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55趴在她嬌軀上看內衣

第0555趴在她嬌軀上看內衣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08 23:11  字數:8206

絕大部分的女人,對於性`愛是比較保守的。

一般來說,只有取得了女人的信任,才容易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

不然,女人會覺得沒安全感,那就不會願意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那個沒有受到自己信任的男人。

如今,謝月美對於王小兵有一點信任,如果能確定他是真心對自己,她也會把身子交給他耕耘,問題就在於她還不太了解他,不知他是真心還是假意。

畢竟,想要一夜情的男人很多。

何況,縱使不是一夜情,也有許多男人只是想玩幾次而已。

在這種情況下,她覺得要是自己付出了那麼多,換來的卻是別人的虛情假意,只想在自己身子上發泄一下獸`欲,那她會感到很受傷。

是以,她想先問一問他有沒有女朋友,如果沒有,再試探一下,看自己能不能做他的女朋友,要是他同意了,那就算有了戀人關係,如此一來,跟他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也合情合理。

不過,現在的情況卻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原先,她只以為她是與妹妹或王美鈴競爭,聽他說了之後,便明白自己的情敵還另有其人。

「那你女朋友長得漂亮嗎?她是你的同學還是社會的朋友呢?」她心裡有些惆悵,但又忍不住想了解一下,畢竟暗戀上一個人,不容易隨便放棄。

「呃,你是想聽真話還是假話呢?」他想不到她居然會問自己的女朋友,感到很突然,一時之間,還沒想好怎麼回答,於是,便採用了一種拖延戰術,要讓腦子得到更多的時間去想一個巧妙的回答。

「真話怎麼講?」她微訝道。

「說真話的話,她跟你一樣漂亮。」他繼續在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上修鍊鐵爪功。

「啊啊~,嗯,你怎麼那麼大力揉人家呢,奶`子都快被你揉掉了~。那假話又怎樣講呢?」每被他揉一下,她就打一個激靈。

「雯姐,那我輕些。你的奶`子好有彈性,太過癮了。我好想一輩子都這樣揉你的奶`子,天天揉,月月揉,年年揉。假話嘛,那就是你比她要漂亮一點點。」他早已想好了答案,脫口而出,笑道。

「咯咯,油腔滑調的~」她歡喜道。

其實,哪個女人都一樣,鐘意聽甜言蜜語,縱使表面上不喜歡,其實心裡也喜歡的。

畢竟,人是一種社會群體性動物,自打從娘胎出來,就註定了特別在乎別人的評價,聽到難聽的,自然不悅,聽到合意的,當然喜滋滋的。

在這個世界上,千穿萬穿,就是馬屁不穿。據說原來最高的學歷是博士,後來才有了博士後,但博士後還不是最利害的,在這個世界上,或者說得準確些,在華夏里,比博士後還要更牛`逼的,那就是水王了。

水王俗稱吹牛大王。

試想一想,能把一群牛吹到天上去的人,不利害嗎?

博士後能把一群牛吹到天上去嗎?當然不行,叫他們計算微積分,倒很拿手。

王小兵還算不上水王,只是有時會說些善意,並且無傷大雅的謊言,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世界更美好一點。

就他心裡的本意而言,董莉莉其實還要比謝月雯漂亮一點,其實也只是一點而已,並沒有差太遠,而謝月雯有一種成熟美,綜合起來,二人也就是半斤八兩,難分軒輊。

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如果說董莉莉比她漂亮一點,那可能會使氣氛變得有點僵,而說她比董莉莉要漂亮一點,那就很合場景。至少,她聽了之後開心地笑了,這說明她非常受用,對於他的這句溜須拍馬的話語很享受。

「雯姐,你身子更成熟。」他由衷道。

「咯咯,你女朋友跟我妹同年紀吧?」她格格輕笑道。

「對,是我的同班同學。」他也不想隱瞞什麼,「雯姐,你褲子越來越濕了,脫掉吧。」

「啊~,不,就這樣聊聊天不好嗎?幹嘛要脫褲子呢?我褲子沒濕啊,你亂說~」她也不想讓他知道自己欲`火快要焚身了,嬌嗔道。

「雯姐,你那裡的水把我的褲襠也弄濕了,我的小弟弟都有點濕了,待會可能會濕漉漉了。你把褲子脫下,換一條吧。這樣會好些。」他又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淡淡笑道。

聞言,她臉蛋更紅了。

畢竟,她表現出來的是不願意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可是,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卻出賣了她,溢出了那麼多泉水,表明她也按捺不住,想要快活一回。

如果他不是過來人,那她還可以亂說一通,可惜,他有女朋友,那當然知道女人來了性趣之後,下面必然會濕潤起來,這是女人慾`火越來越旺盛的象徵。

「你胡說什麼呢~,啊~,別摸~,好酸~,人家哪裡有什麼水滴到你的褲襠里了呢?分明是你的汗水弄得,嗯~,還要說是人家呢~,你好壞~」發窘之下,她也管不了那麼多,只好硬著頭皮嗔道。

「雯姐。」他一把吻住她的檀口。

「嗯嗯……」她嬌`哼道。

激吻了數分鐘之後,他又立刻登上她胸前的左雪山,在那裡修鍊柔舌功。

「小兵,嗯~,你在人家的奶`子上吻了好多次了~,還不滿足嗎?」她一雙玉手摩挲著他的黑髮,柔聲道。

「雯姐,我要天天吻你的奶`子,月月吻,年年吻,直到海枯石爛。」他的舌尖正與她雪山上那顆粉紅在進行別開生面的切磋,還是他的柔舌功更勝一籌。

「嗯~,你壞~,人家的身子都被你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