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99章只有美女能治的心病

第0499章只有美女能治的心病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12 00:36  字數:8092

打架就是這樣:看起來兩人沒什麼大差別,但一動起手來,便見真章了,真正善於打架的人,動作敏捷,眼明手快,又狠又准,動輒都是擊在敵手身體容易受傷的部位,從而輕易收拾敵手。

剛才,王小兵拳打姜鑫的臉面,腳踹短髮磚頭男的小腹,正是此道。

那個短髮磚頭男的體格甚至強壯過王小兵,但也經不起他重重的一腳,倒地不起。而中分髮型磚頭男的體格還比不上短髮磚頭男,可想而知,他心裡已泛起幾抹濃濃的怯意,手裡雖有磚頭,也不敢再衝上去了。他見兩個同夥都還沒起身,自己一人,估計不是王小兵的對手,只想等到同夥起來之後,一起圍攻對方。

可是,王小兵不會給他機會。

那兩個門衛見王小兵身手如此了得,不禁面面相覷,好像互相在詢問:你看到他是怎麼打倒對手的嗎?

而沈若蘭一顆高懸的心也恢復了正常狀態,心底的那股緊張漸漸消散了。見王小兵真的是能收拾三個可惡的混混,她對他頗為佩服,美眸里射出嘉許的神色,玉`唇上泛著淡淡的笑意。俏臉上的煞白也被紅潤所代替。她感覺他是那麼的高大威猛,那麼的陽剛堅毅,那麼的強壯無敵。

剎那間,他光輝的形象便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田裡。

而那個中分髮型磚頭男氣勢一下子矮了一截,在王小兵面前居然微微輕顫起來,看著對方那如刀一般鋒利的目光,打心底里升起恐懼。

「小子,別過來,我告訴,老子發起怒來,鬼都要怕!」中分髮型磚頭男見王小兵步步逼近,嚇得不停後退,退到車棚邊,已沒地方可退,便強作鎮定,喝道。

「砸我摩托這筆帳怎麼算?」王小兵扳著指骨,必剝作響,冷道。

「至多賠你幾十塊!別過來,一磚頭砸死你!」中分髮型磚頭男高高揚起握著半塊磚頭的右手,惡狠狠道。

「幾十塊?那你留著買棺材好了!」說話間,王小兵那虎目驟然間神光炯炯,堅毅的臉龐透出一股令人顫抖的殺氣。

「別過來,媽了那個逼,別以為老子怕你!」中分髮型磚頭男掄著右手砸向王小兵。

王小兵身形往左一閃,同時使出一招小擒拿手,左手一把握住對方的右手腕,並且往外擰轉,借勢將對方的右手挾在腋下,旋即掄起右拳,雨點般打在中分髮型磚頭男的頭上。

「砰砰砰……」

「唉呀唉呀……」

前一種聲音是王小兵鐵拳轟在中分髮型磚頭男的頭上,手上發出的聲響。後一種聲音是中分髮型磚頭男慘叫的聲音。

轉眼間,中分髮型磚頭男鼻血、牙血橫飛,臉青鼻腫,大有天篷元帥的偉岸相貌。

「小兵,小心!」

正在王小兵痛打中分髮型磚頭男的時候,忽然聽到沈若蘭高聲呼喊道。

剛才被打倒的姜鑫爬了起來,也拾起半塊磚頭,從後面沖了過來,想要從背後給予王小兵最友好的問候——砸一磚頭。

其實,不用沈若蘭提醒,王小兵也聽到背後傳來腳步聲,他只是佯裝不知而已,讓姜鑫衝過來,這樣倒省了自己不少麻煩,不然,對方要是逃走了,自己還有可能追不上呢。

姜鑫快要衝到王小兵的背後,見他沒有回過頭來,不禁大喜。

其實,他已中了王小兵的計。

「屌毛,去死吧!」姜鑫高高揚起右手,將磚頭重重砸向王小兵的腦袋,想要一下子把他砸暈過去。

可是,當他的磚頭高速落下之際,王小兵忽然一個轉身,左腋依然挾著中分髮型磚頭男的右臂,右手則一把掐住中分髮型磚頭男脖子,將他往自己背後帶轉。這樣一來,王小兵與中分髮型磚頭男剛好調換了一個位置。

只聽到一聲「篷」的巨響。

姜鑫手中的磚頭正好砸在中分髮型磚頭男的腦袋上,一下子將他砸暈了,並且鮮血直流,怵目驚心。看著砸中了自己人,姜鑫吃了一驚。其實,他也想收手,可是,本想儘力砸王小兵的,使出了吃奶的力氣,而且距離那麼近,縱使停下來,照樣還會有一個向下的慣性。

在姜鑫愕然那一刻,王小兵一個鞭腿,打在對方的頭上,差點把姜鑫打得暈死過去,側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那個短髮磚頭男好不容易爬起來了,但剛才吃了王小兵一腳,小腹還隱隱作痛,從地面上抓起那半塊磚頭,惡向膽邊生,又沖了過來。

不過,三個都打不贏一個,如今單挑,短髮磚頭男就更沒有希望了。

三下五除五,王小兵就將他打倒在地,像踢皮球一樣,無影腳不停地落在那廝的身上,篷篷發響,夾雜著那一句句「唉喲唉喲」,有幾分像是在表演音樂劇。

將三個鳥人打倒在地,也只不過花了四五分鐘而已。

在還沒有開打之前,姜鑫三人還自認為己方一定能收拾王小兵,出一口惡氣,以泄當日在賭場鬱積的的恨意。可是天公不作美,使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反倒被對方狠狠揍了一頓。至此,他們才知道王小兵是名副其實的樹林四少之首。

東興醫院的兩個門衛也不怎麼認識王小兵,起先替他捏一把汗,如今見他如此了得,都為自己剛才沒有豪爽相助而感到不好意思。

而在場的人之中,最歡喜的便是沈若蘭了。

她被姜鑫威脅,心裡憋著一股悶氣,早就想抽姜鑫幾個耳光了,只是想到抽對方几個耳光,對方可能會還回幾十拳,以自己的體質而言,經受不住那麼強烈的拳頭問候,於是才作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