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09章一夫當關,萬夫萬開

第0509章一夫當關,萬夫萬開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17 03:55  字數:8168

戀愛的雙方,縱使是外人,也能看出男女兩人的愛意濃郁。莫說是當事人了。

對於像沈若蘭這種涉世不深,還帶著三分幻想的美女,其實是比較好泡的,只要給予她關懷,給予她浪漫,給予她溫馨,那就有機會得手了。

當然,前提是美女心裡要有好感。

不然,什麼都是妄然。

女人有時很決絕的,如果心裡對某男沒有好感,那就真的不會對他有意思,不論某男如何表達愛意,都不會感動她,反而往往會惹起她的反感。風流小農民509

像新聞說某大學男生向某女生點蠟燭表達愛意,卻被潑水拒絕,正是此理。

所以說,妞可泡,但一定要先確定對方對自己有沒有意思,沒有很多好感,那也應該有一點點好感,只有在這一點點好感的基礎上,才能建立起豐富的情感,隨著情感的進一步發展,就有機會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當然,皮肉生意不受此理的限制。

如今,王小兵憑藉經驗能確定沈若蘭對自己有好感,是以,他才會問她有沒有男朋友這種問題,要不,問這樣的問題,只會使她不高興。

但現在她很高興,那正說明她非常期望他問她那樣的問題。畢竟,她對他有興趣,以後極有可能發展成為『性』趣。

要是彼此都有了『性』趣,那就可進行**大戰,最終成仙。

雖剛認識不久,但王小兵真的有信心在今晚就拿下她,跟她在床上好好地做一番快活的體育運動。

「說真的,我怎麼樣嘛?」他灼灼的目光凝視著她清澈美眸,追問道。

「咯咯,不告訴你~」她那秋波宛轉的明眸已告訴了他答案。

這時,點的菜肴陸續端上來了,非常豐富,紅燒鯉魚,清蒸排骨,鐵板燒牛肉,燒鴨,白切雞,菠菜,三鮮湯。

「我倆吃不完吧?」看著滿滿一桌子的菜肴,沈若蘭道。

「盡量吃,能吃多少是多少。」王小兵笑道。

「誒,吃不完可以打包,拿回去當消夜吃也行。」她嫵媚笑道。

他拿木勺幫她盛了一碗米飯,放在她面前,然後自己再盛了一碗,做了個請的手勢,便開始正式吃飯。

「你有吃我的美容丸嗎?」他忽然問道。

「有!哇噻,你的美容丸果然有效果,吃了之後,當天晚上就有美化,我的肌膚就變柔滑許多了。你看,我手臂這裡,以前有些斑點的,現在沒了耶,你看,多麼光滑!」言辭間,還捋起袖子,讓他看。

「真的啊。」他藉機在她的手臂上輕輕地撫『摸』著,感受那淡淡的溫潤。

一般情況下,人家只『摸』一下,但他卻是連續不斷地撫『摸』她的手臂,吃豆腐的跡象頗為明顯。起先一二秒,她沒感覺出來,三四秒之後,結合他撫『摸』的動作與那灼熱的眼神,便看出來了,連忙抽回了玉臂,俏臉紅撲撲的。

在吃飯的時候,還能『摸』『摸』美女的肌膚,確實能增加食慾。風流小農民509

她偷偷地瞥他一眼,見他正含情地看著自己,俏臉不禁更紅了,一顆芳心也快要跳出來了,微咬著紅潤的下唇,不論是美眸還是玉唇,都蘊含著濃郁的笑意。

「誒,你有沒有想過要考個執業『葯』師啊?」他挾了一塊排骨進嘴裡,邊嚼邊問道。

「有啊,咯咯,你怎麼問得這麼巧呢~,我正在複習,準備去考一個執業『葯』師呢。誒,不過沒那麼容易考到。」她美眸明亮而含笑,平添三分吸引力。

「那抓緊時間複習,爭取考到吧。」他心裡升起幾分希望,道。

「咯咯,哪有那麼容易呢,何況,我現在考到了,也還沒有錢開『葯』店,不急,慢慢考。」她左手撩起一綹垂至面前的秀髮,嫵媚笑道。

「快些考到比較好啊。」他替她著急啊。

如果她考到了執業『葯』師,那他的養生堂就可借她的證件搞一張『葯』品經營許可證,這樣,就算有比較齊全的證件了,以後開分店也比較容易。

她不明白他的真正用意,還道他是單純的關心自己,淡笑道:「咯咯,估計還要幾年才能考到吧。或許,一輩子也考不到呢。」

「不會吧。你一定要考到啊,我還等著你幫我啊。」他心裡涼撥涼撥的。

「幫你?你遇到什麼困難了嗎?」她好奇地眨著美眸,問道。

「說來話長。」他先挾了一塊魚腩肉到她的碗里,然後自己挾了一個魚泡進嘴裡,邊嚼邊感嘆一句。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就說嘛。只要我能幫的,我一定幫你,絕對不會敷衍了事。不過,你有什麼困難要我幫忙呢?」她知道他比自己能力大多了,不明在哪方面可以幫他。

咂了咂嘴,用衛生紙擦擦嘴角的油漬,他才不疾不徐地把自己的養生堂的困境告訴了她,並且把全廣興準備借白道勢力來端掉自己的養生堂的事情也簡略說了一遍,又把自己想得到『葯』品經營許可證的想法也向她說了。

聽了之後,她才知道自己考不考到執業『葯』師原來對他影響很大。

「這麼說來,我壓力挺大的耶~」她神情比較凝重道。

「是啊,我的養生堂需要你幫忙度過難關啊,要是沒有你的幫助,想開分店都比較難。只有你把執業『葯』師考到了,那就可去搞一張『葯』品經營許可證,就不怕全廣興鬧事了。」他如是道。

「誒,那我儘力吧。如果考不到,那怎麼辦?」她欠了他的大人情,確實想幫他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