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502章她身子軟了

第0502章她身子軟了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13 19:53  字數:3563

男人與女人一樣,只要欲`火來了,那理智就會降低。

在性`愛面前,人類與普通的動物其實沒多大分別,甚至還會比普通動物更瘋狂,做出許多新花樣,將這項本能運動發揮到極致,或者用藝術的手法來裝飾它,使它更具觀賞性。

不像普通動物那樣,雄的跟雌的要結合,那動作頗為簡單,沒有多少招式可言。

而欲`火最為奇妙,不論那人的身份多麼尊貴,多麼高尚,在欲`火來了之後,跟身份卑微或下賤的人一樣,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好好地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據王小兵一年多的在花叢里採花積累的經驗來看,越是矜持的女人,心底里的欲`火就越強盛。只要引導得當,把她的欲`火引出來,那就會像火山爆發一樣,比普通女人更需要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像張芷姍這種有小矜持的少婦,一旦被攻克了下面的神秘山洞,那她的愛意就像長江之水,滔滔不絕地向下湧出來。

而王小兵採取的方式,正是要將她的欲`火引出。

欲`火來了,她擋也擋不住。

到了欲`火焚身之際,便是他在她身子上開發的時候。她本來就有點喜歡他,只要他勾引得恰當,那便可馬到功成,創造出一次經典的激情大戰。

如今,他已使她著迷了。

不過,要徹底粉碎她的矜持,那必須要佔領她胸前兩座堅挺而飽滿的雪山,不然,一切都是妄談。當然,能把她下面那最重要的一點攻克,也照樣可以粉碎她的矜持。

她不肯將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都是矜持在作怪。

一旦矜持沒了,那她就放得開手腳,敢與他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如今,被他幾種高超的功夫作用在身子上,她經脈里的欲`火節節攀升,衝擊著她心底的那抹矜持。她腦海里已初現春`宮圖,正在著迷之中。她也想拒絕他,但體內的欲`火告訴她:不要。

於是,她也不知如何是好了,任由他在自己的身子上愛撫。

正在她陶醉之際,他忽然用牙咬著她的胸罩往外一扯,豁啦一聲,便把她的粉紅胸罩弄開了。

「啊~,你怎麼又來弄我的胸罩呢~,嗯~」她左手捂著飽滿的雙峰,右手握著小粉拳,輕捶他的肩膀,嬌聲道。

「姍姐,我不是故意的,一不小心,就碰掉了你的胸罩。」他灼灼雙目盯著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咽了一口口水,道。

「嗯~,快把胸罩給我~」她掙扎著要俯下身去撿胸罩。

不過,他忽然張大嘴巴,往她酥胸湊了過去。

她嚇了一跳,連忙用右掌擋住他的嘴巴,不讓他湊過來,嬌聲道:「啊~,別過來~,啊~」

「姍姐,別怕,我只是想看清楚一些你的肌膚。」他咂著嘴道。

「你放開我~,啊~」她輕晃豐`臀,頓時又帶動了他的雄壯老二,感受到他老二越來越強壯,越來越熱情了。

「姍姐,讓我抱一下。」他真誠道。

「嗯~,那你別過來~」其實,她是叫他別吻她的酥胸而已。

「好。」他知道她心底里的矜持在作怪,於是,改為迂迴曲折的進攻方式,雙手繼續愛撫她的脊背,而嘴巴則施展出柔舌功,再次堵住她的檀口,與她激吻著。

他要先使她的情緒穩定。

果然,在他精心的侍弄之下,她又歸於平靜,閉著美眸,在全心全意地享受那無窮的快活了。他還沒進攻她胸前兩座雪山,是以,她的上衣與胸罩雖被脫掉了,但沒感覺虧多少,情緒漸漸穩定下來。雙手捂著雙峰,沉浸在愛意之中。

約莫三分鐘之後,他的舌頭又開始移動了。

先吻她的臉頰,然後從她的玉脖往下滑,輕輕舔著她圓潤的雙肩,感受那股淡淡的滑膩,實在是一件頗為美妙的事情。

「嗯嗯嗯……」

她貝齒輕咬著紅潤的下唇,俏臉紅暈飛舞,長而黑的睫毛輕輕挑動著,醉眼半眯,秋波宛轉,誘人之極。

聽著她的春音,便如充了電一樣,他渾身幹勁陡增數倍,欲`火自然也水漲船高,膽子也更大了,於是,在舔著她雙肩的時候,兩眼掃視一眼她兩座雪山,見她一雙玉手只是虛捂著雙峰的山頂,山腰及山腳以下並不設防。

以他豐富的採花經驗,雖只看了幾眼,便知進攻點在哪裡了。

於是,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舌頭一轉,便下滑到了她雪山的山腳處,輕輕地舔起來。

「啊~,別吻~,啊~」她渾身打著激靈。

「姍姐,你的胸脯好嫩`滑。」他乃武林高手,邊施展柔舌功邊說話,那是家常便飯。

「啊~,你~,嗯~」她佯裝微嗔,但玉`唇泛起的那抹笑意,可知她內心是喜悅的。而她也沒有用手去推他的腦袋。

他由此可知,她正在享受之中。

於是,加了二分功力,舌頭又滑上了她左雪山的山腰。如果不是她的手掌捂住了兩座雪山的山頂,他必然已登上了她雪山的山頂。

她身子輕輕地震顫著,打著激靈。

他知道如果用手去拉開她的手,反而會惹起她的抵觸情緒,只有讓她自然鬆手,才是上策,於是,他便將舌頭往側一移,瞬間便滑進了她那又深又窄的乳溝里。

「啊~,好酸~,啊~」她騰出右手,輕輕推他的腦袋。

「姍姐,讓我吻一下。」他用了二分力,將腦袋貼在她雪白的胸肌上,然後,舌頭完全伸了出來,探進她的乳溝里,在裡面肆意地攪動。

「啊哦~,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