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24章小弟弟親親小妹妹

第0524章小弟弟親親小妹妹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24 20:43  字數:3585

女人不論多麼矜持,只要被男人將三點佔領了,那矜持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當思想解放之後,女人才真正不會感到害羞,敢於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而且,越是矜持的女人,在放開手腳之後,鬱積在心裡的**就越強,需要就越多,普通男人都難以滿足她們。

而矜持還沒土崩瓦解之際,總是難以接受被男人來耕耘身子。

蕭婷婷便是這樣。

她上面的二點雖已被王小兵佔領了,但下面一點依然屬於她的神聖領地,具有不可侵犯的『性』質。風流小農民524

她覺得把上面二點交給他耕耘,也算是對他關懷自己的報答,算是合情合理,至於下面一點,她覺得還是應該守護住,不要那麼容易給他佔領,畢竟,她也清楚,一旦自己下面那一點被他不世出的老二前來訪問之後,那自己就由少女變成女人了。

想起女人這個詞,她便有些不悅。

她一向認為,雌『性』人類要到三十歲之後才能稱呼為女人的。

如今,她只有十七八歲,正是花樣年華,被稱作少女更合適。雖然破了那一層薄膜,她依然是少女,但她心裡會覺得自己是女人,或者說身體還是少女,思想上卻要變成女人了。

「小兵~,啊~,我要做少女~」她在情『迷』意『亂』之中,也不知他什麼時候脫了褲子,他的老二已像出籠的猛虎,居然內勁四溢地在自己的『臀』部下面震動著,吃了一驚。

「老婆,你就是少女啊。」他沒法理解她的話。

「啊~,你什麼時候脫了褲子啊?還不穿上~,嗯~」她不停地移動著美`『臀』,希望坐在他的膝蓋上,可是,不論怎麼移動,都被他的老二頂在胯下的敏感之處,傳來一陣陣酥軟。

「老婆,我有點熱,脫了褲子比較涼爽一些。」他說的也是實話。

他的老二已達到了歷史最硬的水平,散發出來的熱量頗多,憋在褲衩里,頗為難受,如今,沒了褲子與內褲的束縛,感覺到十分舒服。

她胯下的敏感之區與他雄赳赳的老二隻隔著她的內褲而已。

兩人的體溫在相互傳遞著。

在那撩人的一刻里,她能真切地感受到他老二的萬分熱情與滾燙的激情,不斷地透過她的內褲,傳遞到她胯下的敏感所在,使她連連打激靈。

「啊~,小兵,你快穿上褲子~,嗯~,我不習慣這樣子~,啊~,別摩擦,啊~,好癢~」她下面那一點只剩下一層內褲保護,根本擋不住他老二的熱量直滲進來,而且,被他老二聳動幾下,使下面那一點頗為酥麻。

「老婆,習慣就好了~,要嗎?」他那青筋怒突的老二橫亘在她的大腿內側。

「啊~,別~,你那裡怎麼那麼粗大~,快收回去,別頂在我大腿上~,啊~,好酸~」她低頭一看,見他的老二充滿了肌肉感,正從她的大腿內側頂了出來,沖著她微笑,似乎在詢問她要不要特別的服務。她又驚慌又興奮,睜大了美眸,一副不知所措的神情。

「老婆,別怕,它不傷人的。只是出來透透氣而已。」他發覺她的情緒比較波動,於是,立刻祭出柔舌功,堵住她的檀品,先穩住她的情緒。

「嗯~,我不~,你快收回去~」她的大腿觸碰到他的老二,又羞又怯道。

「老婆,真的不用怕,不信,你『摸』一『摸』,其實它很溫柔的。」說著,他拿起她的玉手往自己的不世出的老二伸過去,讓她跟自己的老二握握手,以消除彼此之間的陌生感,多交流,多接觸,才會打破神秘感。

人與人之之間也一樣,只要相識了,就好說話了。風流小農民524

如今,她在驚慌之下,被他拿著自己的玉手碰到了他的老二。

剎那間,她像觸了萬伏的高壓電,整個人肉跳了一下,隨即,俏臉紅通通的,似乎要滴血一樣。她的玉手已與他的老二輕輕地握了握手,在那短短的十分之一秒里,她感受到他的老二真的是具有非常高的熱情,滾燙滾燙的。

「啊~,你幹什麼啊~」她連忙抽回了手。

「老婆,『摸』多幾下就習慣了。其實,這沒什麼好害羞的,但凡女人,都會接觸到的。只是遲早的事情。喏,你再『摸』一『摸』,這是很平常的東西,男人都有的,沒有什麼神秘可言的。」他又拉著她的手往自己的老二伸過去。

「啊~,別~」她嬌羞萬分,窘道。

「老婆,你看看它,真的很溫柔的,別看它肌膚突起,上面還有一條條細小的血管,以為它發怒了,其實,它只是想跟你攀交情。」他安慰道。

「啊~,你~,討厭~,我不想聽,快把它收回去。」她不但俏臉紅了,連玉脖子也紅了。

「收不回去啊,現在它想見見你,待會它會回去的。」他又好氣又好笑。

男人的老二要是英姿勃勃了,哪裡說收就收啊,渾身幹勁,還沒有去搞開發活動,能量沒地方用,根本軟不下去。

他那又粗又長又大的老二就斜倚在她的大腿內側,內勁不停地震『盪』,熱量越來越高,大有干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情的趨勢。只要他一聲令他,那它就要以最勇敢的毅力,最堅強的意志與最專業的技術,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裡開鑿出一條快活無窮的隧道。

「我要穿褲子~」她伸手去拉已褪到了膝蓋的褲子。

「老婆,我待會幫你穿。來,『摸』一『摸』。」他又拿著她的玉手伸向自己的老二。

「啊~,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