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31章小路上的激情

第0531章小路上的激情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28 02:36  字數:8139

蕭婷婷是個心地仁慈的美女,看到前面的車子開得那麼快,她也心驚,道:「小兵,沒法子叫停他們嗎?」

「叫不了啊。他們開得那麼快,除非我們開得比他們更快,才有機會叫停他們。不過,就到前面那段坡路了,以那麼快的速度,肯定要出事。我們也沒辦法啊。」王小兵不得不演戲,假裝心有餘而力不足,可惜道。

「那他們豈不是要掉進山澗里?」蕭婷婷驚訝道。

「有這個可能,但願上天保佑他們。」王小兵在胸前划了一個十字,就差喊一聲「阿門」這個上帝的名字了。

看著王小兵那滑稽的樣子,洪東妹忍不住笑了。明知前面車子出事的原因,但還能裝出一副真的毫不知情,還要表現出一副真的為仇家祈禱的神態,實在得有點表演天分才行。

不是王小兵不想留條活路給謝宏生與黑痣男一夥,而是他們自己不想要。

以前,還沒真正成為半個黑道中人的時候,王小後也很難理解黑道勢力相爭為什麼那樣兇狠,怎麼不坐下來好好談一談解決。直到他親身參與了黑道的紛爭之後,才悟出了一個道理:在黑道里混,誰手軟,誰就先被幹掉。

黑道就講究一個黑字。

黑字代表的就是兇狠、無情與毒辣。

白道其實也差不多,但白道在表面上還會假惺惺地和睦相處,只是在台下才火併。

而黑道才不管在什麼表不表面的,只要對自己不利的,就用拳頭去解決,直到拚出勝負為止,至於哪一方更有道理,那都是沒什麼意義的,只有拳頭有了力量,縱使很無道理,也會變得有道理。

道理其實也是人定出來的。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成了王,那就可把自己所做的所有事都說成是對的,那也沒人敢反對;成了寇,不論是對還是錯,全都被說成錯的,也沒人能反對。

畢竟,成了寇的,都沒有機會再出來說話。只能任憑成王的胡說了。

這就是歷史。

既然謝宏生一夥都想致自己於死地,如果給機會他們,那就相當於把自己送到奈何橋上面。王小兵不想到奈何橋去喝孟婆湯,他只希望吃美女煲的靚湯。因此,不得不將謝宏生他們送去跟馬克思喝下午茶,不然,老馬一個人在黃泉之下太孤獨。

眼看著謝宏生駕駛的麵包車已進入了那段坡路,王小兵與洪東妹都知道他們難逃一動了。

而謝宏生與黑痣男一夥,原先還有幾分醉,如今早已嚇醒了。

「他媽的!老子要死了!」謝宏生不停地踩著剎車,但一點作用都沒有,只像是裝在那裡擺設的。

「叫你剎車,你個狗日的為什麼不剎車?!快剎車!」黑痣男還以為謝宏生依然酒醉,又不敢揮拳打他,怕一拳把他打暈了,那車子沒人操控方向盤,以九十公里的時速,轉眼便要掉進山澗里了。是以,只能怒吼著。

「吼你媽個逼啊!老子會開車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謝宏生其實已清醒了,回罵道。

「啊!救命啊!」長發男驚恐叫道。

「大家快跳車!」黑膚男已感覺到命運走到盡頭了。

……

亂鬨哄之中,車子已險象環生。以九十多公里的時速在彎曲的鄉道里行駛,莫說是普通司機,就是真正開賽車的也要出事。那彎道又短又窄,謝宏生根本來不及打方向盤,車子便凌空飛了出去。

剎那之間,車裡的人都張大了嘴巴,瞪圓了眼睛,露出驚駭欲絕的神色。

這一刻,他們腦海都只有一個念頭:完了!

也正如他們所想,當麵包車飛下山澗時,直接撞在了對面的石壁之上,只聽到砰然巨響,麵包車粉碎了,掉到澗底的時候,便爆炸了。

一朵衝天烈焰瀰漫開去。

暮色之中,火舌繚繞,迷人之中帶著幾分凄慘。

終於出了一單交通事故。這正是王小兵希望看到的。只有親眼看著仇家去找馬克思喝茶了,他才能睡一個安穩覺,不然,縱使跟美女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也難以徹底放鬆,要時時刻刻保持警惕。

如今,在那一團火光之中,謝宏生與黑痣男一夥升天了。

可惜他們不是成仙,不然,還可以帶家裡雞犬一起成仙,到天上去享樂。他們的骨灰升了天而已。

洪東妹停了車,隔著數百米,看著山澗下還在燃燒的麵包車,佯裝驚呼道:「不得了!他們在這種路也敢開那麼快的車速,不是想找死是什麼?換了我,真的不敢。看來他們的膽子真大!」

「上帝啊,請你保佑他們在天之靈。」王小兵又在胸前划了一個十字。

畢竟他不是正宗的教徒,沒有說「阿門」。

蕭婷婷也張圓了檀口,明顯驚訝之極,她還沒見過這種場面,是以,才會感到震驚。站在王小兵的旁邊,拉著他的手,一副小鳥依人的純情模樣。

「小兵,打電話叫救護車吧。」蕭婷婷輕輕地搖了搖王小兵的手,柔聲道。

「沒用了。他們骨頭可能都被燒成了灰。如果我們打電話的話,到時還會惹來麻煩。算了,遲早會有村民發現的。」王小兵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走吧,我們回花谷寨坐一坐,待會再回去。」洪東妹招呼眾人上車。

於是,王小兵又抱著蕭婷婷上了麵包車。

洪東妹調轉車頭行駛。

「小兵,這件事可能會有些麻煩,我要跟你好好談一談。」洪東妹瞥了他一眼,煞有介事道。

「行,那我先送婷婷回學校,再去找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