的脖子給勒住了。」這也並非全是假話,應該是半真半假。

「啊~,我不,你要是再不把腦袋退回去,那我可要打你了哦~,啊~,別吻人家,好酸~」她剛揚起了玉手,又放了下來,輕輕地摩挲著他的黑髮,身子連連打激靈。為什麼會打激靈?因為他已在吻她胯下的那片坡地。

他祭出柔舌功,開發她胯下的斜坡。

一般的女人的小腹下面的坡地都應該有一片挪威森林的,可是,她的卻沒有。

沒有挪威森林的女人,就是白虎,據說白虎的性`欲非常之強,一般男人很難滿足她們,只有男人中的青龍才可跟她們一較高低。

如今,王小兵正是代表著男人向她這位白虎挑戰一下,看他青龍利害還是她白虎利害,他以前也遇到過白虎,像杜秋梅與董少容,她們兩人的需要都頗強,不過,在他的強攻之下,她們也要敗下陣來。

此時此刻,面對著第三位白虎,他感覺到很興奮。

因為高手過招,才能過癮。

就像下象棋,如果一個高手與一個低手玩,那沒什麼樂趣可言,只有高手與高手決戰,才有味道。

就床上功夫而言,王小兵與謝月雯都屬於天生就是有天賦的高手,兩大高手已躺在床上了,就要進行激情大戰,他在暗忖這一次征戰,不知是他征服她還是她征服他,誰能折桂,還言之尚早。

「雯姐,不要勒我脖子。」他吻著她的小腹下面,道。

「啊~,別吻~」她打著大大的激靈。

「雯姐,我不是有意要吻的,你用內褲勒我的脖子,我腦袋要向前傾啊。」他雙手摟住她的小蠻腰,道。

「啊~,好酸~,不要吻人家的那裡,我鬆開,你快出來,別鑽在人家兩腿`之間了,好不好~」她雙手拉著內褲,死命想提上來,但被他的脖子擋住了,兩不相讓,才會僵在那裡。

「好。」他又吻了一下她的私`處。

「啊~,酸死我了~,叫你別吻,你還要吻,你壞~」她摩挲他的黑髮,假裝微慍道。

「雯姐,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是你拉內褲,勒住我的脖子,我的腦袋不得不俯下去,才會吻到你這裡的,唉呀,你看,你又用力了,我又吻到了。」他祭出柔舌功,一連在她胯下的神秘之處吻了兩下。

「啊~,你快出來~」她胯下的泉水汩汩而出。

「那你鬆手。」他提條件道。

於是,她只得鬆開了兩手,不再拉內褲了,讓他出來。

剛才,被她的內褲邊緣勒得他的後頸都現出一條痕迹來,當她鬆手之後,他鬆了一身。

「你快出去,我已經鬆開了,別鑽在人家這裡,人家都要羞死了。」她的神秘之處被他全收於眼底了,身上沒什麼秘密了,窘迫之際,用手去推他的腦袋。

「不用推,我自己出去,雯姐,你躺下吧,我就出去了。你坐著,我出不去啊。」他摟著她,將她緩緩推倒在床上,雙手還不忘在她胸前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上修鍊了一番鐵爪功,然後趁她享受之間,兩手立刻將她內褲再往下扯。

轉眼間,她的內褲便褪到膝蓋處了。

「啊~」她又坐了起來。

不過,這回,他從她兩腿`之間鑽了出來,半個身子已趴在了她的嬌軀上。

「你幹什麼嘛~,怎麼不退著出去,又從前面出來了呢~」她伸手去推他,可是,她自己反倒受到反作用力的影響而又躺了下去。

「雯姐,從前面出去比較容易啊,你先躺著,我就出來了,沒事的,很快的。」說話間,果然他的上半身都已鑽了出來,又壓在了她的身子上,立刻施展出柔舌功,開始登山修鍊起來。

「啊~,我要穿內褲~」她身子輕扭著,嬌呼道。

「待會我幫你穿。」他誠懇道。

「啊~,不嘛~,我自己穿,你快出來~」她摟著他的脖子,也不知她想怎麼樣。

他正在她雪山的山頂與那顆粉紅較量,而且,也祭出了鐵爪功,揉著她的左雪山,使她的雪山不時地變換著形狀。

「雯姐,別慌,我就出來了。你亂動,我出不來,你不動,我就很容易出來,來,別動。我出來就是了。」說著,他又在她的嬌軀上往前爬進了數厘米,這時,便嘴對著嘴了,於是,立馬吻住她的檀口,與她的香舌切磋起來。

「嗯嗯……」她哼出春音。

這時,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失去了最後那層內褲的防護,**著面對他的老二。

而他的老二早已迫不急待了,青筋怒突,內勁狂涌,不停地顫動著,好像在說:主人,我要打頭陣!

王小兵也接收到老二的請求,於是下了一個命令:隨機應變,該進攻就進攻,該等待就等待,不用太過迂腐,只有靈活多變,才能百戰百勝。

剎那間,老二怒嘯一聲,昂首挺胸,以最雄壯的英礀,開始向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靠近,因為是第一次攻城,所以不得不認真些,先要勘探一番她胯下的各處狀況,只要了解了地形,才能更加好地發揮自己的能力,平時,它善於在挪威森林裡穿行。

如今,對於一毛不長之地,它也頗為習慣。

轉眼間,便殺到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