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19章安得美人心

第0519章安得美人心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22 02:47  字數:8113

形勢已到了這一步,王小兵沒什麼好想的了,只有硬著頭皮實施自己的計劃。

如果成功了,那就是猛虎出籠,可以生天了。

機會難得。

要是失敗了,以目前的種種跡象來推測,至多被打一頓,黑痣男還不敢就地開槍打人,畢竟,老闆要看到活人,而不是死屍。

綜合來看,這個嘗試是非常值得做的。成功的話,那就相當於得到了另一次的新生,失敗的話,被打一頓也能承受,連死亡都可以看作是回家那麼輕鬆,又何必計較挨一頓暴打。

是以,王小兵下了決心,一定要將計劃進行到底。

為了自己,也為了蕭婷婷,他拚了,此時不反擊,還待何時?

拚一拚,可能單車變摩托,如果不拚,到了目的地,到時要面對更多的歹徒,那就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了。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放手一搏。

他不願看到蕭婷婷被這些歹徒凌辱,那就只有拚搏了。

「媽了個逼!你找死是不是啊!」黑痣男被王小兵一番激將氣得暴跳如雷,狠不得一槍幹掉他,但又不敢,只是咬牙切齒,渾身發抖,臉上肌肉抽搐,頗為嚇人。

「我說錯了嗎?事實就是那樣,不然,你為什麼害怕到林子去?哈哈。」王小兵仰天笑道。

「媽了個逼!走!再滿足你一次!如果還提要求,直接揍死你個屌毛!」黑痣男額頭青筋像蚯蚓一樣突出來,表明他的火氣已到忍耐的極限了。

說著,便與紅髮男一起押著王小兵朝那片小林子走去。

走了數步,又回頭叮囑黑膚男:「喂,看著那妞,別讓她跑了。」

「知道。」黑膚男伸手把車門拉上,站在車門旁邊,點燃一支香煙,抽起來。

如今,王小兵終於創造出了一次良機,能否抓住這次機會,逃出生天,那還是個未知數。以一挑二,空手的話,他有十成的信心打趴他們,可是,兩人手上都有槍械,實在比較麻煩。

這是其一,其一便是自己雙手被綁著。

如果不能將牛皮筋弄開,單憑雙腿,他沒有希望打倒二個打手,畢竟他不會佛山無形腳,不然,一腳一個,兩腳就收拾了他們。

在公路與那片小林子之間的是草地,走在上面,吧茲吧茲響著,王小兵心裡也有些焦急,嘗試著掙扎一下,但真的不可能將牛皮筋弄開,如果雙手被綁著,那什麼都幹不了。目前最迫切之事就是要將雙手解放出來。

怎麼才能弄開牛皮筋?

怎麼才能弄開牛皮筋?

……

他心裡不停地迴響著這句話,全副精神都在想著這個問題,一不小心,腳被草絆了一下,打了個趔趄,差點摔了一跤。

在後面跟著的黑痣男與紅髮男看到王小兵那滑稽的動作,不禁哈哈笑起來。

「看他,害怕得走路都要摔跤,真是好笑。還以為他真是條硬漢子,原來也是這麼怕死的。哈哈,要是真的用刀在他臉上晃兩晃,估計他要嚇得暈死過去。」紅髮男高談闊論道。

「哼,等到了終點,就有他受的了!」黑痣男噴著煙氣,道。

王小兵回頭瞥了一眼後面兩個打手,暗忖道:笑,待會讓你笑到死!

轉眼間,便已走到了那片小林子前,林子里有高大的喬木,還有不少藤類植物,裡面比較昏暗,蚊子成團嗡嗡飛來飛去,好像在說:快來給我吸血,快來給我吸血。

踏入林子那一剎那,王小兵靈光一閃,忽然想到可以用三昧真火來試一試,估計能行。

想到這裡,不禁興奮之極。

蚊子雖多,但他也已不在乎了,要是能逃生,那就給蚊子吸些血也值得。

「媽了個逼,那麼多蚊子,喂,就在這裡!」看著半空中黑壓壓的成團蚊子,黑痣男感覺再往前走,可能會被蚊子吸成一堆白骨,喝道。

「兩位大哥,我在那樹頭下方便吧,請過來幫我解開皮帶。」王小兵已當先走進了林子。

「媽了個逼,看不出你還想做皇帝!」黑痣男凶霸霸道。

王小兵也不理睬對方,走到了一棵杉樹下,便轉身面對著二個打手,等待他們進來。此時,他立刻凝神屏息,在心裡呼喚道:三昧真火,快出來,幫我把綁住我雙手的那條牛皮筋燒斷。

這個計劃能否成功,就在這一刻了。

如果燒不斷,那就悲催了。

一秒,二秒,三秒……

在這等待的時刻里,似乎能聽到聲音在滴答滴答地流逝,也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他不知三昧真火是否能燒斷牛皮筋,如今只能暗暗祈禱:上帝啊,賜我好運氣吧!

隨即,便感覺小腹下面有一團熱量在蠢蠢而動。

轉眼間,那團能量便沿著經脈向雙手流過去,迅速之極,晃眼間,便已從掌心處溢了出來,正是他修鍊出來的初級三昧真火。

自從修鍊成功了三昧真火之後,他的心靈便與三昧真火相聯在一起,也不用出聲,只用思想,便能呼喚出三昧真火。他還沒用三昧真火燒過現實中的東西,不知能否燒斷牛皮筋,當喚出了三昧真火那一剎那,他既興奮又緊張。

興奮的是三昧真火出來了。

緊張的是三昧真火要是燒不斷牛皮筋,那就失望了。

在他運用三昧真火去燒牛皮筋之際,黑痣男做了個「你去」的手勢,吩咐紅髮男,道:「快去幫他解開皮帶。」

「為什麼是我啊?」紅髮男有些不願意。

「媽了個逼,你去不去啊?」明顯地,黑痣男比紅髮男更有震懾力。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