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32章時間就是快活

第0532章時間就是快活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28 19:37  字數:3559

蕭婷婷悠悠醒過來之後,發現他的不世出老二還鑲嵌在自己的神秘山洞裡,當真是又驚又喜。

驚的是他這麼強大,真的有可能會被他乾死。

喜的是他居然可以一直幹下去,讓人得到一波又一波的**。

到了如今,她才知道做女人原來可以這麼快活的,真的比做神仙還要過癮。以前,她還是黃花閨女的時候,只是偶爾聽說過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很爽的,但至於爽到什麼程度,她沒有概念。

直到被王小兵耕耘了幾番之後,才領略到女人下面那一點真的是快活無窮。

只要肯收納他的老二進來作友好的訪問,那就會產生出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使人興奮之極,真想一直保持下去,永遠不要停下來。

此時,她下面雖頗疼痛,但已得到了兩次醉人的**,也滿足了。

「嗯~,老公,求求你停下來,不然,我下面要裂開了~」她真心佩服他的強大。

「老婆,我們回學校,好嗎?」他雙手在她的兩座雪山上攀登著,笑道。

「好啊~,啊~」她被他揉得渾身酥麻。

「還要嗎?」他的老二還卧在她的神秘山洞裡,笑問道。

「啊~,別~,下面真的不能再來了,啊~,會痛很久的~,你壞~,不體貼人家~」她嬌嗔道。

「好了,老婆,我們回學校。」說著,他便拔出了油光閃閃的老二,幫她拉上了褲子與內褲,就讓她坐在油箱著,擰動油門,朝東興中學馳去。

不久,便進入了東興中學。

彼時,正是上晚修的時間,校園裡頗為安靜,也沒什麼人在校園裡閑逛。王小兵是推著摩托進校園的,不想被人聽到摩托聲響。一直推到女生宿舍樓下,停好摩托,便扶著蕭婷婷下了車。

隨後,便對舍管道:「她不舒服,剛從醫院回來,我扶她上宿舍。」

「好,那你要快點下來。」舍管同意道。

就這樣,王小兵扶蕭婷婷上了樓,等上了半層樓梯之後,便打橫抱起她,一直送她到高二班女生宿舍的門口,放她下來,道:「你帶鑰匙了嗎?」

「帶了。」說著,她便摸出鑰匙,開了門。

他又扶她走進了宿舍,關上門,然後扶她坐在床鋪上,也在她旁邊坐下,輕吻一下她的臉蛋,用手幫她將凌亂的秀髮梳一番,凝視著她秋水盈盈的美眸,暗嘆她真美。目光落在她兩條滾圓的美腿上,腦子一下子又聯想到她兩腿`之間的勝景,咂了咂嘴,便祭出柔舌功,吻住她的紅唇,跟她激吻起來。

兩人又纏綿在一起。

隨即,他讓她打橫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左手施展鐵爪功,右手祭出太極掌,在她白嫩的身子上又摸又捏,讓人羨慕。

「啊~,小兵,我們去上晚修吧~」被他愛摸了一陣之後,她的褲襠又漸漸濕潤了。

「老婆,你休息一晚吧。」他知道她下面疼痛。

「班主任會不會很生氣呢?」她是第一次曠課,心裡有些擔心。

「不怕的,班主任至多只是批評兩句,這沒什麼,習慣就好了。」他自己確實是習慣了,只是蕭婷婷沒有習慣。

旋即,他將她抱放在床上,趴在了她的嬌軀之上,用嘴堵住她的檀口,跟她深情地濕吻起來,那「嘬嘬」聲清脆而悅耳,教人聞聽了精神亢奮。吻著吻著,他悄悄地拉開了自己的褲鏈,放出了老二,下一秒,右手攥著她的褲頭,將她的褲子與內褲一起扒到了膝蓋下面。

他的老二往下一探,便已進入了她那片潮濕的挪威森林裡了。

「啊~,老公,你還要啊?」她打了個激靈,訝道。

「老婆,我還要。」他調整了一下老二的前進方向,點戳幾下,便已頂在了她正確的神秘山洞洞口處。

「啊啊~,別,還痛~,老公,別進去啊~」她雙腿纏住他的豹腰,嬌聲道。

「老婆,我沒有進去,只是在外面溜達一下。」他趴在身了的嬌軀上,準備使用那招「猛虎進洞」來再次耕耘她的身子,一天耕耘數次,才能使她更有女人味。

「啊~,騙人~,那你為什麼要頂我啊~」她繃緊了臀部的肌肉。

不過,不論她怎麼將功力集中在臀部來抵抗,那都是徒費力氣,畢竟他的老二乃不世出的大將,在沙場上征戰多時,所向披靡,百戰百勝,只要老二一抖,便可攻破美女胯下神秘山洞的那扇薄薄城門,如果沒有城門的,那就更容易攻進去。

如今,蕭婷婷的褲子與內褲都被扒下了,神秘山洞又沒有了那扇薄薄的城門防衛,就更難以抵擋他的進攻了。

「老婆,我沒有頂你,我的小弟弟在吻你。」他收腹挺胸,做好進攻準備。

「嗯~,討厭~,不要頂我~,人家下面還痛呢~嗯~」她感覺他老二的先頭部隊已抵達洞口了。

「老婆,我小弟弟很乖的,別怕,它只想吻一吻你的小妹妹,要跟你的小妹妹促進感情。」他趴在她的身子上,雙手摟著她的兩肩,準備借力往前頂。

「啊啊~,不要進去~,啊~,痛~」她不停地晃動美`臀,閃避他老二的鋒芒。

「別動,老婆,我不會進去的。」他安慰道。

不過,她已被他耕耘了數遍,知道一旦他老二攻進來了,那下面又要被開焀隧道,快活自然是有的,但疼痛也少不了,下面還紅腫,只要被他老二來強攻幾番,都就更紅腫了,是以,她真的害怕他殺進來。

可是,他的老二非同一般。

縱使不用看,也能憑藉嗅覺找到她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