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21章水嫩美女坐懷

第0521章水嫩美女坐懷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22 23:13  字數:8038

如果之前黑痣男一夥不是對蕭婷婷說了那麼無恥的下流話,王小兵還不想找他們算帳。敢對自己的未來嬌妻無禮,直接打倒,決不給面子。

如今,不出一口悶氣,心裡都不舒服。

當軍刀剛剛刺到紅髮男的褲襠時,便停住了,又突然收回了軍刀。

不過,這一嚇,已足以使紅髮男尿褲子了,只見他的褲襠迅速地濕了,明顯是被嚇出尿來了。

「哈哈,之前不是說要用刀在我面前晃,就會嚇出我的尿來嗎?現在怎麼樣?我只用刀在你們面前晃了晃,你們都流尿了,太沒骨氣了吧?」王小兵冷笑道。

紅髮男與黑痣男雖是滿腔怒火,卻不敢發作。

「別以為這麼容易就過關了。你們對我老婆無禮,現在向她求饒,如果她肯饒你們一命,那就算了,不然,我是真的會將你們變成太監!我們就先來算這一筆帳!」王小兵陡地冷喝一聲。

紅髮男與黑痣男驚恐地肉跳起來。

而蕭婷婷聽到王小兵稱呼自己是他的老婆,心裡甜蜜蜜的,不過,又因有點矜持,在眾人面前被叫老婆,一時還不習慣,於是佯裝嬌嗔道:「嗯~,小兵~」

「老婆,別怕,有我在這裡給你撐腰,一切都可搞掂。」他趁機向她表白,並且把原先還不太確定的關係確定下來。

如果稱呼她做老婆,她沒有什麼意見,那就證明她的芳心已真的屬於自己了。

果然,蕭婷婷只是努了努紅唇,伸手拉著王小兵的衣角,佯裝微嗔道:「嗯~,你~,嗯~」

「老婆,現在到你發話了,你說殺,我就殺,你說饒他們一命,我就饒他們一命。」王小兵輕握著她溫潤的玉手,微笑道。

「嗯~,不~」她聽他在眾人面前稱呼自己是他的老婆,有點不習慣,所以說不。

「好,既然你不想饒他們,那我就廢了他們!」說著,手中的軍刀一揚,轉了兩圈刀花,就要往黑痣男的褲襠刺去。

「大哥,請手下留情!大嫂,請饒命,都是我的錯,說話不尊重人,以後再也不敢了。請大嫂饒命啊!」黑痣男嚇得魂飛天外了,臉無人色。

之前,黑痣男雖對蕭婷婷說了無禮的話,但畢竟還沒有動手非禮或做更進一步的侵犯,是以,蕭婷婷也並非極為生氣,心頭只是有一點氣而已,如今,見黑痣男哭喪著臉哀求,加上心地本來就仁慈,也就決定饒他一命。

「小兵,不如教訓他一下就算了,別刺他。」她輕輕地扯了扯王小兵衣角,柔聲道。

「聽到沒有,我老婆是個善良的人,不然,今天你就死無葬身之地!還不快向我老婆感謝!」王小兵瞥了一眼蕭婷婷,兩人含情的目光相接在一起,彼此心靈都震蕩出一圈漣漪,有一種甜蜜而溫馨的感覺。

她不敢與他灼灼的目光對視,連忙移開了視線,嘴角卻露出一抹嫵媚的笑意。

黑痣男得知自己獲得大赦,不停地點頭哈腰道:「謝謝大嫂不殺之恩,小弟以後再也不敢冒犯大嫂了。多謝大嫂,多謝,多謝……」

「夠了!」聽著黑痣男不停地感謝,王小兵揮手道。

「謝謝大哥饒命。」黑痣男逃過一劫,自然興奮。

「這是你得罪我老婆的帳,死罪可饒,但活罪要受。待會還要跟你們算一算我的那筆帳。現在要讓你嘗嘗活罪。」說著,王小兵抬腳踹過去,正踹在黑痣男的小腹上,又加了兩記勾拳,打得黑痣男吐白沫。

另三個打手渾身顫抖,害怕待會輪到自己挨揍。

看了看勞力士,也不知洪東妹什麼時候能來到這裡。其實,王小兵也學過開車,但技術比較生疏,他也想自己駕駛麵包車回去,但想到還是在這裡等洪東妹比較好,畢竟還要到花谷寨去,要跟那個幕後指使好好地算帳。

這種帳,一定要算。

他秉持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信念。

如今,別人來犯,想要致自己於死地,他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絕不會輕易放過那個幕後指使。他已想出了一套對付那個幕後指使的辦法,只等洪東妹來了再實施。

瞥了一眼身邊的蕭婷婷,看著她俏麗的臉蛋,覺得她真是一朵出眾的鮮花。

如今,已基本脫了險,在這車廂里干坐著也沒意思,他咂了咂嘴,目光落在她滾圓的雙腿上,活躍的思緒不禁立刻聯想到她兩腿`之間的勝景,打了個大大的激靈,小腹下面便有了感覺,漸漸地硬了起來。

以他的經驗來判斷,不出一分鐘,便可在褲襠處頂出高隆的「帳篷」。

於是,不得不翹著二郎腿,防止老二鋒芒畢露。

車裡坐著六個人,彼此大眼瞪小眼,也不知說什麼好。那四個打手自然在想著該怎麼逃生,但手腳都被綁住了,無能為力。

王小兵也不會給機會他們,畢竟綁得再實,也有可能被解開的,他不會讓那種情況出現,不然,到了自己再次落難的時候,就沒有希望翻身了。現實就是那麼殘酷,不踩著敵人的肩膀活下去,就會被敵人踩著自己的肩膀活下去。

於是,他冷冷道:「喂,轉過身來。」

四個打手不知道他要幹什麼,都嚇得臉色煞白,像是千年殭屍一樣,但又不敢忤逆他,只得轉過身來。

王小兵右手化掌,不停地劈在四個打手的後頸上,將他們都打暈過去。這種打人致暈的手法,一般人不容易做到的,打得太重,可能直接將人打死,打得太輕,又難以將人打暈。

這是他經過許多次的實踐之後才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