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06章鴛鴦飯

第0506章鴛鴦飯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15 18:10  字數:3536

要張芷姍凌空尿尿,那就像要她站著尿尿一樣,不是她真的尿不出來,而是她感到羞恥,不敢尿而已。

如今,她被王小兵抱著,下不來,下面又被他的老二攻了進來,正在興奮之中,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她越來越急尿,再熬十幾秒,便熬不住了。

「啊~,放我下來尿尿,啊~,別戳我~」她頗窘道。

「姍姐,就這樣尿吧,沒事的,待會我燒水給你洗澡。」他捧著她的豐`臀一上一下的頻率越來越快,有點喘氣道。

「啊,啊,別戳,啊……」她下面又痛,又尿急,又快活,當真是折磨與享受同在。

「姍姐,尿吧,尿吧。」他咬著牙關,又開始大動起來。

「啊啊……」她張圓了檀口,只有春音噴涌。

不論她多麼不習慣,在尿急的時候也要尿出來,畢竟屎可忍,尿不可忍,到了忍耐的極限,那就自然噴尿了。

約莫二十秒之後,在她還沒暈過去之前,她的尿便噴了出來,像一條小小的噴泉,射在他的小腹下面,再滴到馬桶上面,像是下雨一樣。尿出來之後,那股舒服感與下面的快感一起涌到腦中樞神經,使她真的快要成仙了。

他收腹挺胸,勢要將她送上**上面。

大約六分鐘之後,她又啊地嬌呼一聲,隨即,身子一軟,便暈過去了。

他的老二還深深地鑲嵌在她的神秘山洞裡,此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即,把精華輸送到老二上面,等到精華都準備妥當之後,便氣聚丹田,力凝老二,輕輕一抖,終於開炮了。

那一剎那,天都亮了。

每次開炮,他都感受到生命的升華。

男人能開炮,當真奇妙無窮。這是一種高尚的貢獻精神,不但利已,而且還利人,是人類流傳下來的優良美德。

本來,要燒水給她洗澡的,不過,飯菜已打回來了,要是不先吃飯,飯菜涼了就不好吃了,於是,只好用衛生紙將兩人身上的尿水擦拭乾凈,將廁所沖洗一遍,然後抱著她出了廁所,坐在飯桌前,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老二繼續深卧在她的神秘山洞裡,感受她的肉動。

隨即,揉她太陽穴,掐她人中,把她弄醒。

「嚶嚀」一聲,她又悠悠醒轉過來。

經過他數次的耕耘,她身子軟綿綿的,可塑性非常強,想怎麼揉`搓都可以。是以,他左手摟她的纖腰,右手祭出鐵爪功,在她胸前的堅挺雪山上攀登遊玩。

「啊~,別揉,好酸~」她輕輕一扭豐`臀,才感到他的老二的存在。

「姍姐,我們吃飯吧。」他輕輕地拍著她的美`臀,道。

「啊~,你下面怎麼還在我裡面呢?嗯~,你不會還想要吧?」她第一次知道女人其實也有達到滿足的時候。

「等吃完了飯,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他確實還有這個能力。

「嗯~,別,人家下面好痛呢,嗯~,都是你,現在更痛了,你還在人家裡面。」她揮舞著小粉拳輕捶他的結實胸膛,撒嬌道。

「哈哈,那我們吃飯,待會燒水給你沖涼。」說著便用一次性筷子挾了一塊豆腐給她吃。

她張開檀口,銜了進去,吃了一半,又用檀口對著他的嘴巴,將剩下的半塊豆腐餵給他吃。他也一口便吃了,隨即,祭出柔舌功與她又激吻了幾分鐘,再挾一塊豆腐給她吃,而她又把半塊豆腐喂進他的嘴裡。

兩人這樣你儂我儂地吃飯,感覺非常美妙。

偶爾,他捧著她的美`臀做幾次上下運動,與自己的老二微微摩擦一下,能增加食慾。

「不許再動~,嗯~,人家下面真的痛呢~」她緊緊摟著他的脖頸,嘟著紅唇,一副溫柔的樣子。

「姍姐,以後我們找一天,整天在家裡做,怎麼樣?」自從董少容向他提過這個建議之後,他也頗想去實踐一次。

「嗯~,不~,要是那樣,人家下面可能要痛一個月呢~,嗯~,我不~」聽他說要干一天,她就心驚,畢竟,現在只是幹了一個多小時,下面便受不了了。

「多鍛煉,下面就不會那麼痛了。」他輕拍她的美`臀,笑道。

「嗯~,不許你胡說~」她用胸前兩座雪山去磨他的胸膛。

作為回報,他又捧著她的豐`臀上下了幾次,一陣陣快感瀰漫開來,整個人都興奮起來了。她撒嬌地扭著身子,不讓他輕易得手,不過,他老二反正是卧在她的神秘山洞裡,其實他動,或者她動,都是一樣的,不論是上下動,或左右動,都能產生摩擦。

兩人小小地互動了一會,他挾了一塊瘦肉進她的檀口裡。

而她也情意濃濃地用檀口把半塊瘦肉喂進他的嘴裡,接著又要舌吻一會,再吃飯菜。

這樣吃飯,速度雖慢,但頗為溫馨,頗為有味道,頗為有激情,比吃燭光晚餐還要更勝幾籌,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這種鴛鴦飯,真是羨煞神仙。男女下面緊緊地連接在一起,上面則在你喂我,我喂你,那樣津津有味地吃著飯菜,當真有情有調,舉世罕見。

約莫吃了十多分鐘之後,兩人都恢復了些體力,於是又小動起來。

她下面還痛,是不太想乾的。

不過,他雙手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硬是又搞了十幾下,使她下面又溢出不少泉水。

「啊~,啊~,別戳我~,啊~」她剛剛恢復了一點力氣,又被他捧著來干,身子再次癱成一灘爛泥。

「姍姐,我沒有戳你,是你自己在動。」風動?樹動?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