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16章給美女說情

第0516章給美女說情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20 19:10  字數:3627

泡妞,各人有各人的心得。

當然,這是指高手之間的事情。

普通男生,很多是沒有泡妞心得可言的,可能會有看妞心得,因為經常只能過過眼癮,從來沒有追求過美女,何來心得?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們。

畢竟,想泡美女,那也是要有實力才行的。風流小農民516

物以稀為貴,這是人類千百年來總結出來的真理,比黃金還要真的真理。

美女在這個世界上,就屬於稀有之物,誰想得到她,就得開出高價。這個高價,並非單指金錢,還有個人魅力,社會地位等等綜合的實力。說得明白些,這個「高價」,就是指男人的自身綜合能力。

普通男生,個人的綜合能力一般不強,如果一定要歸類,那就是**絲一族。

**絲逆襲有沒有?

當然會有,但那極少發生,估計也跟買彩票中五百萬同理。如果真的碰上了,那就是祖墳冒青煙,顯靈了。

**絲的泡妞心得便是等機會出現。

而真正有實力的男生,不會被動地等,而是主動出擊,看準了獵物,便上去追求,施展出渾身解數,將美女泡到手,然後獲得美女身子的開發權,開發完之後,便總結歸納經驗,為下一次泡妞增添寶貴的指導思想。

不過,**絲也會變成泡妞高手的,只要本身有一定的基礎,再加上自身的努力,那就可完成逆襲這種令人羨慕的美事。

像王小兵便是其中一個。

一年多以前,他就是**絲一個,平常在街上見了美女,也只能過過眼癮而已,偶爾還會意`『淫』一番,但從來沒有接近過美女,更沒有想過要得到她們身子的開發權。

後來,在鬼使神差之下,他漸漸地頭帶光環,顯出了自己的魅力,把一個個美女都俘虜過來,用強大的老二去征服她們,得到她們的身心。

如今,他已不再是**絲了。

當然,也算不上高富帥,因為他高倒有那麼高,帥卻不敢恭維,但很有男人陽剛的魅力,富也還談不上,除非他把養生堂的生意做大,那便可變富了。

是以,他只算得上一個高級**絲,或者是**絲之王。

不論是高級**絲,還是**絲之王,始終脫不了**絲二字。不過,他並不在乎,他正視自己,所以,他活得很自在。

人生在世,不要太在乎別人說什麼,只要自己做對了自己的事,那就可瀟洒地活著,過自己開心的日子。

心態很重要。

王小兵的心態就比較好。只有擁有好心態的人,做事成功的機會就更大一些。

停好摩托,還有時間到學校飯堂吃早餐。風流小農民516

不過,在飯堂里碰到了王叢樂,被問道:「小兵,我聽你班主任說你昨晚又曠課了,怎麼回事?村裡好像沒什麼事要你干,不在教室上晚修,整日在外面閑逛,這樣子不好。」

「爸,昨晚有個朋友生日,本來是傍晚大家聚在一起吃一頓飯的,想不到喝高了,就醉了,在朋友的家裡睡了一晚。我很少曠課的。」王小兵連忙找出一個借口。

「你現在都高二了,明年就高三了,不努力學習,就考不上大學,好好學習,爭取考上大學,你努力了考不上,那是一回事,你不努力考不上,那又是一回事,知道了嗎?」王叢樂吧嗒吧嗒吸著香煙,口鼻冒煙道。

「知道了。」王小兵點頭道。

他最清楚老爸的『性』格,如果要爭辯下去,那就沒完沒了,只好順著王叢樂的意,那才可快速結束談話。

吃了早餐,往教室走去。

王小兵猜想多半是蘇惠芳去向自己的老爸了解情況,王叢樂才會知道自己曠課的。其實,這也是蘇惠芳的一番好意,他不會怪她,反而會更喜歡他,因為她關心自己。

到了教室門口,見蘇惠芳站在前門不停地向教室里掃視。

他感覺她是在看自己有沒有來上課,於是,便走了上去,輕聲道:「蘇老師。」

這是一句非常平常的問候,但蘇惠芳明顯是在思索什麼,雖還沒到上早讀的時間,不過教室里有學生輕聲在朗讀課文,是以,沒有聽到背後的腳步聲,等聽到後面忽然響起聲音,不禁肉跳了一下,倏地轉過頭來,見是王小兵,俏臉上的憂慮神『色』立減了大半,美眸也由黯然變得光亮起來。

「誒,你昨晚怎麼又曠課了?」她去問過了王叢樂,知道王小兵肚子沒什麼事了。

「到東興醫院去了一趟之後,有個鐵哥們過生日,傍晚請吃飯,就去吃了,被勸酒,無奈之下喝了兩杯,醉了,就在鐵哥們家裡睡著了。」他脫口道。

「少喝酒,以後別曠課。」見他平安回來了,她心裡的一塊大石就落下來了。

「嗯,知道了。」他灼灼雙目在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上逡巡,咂著嘴道。

這時,早讀的上課鈴響了。

「還不進去讀書。」她不敢迎視他火熱的目光,指了指教室裡面,柔聲道。

「好。」站在教室門口,想要揩揩油都不行,於是只好進了教室。

剛進教室,董莉莉與蕭婷婷便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他,一直到他回到座位,她們的目光隨著他的移動而移動。兩美女也是替他擔心了一晚,昨晚謝家化也沒有回來上晚修,是以,不知他倆去幹什麼了,只知他下午去東興醫院,一直沒有回來,還以為他出了什麼大事呢。

現在見他安然無恙回來,才鬆了一口氣。

他從她倆那擔憂的眼神里就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