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53章牙齒咬胸罩

第0553章牙齒咬胸罩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1-07 23:36  字數:8116

人的哪種情緒最難控制呢?

估計就是情`欲了,當欲`火來臨之際,確實很難熬住。它無聲無息,當在體內游躥之際,人便漸漸地興奮起來。

或許,在欲`火還不旺盛之際,人還是能控制住它的,一旦它熊熊燃燒起來之後,想憑理智去束縛它,那已經極難了。一萬個人之中,至少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個是沒法再平靜下來的。

自古有言道:英雄難過美人關。

想想看,古時的英雄戰將是多麼的強壯,但一旦欲`火來了,他們也不免要被欲`火駕駛。

普通人就更不用說了,只要欲`火來了,那不找女人的神秘山洞來降一降火,真的會傷自己的經脈,說不定因此而弄到內經不調,出現各種紊亂現象。

這欲`火,本來就虛無,但卻又偏偏真實地存在。平時,問它在哪裡,沒人能夠答出來,只有當見到了有感覺的美人之後,它就會出現,在人的經脈里遊走,催促人快點去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不要浪費光陰。

如今,欲`火便催促王小兵要降火。

他也知道,如果此時不想辦法使老二的火氣降下來,那真的會造成內傷。

而身邊就有一個美人,只要她願意,他就能進入她胯下的神秘山洞,在那裡降降火,順便給她開焀隧道,確實是一舉二得的美事。

不過,開焀隧道這種快活的工程,得二人你情我願,才能營造出非同一般的快感,不然,樂趣會少許多,甚至,還會惹來法律的麻煩,使一件快活的體育運動變成對簿公堂的壞事。

轉眼間,他便吻住了她的檀口。

起先,她只是讓他在外面吻來吻去,不肯張開檀口。

在他十分真誠的敲門之下,她終於微微張開了檀口,還有些猶豫要不要讓他的舌頭進來。

不過,他的柔舌功功力深厚,長驅直入,一下子便進入了她的檀口,找到了她的香舌,與之快活地糾纏在一起,發出「嘬嘬」的聲響。

只一會,她便入迷了。她被他高超的接吻技術侍侯得飄飄然起來,雖還有點緊張,但也已完全接受他的吻了,兩人忘情地相吻,好像世界上只剩下她與他,是那麼的美妙,那麼的溫馨,她有了戀愛的味道。

十數分鐘之後,他覺得應該跟她到裡面聊天了,於是一把抱起她,走進了卧室。

「啊~,我還要收衣服。」她嬌聲道。

「雯姐,待會再收。」他坐在了床沿上,將她打橫抱在懷裡,凝視著她紅撲撲的俏臉,微笑道。

「小兵,我們到客廳里坐著聊好嗎?我不習慣在卧室里聊天。」她的豐`臀坐在他的大腿上,正壓著他的老二,注意力都集中在那裡了。

「雯姐,我們現在不是坐著了嗎?坐在這裡,跟坐在客廳有什麼分別呢,這裡還亮一些,對不?」卧室的是光管,外面的是電燈,自然比外面的光線還要更光亮。他凝視著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咂了咂嘴,道。

「那我們聊什麼呢?」她羞澀道。

「呃,雯姐,你平時在哪裡上班呢?」他目光定定地盯著她的酥胸,問道。

「我在不遠處的百貨商店裡做營業員,負責賣衣服。」她左手還攥著那件胸罩與內衣,掀起眼瞼,瞥了他一眼,柔聲道。

「那你以後不在這裡住了,決定不在百貨商店裡上班了嗎?那你準備去哪裡上班呢?」他覺得要是與她分離較遠的兩地,那平時就少了見面的機會,感情自然難以增長。

她也沒想好找什麼工作。

見她輕輕搖頭,他笑道:「等我以後在鎮政府那邊開一間養生堂,你幫我賣藥丸,怎麼樣?」

聞言,她玉`唇露出一抹濃郁的笑意,又掀起眼瞼,含笑地瞥了他一眼,柔聲道:「那你什麼時候開呢?如果你開了,我就到你的店裡打工。」

對於什麼時候開養生堂的分店,他實在還沒有確切的日期,資金並不是問題,因為只要租一間店面,裝修一下便行了。關鍵就是自己的養生堂沒有藥品經營許可證,很容易被端掉,但在東方鎮內,估計暫時還有可能站住腳根。

「應該快了。」他含糊道。

「那快到什麼時候呢?」她明顯是想幫他打工了。

「呃,反正我會儘快在那邊開分店的,到時找你就行了。」他忽然覺得還是先去找葉翠翠談一談這件事,如果她肯幫忙,那應該沒什麼問題。

畢竟葉翠翠的姐夫是東方鎮的書記。有這麼一個真正的地方管理者罩著,別人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會隨便動他的養生堂。問題就在於他跟葉翠翠還不熟,只有一面之緣,想要混個相熟,還需要些日子。

「你騙人~」她微撅著紅唇道。

「一個月之內,我一定在鎮政府那邊開一間分店。」他發誓道。

不過,她還不了解他,對於他的發誓,並不太相信,畢竟,以前她經常聽全天雄的發誓,但沒幾次是可以兌現的。

「你是想得到我的身子,才這麼說的吧,哼,你們男人都是一樣的貨,想要人家身子的時候,就什麼誓都可以發,等得到之後,就忘記要兌現諾言了。」她一棍打死整船人。

「哈哈,雯姐,你這樣說,我代表天下的男人表示反對。因為你說得太絕對了。男人,有的經常發誓,但很少兌現,這個,我也承認。但並不是所有男人都那樣。像我,就牙齒當金使,說了一般都會做到。」他很認真道。

「咯咯,誰知你會不會是水王呢~」她嬌笑道。

「你看我像是水王嗎?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