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07章代美人出手

第0507章代美人出手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16 04:16  字數:8182

如果不想讓姚舒曼看到自己,那隻好藏起來,可是藏在哪裡好呢?王小兵也感到頭大了一圈。

他知道,在情愛方面,就是閨蜜也要有**,不可能拿出來分享的,對於張芷姍來說,她雖還不想讓姚舒曼知道自己與他的關係,但要是被知道了,她也還能接受。

不是王小兵不能接受,而是他還想泡姚舒曼,不想讓她知道。

在還沒有得到姚舒曼的身子開發權之前,他不想使事情變得曲折,按正常情況發展下去,他極有可能得到她的身子。

要是經常刺激她,使她吃醋,那就難說了。風流小農民507

畢竟,女人是感性動物,一旦意氣用事,可能會做出難以意料的事情,說不定三兩天內就找個男人嫁了,那也有可能。

因此,他要盡量避免刺激她。

胡思亂想之際,一陣敲門聲把他的神思拉了回來。

「篤篤,篤篤篤,篤篤。」這分明是姚舒曼在門外敲門,還聽她哼著一首流行歌曲,心情應該不錯。如果她看到室內的王小兵與張芷姍**裸一絲不掛地相擁在一起,那會怎麼樣?

沒人知道答案。

王小兵也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

當機立斷之下,他只好將張芷姍抱進卧室里,然後耳語道:「你去開門,我藏進衣櫃里。」

「好,不過……」她有點羞澀地道。

「沒事的,她不進卧室,難以看到我的。」於是,他以極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又幫她穿上了衣服。

「我下面痛~」她終於道出了難言之隱。

聞言,他忽然記起她不方便之處,可是,也沒有其它辦法了,於是,便立刻抱她出了卧室,到了小客廳的房門前,便放她下來,然後自己一陣風似的踅進卧室里,鑽進衣櫃里。

那衣櫃是小鐵條與帆布拼裝而成的,整個衣櫃不到一米八,分二層,人要想藏在裡面,只能蹲著。他拉開簡易衣櫃帆布上的拉鏈,閃了進去,然後把鏈拉上,這樣,從外面看過來,就看不到他了。

「姍姍,開門啊~」姚舒曼在門外喚道。

「誒,來了~」其實,她就站在門後面,只是等王小兵藏好之後,才敢開門。

但飯桌上面那麼多飯菜,明顯是兩三個人的份量,姚舒曼進來看到之後會怎麼辦?現在也沒辦法了,只好見機行事,走一步是一步了。

於是,「咿呀」一聲,便把門打開了。

「誒,你在裡面幹什麼啊?那麼久不開門。」平時,姚舒曼上來不用敲門,房門便為她打開了。

「呃?啊,我,不是開了門嗎?」張芷姍雖穿上了家常休閑服,但光著腳丫,而且俏臉的紅暈依舊,更重要的是秀髮凌亂,明顯是像在床上激情大戰之後才會有的現象。

幸好,姚舒曼還沒有過床上激情大戰的經驗。風流小農民507

要不,一下子便看出端倪了,饒是沒有經驗,但憑直覺,她也感覺到張芷姍是剛做了快活的體育運動,加上剛才那麼久才來開門,應該是在床上還沒有起來。想到這裡可能有一位陌生男子,她忽然有點緊張。

「你家裡有其他客人嗎?」姚舒曼含笑問道。

「哈?呃,沒有啊。」張芷姍要出盡吃奶的力氣才能站穩,不然,要軟下去了。

「你怎麼不穿拖鞋啊?以前從沒見你光過腳。」姚舒曼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瞥了一眼對方的腳掌,笑道。

「哈?哦,一時忘記了。」張芷姍平時不習慣說謊,驟然遇到需要說謊之際,她倒有點顯得捉襟見肘了。

由對方那吞吞吐吐的話語與羞澀的神情,姚舒曼也隱約猜測到張芷姍可能是認識了新的男朋友,今天正在這裡行房事,只是自己碰巧來到這裡,才撞上了。想到這裡,她倒有點不好意思了。

「誒,買那麼多菜啊,跟誰吃飯呢?」姚舒曼掃視一眼飯桌,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

「哈?沒有啊,我做的……,哦,不是,我買回來的,自己吃啊。早知你會來了,所以買多些,一起吃吧。」張芷姍支吾了一會,才想到該怎麼說。

「真的?」姚舒曼狡黠一笑,便走向飯桌。

在經過卧室的時候,她佯裝不經意地向裡面掃視一眼,想看一看那個神秘的男人到底長得怎麼樣,可是,一瞥之下,沒有看到男人,裡面空空如也,暗忖難道是在門後?於是又多看了幾眼,但看那門後也難以站一個人。

「你看什麼呢?」張芷姍見姚舒曼不停地朝卧室里看,有些尷尬道。

「沒有啊,上個廁所。」姚舒曼覺得如果不是在卧室,那就有可能是藏在廁所了。

不過,當她走進廁所里,又失望了,期待看到的男人沒有出現。

難道是自己多心了?

姚舒曼回到小客廳里,再掃視一眼,這一房一廳的小套房也沒什麼地方可以藏住一個人,思索之間,在飯桌坐了下來,看著那些菜肴,有些已有點涼了,但還能吃,無意之中,瞥見卧室那個衣櫃,從外面看去,挺正常的,不過,如果裡面藏一個人也綽綽有餘。

可是,有必要藏在裡面嗎?

「姍姍,你剛才在幹嘛?」她問道。

「沒幹嘛,就是在家休息啊。」張芷姍還是站在門後面,羞澀道。

「是不是你家來重要的客人了,那我還是先回去吧。」姚舒曼感覺張芷姍不像以往那麼熱情,應該有蹊蹺。

「沒有啊,快吃飯菜吧,買回來半個鐘了,待會冷了就不好吃了。」張芷姍站在飯桌三四米之外熱情招呼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