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56章小妹妹召喚他

第0556章小妹妹召喚他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09 14:54  字數:3592

到了這個時候,謝月雯就更加情迷意亂了。

剛才,兩人都還穿著褲子的時候,她還感覺到比較安全,雖然上面兩點已被他佔領了,但並不算損失很大,只要保護好下面一點就行了。

不過,想不到在不知不覺間,他的褲子與褲衩都脫掉了,而自己也只剩下一條內褲而已。在這種情況之下,她感到有點不安全了。畢竟,她沒有聽到過什麼新聞說女人穿內褲可以抵擋住男人進攻的。

唯一可做的,她就是提著內褲了。

她的內褲已濕透了。

「雯姐,你的內褲好濕啊,不如脫下來吧。」他懇求道。

「啊~,我不,你怎麼還不出來啊~,又要用你的那裡來頂人家,好酸~」她輕捶他的脊背,道。

「待會就出去了,有點累,要休息一下,雯姐,別急,現在還早,我會搭你回家的了。不用怕沒車回去。」他又撅了幾下屁股,老二不停地點戳在她的胯下。

「啊,啊啊~,別頂我,你幹嘛要頂人家呢,說好只看一看內褲,現在你看完了,怎麼還不出來呢~,你壞,人家都讓你看了,還不滿足嗎~」她只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了,除此之外,別無它法

「雯姐,你小妹妹在召喚我啊。」他咂著嘴道。

她一時明白不過來。

半晌,才道:「我妹在哪裡召喚你啊?她來了嗎?」

「哈哈,不是啊。是這裡。」說著,他又撅了撅屁股,用雄赳赳,氣昂昂的老二頂了頂她的私`處。

「啊,啊啊,啊~,你壞~,你老是頂人家下面,人家不習慣,你快點出來,別趴在人家的身上了,這樣太不禮貌了~」她終於明白他說的「小妹妹」是什麼意思了。

因為之前,他曾說過自己的褲襠里有小弟弟,如今,她只一想,便知道他說小妹妹是指自己的哪裡了。剎那間,她感到又好笑又好氣,真想咬一口他的肩膀,不過,又怕咬壞了他,那自己也會心痛,於是,便放棄了咬人的想法。

「雯姐,我就出來。」他又吻住了她的檀口。

「嗯嗯嗯……」她輕扭著身子,一雙玉手拍打著他厚實的脊背。

不過,十數秒鐘之後,她又被他的柔舌功征服了,全副精神都集中在檀口裡,與他切磋起來。

而他,則是遊刃有餘地騰出右手,先在她的右雪山上修鍊一番鐵爪功,隨即,便向下滑去,感受她小蠻腰的迷人之處。

轉眼間,便又化爪為掌,祭出獨一無二的太極掌,在她的美`臀上十分用心地愛撫著,每一摸,都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徐疾有度,那麼的有愛心,但凡被他的太極掌侍侯過的美女,都終生難忘。

她連連打激靈。

隨即,他輕輕地扒她的內褲。

「啊~,別脫我內褲~」她好像忽地地驚醒過來,雙手連忙提著內褲。

「雯姐,我沒有脫你內褲,我只是想幫你把內褲拉上一點。」他的老二已平靜不下來,不停地點戳在她的胯下。

「啊,啊啊~,別頂,好酸,嗯~,叫你別頂人家,還要頂,你快穿上褲子嘛~」她胯下只有內褲作城牆防衛,但太薄,被他老二點戳幾下,都有被刺穿的可能。

「雯姐,我沒頂你。我的小弟弟有點衝動,想跟你的小妹妹親熱一下,是很有誠意的,沒有任何惡意的。雯姐,想要嗎?」說話間,他把上衣也脫了,這時,是真正全身赤裸裸一絲不掛了,趴在她的身子上,特別舒服。

兩人的體溫在相互傳遞。

「啊~,別頂~,你怎麼把衣服都脫光了呢?」她嬌羞之極,道。

「雯姐,我有點熱啊,脫下衣服比較涼爽,你也脫吧。」說著,他便幫她扯開已解開鈕扣的襯衣。

「啊~,不,人家不熱,人家要穿褲子,你快點出來嘛~」她雙手要提著內褲,沒辦法再去顧及襯衣了,俏臉紅得快要出血了,美眸秋水蕩漾。

「雯姐,脫吧,來,我幫你,房間很熱啊,穿著衣服不舒服的。」他知道硬來只會惹起她的抵觸情緒,於是,立刻祭出柔舌功,登上她胸前的左雪山,在那裡盡情地吮`吸著,同時,雙手施展出太極掌,捧住她的左雪山,揉`搓起來。

「不~,啊~,痛啊~」她雙手回撤,摟住他的腦袋。

「雯姐,你的奶`子好棒!」他由衷道。

此時,兩人纏綿在一起。

他用最高深的柔舌功跟她左雪山上那顆粉紅友好地交流。

而她,俏臉紅暈亂舞,檀口輕啟,哼出連綿不絕的「嗯嗯」春音,使卧室平添三分樂趣。

不消一分鐘,兩人都進入了快活的境界。當他感覺到她戒備心降低之後,便雙手攥著她襯衣的衣襟,往前一拉一扯,最後向上一提。

只見她的襯衣像是變魔術一樣,瞬間便被扯開了,她的雙手都被扯得向上舉了起來,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也顫動著,震蕩出誘人之極的波浪,教人慾`火大增,難以自拔。

「啊~」她嬌呼一聲。

「雯姐,我愛你。」他將她的褲衣丟到一邊,又趴在她的身子上。

「你幹什麼脫人家的襯衣啊?啊~,別頂~,你壞,我要穿衣服~」她被他壓在床上,胯下又受到他老二熱情的問候,渾身酥軟。

「雯姐,我們脫了衣服聊天比較好,這樣沒那麼熱,脫光了之後,聊起天來,才會更加真誠,不會說假話的。因為我們沒什麼顧忌了。」他一邊耕耘她胸前兩座雪山,一邊胡謅道。

「啊~,你壞~」她扭著身子,嬌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