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93章跟她進了廁所

第0493章跟她進了廁所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09 06:09  字數:8108

開通了,休息一下眼睛吧,聽聽書也不錯哦!

對於愛情來說,男人與女人幾乎一樣,都希望獨佔對方的心。

如果對方的心不完全屬於自己,那就會發生爭吵,甚至最後分手。愛情是甜蜜的,但愛情也是自私的。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可以很大度地與情敵一起分享自己心愛的人,雖然情敵不能從心愛的人的身上帶走什麼,只是分了一點愛心而已,但這已教人不能容忍。

董莉莉已願意與安雲秋一起服侍王小兵,她是作了很激烈的思想鬥爭,才能做到這一步的,如果又得知蕭婷婷與他有一腿,那她又要重新作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才有可能接受這個事實。

她是否能接受,現在還是個未知數。

王小兵唯一可以做的是,他盡量去說服她,讓她接受這個事實。他有這個信心,但能否百分百成功,還要到了那時才知道。

畢竟,世事難料。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很多事情是會變化的。

他算比較了解董莉莉,只要能使她快活,那什麼都好說,而他又有資本使她快活,是以,只要好好地勸說,還是能使她聽話的。

忽忽之間,便到了中午放學的時間。

這是同學們最開心的時刻,畢竟可以不用管老師,不用管課本,不用管作業簿,湧出教室,直接去飯堂吃飽肚子再說。

人生在世,如果不用吃,那會省出多少錢?

但若不用吃了,估計人生的樂趣也會減半了,吃與玩各占人生一半的樂趣,據說神仙不用吃,也不注重玩,這樣看來,神仙也是一個很枯燥的職業,怪不得世上那麼少神仙,可能是人類大徹大悟,知道做神仙沒意思,才選擇做人的。

王小兵雖不是神仙,但經常快活似神仙。

想到下午要去見沈若蘭,他便有些興奮。這是一種挑戰,一種嘗試,作為一名採花老手,對於向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妙齡美女發起追求,成與敗其實沒能說明什麼,畢竟失敗是成功之母。

不過,如果失敗了,那說明他的技術還有待提高。

幸好,沈若蘭對他有些好感。

男人想泡妞,必須要得到妞的好感。不然,一切都是是妄談,想上床,幾乎不可能實現的。當然,採取霸王硬上弓這種情況,不在討論範圍之內。

正在他將語文課本丟進抽屜,準備去吃飯,然後到小樹林集市去買點小禮物送沈若蘭的時候,董莉莉與蕭婷婷殺了出來。

「誒,小兵,吃了午飯之後準時來這裡,我們幫你輔導化學。」董莉莉將一綹垂下的秀髮束進發圈裡,道。

「中午?明天行不?」看著董莉莉半舉著雙手,一手握著秀髮,一手將發圈撐開,而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輕輕地聳動,那姿勢特別撩人,他好想湊嘴過去,祭出柔舌功,銜住她雪山山頂上那粉紅的一點,嘬嘬地痛吻一番。

「怎麼了?又想反悔了?」董莉莉瞥見他那火熱的目光盯著自己的酥胸,既歡喜又微窘,畢竟周遭還有其他同學。

別的且不說,單是蕭婷婷看到這一幕,就使董莉莉有點尷尬。

而蕭婷婷確實也瞧見了王小兵兩眼發光的特異現象,不用多想,憑直覺便知他在看什麼了,心裡湧起淡淡的醋意,暗忖他只對董莉莉有意思,而對自己沒什麼意思,不然,他應該也會看向自己才對。

正在這麼想的時候,他那灼灼目光便移到了自己的酥胸上。

剎那間,蕭婷婷胸臆間那抹醋意煙消雲散了,心田裡泛起一抹喜悅與甜蜜,俏臉也升起一層紅暈,瞥了他一眼,剛好與他的目光相接在一起,頓時感受到他那濃濃的情意,情迷意亂的,急忙移開了視線,而俏臉更紅了,一顆芳心也怦怦跳個不停,有如鹿撞。

「誒,你看什麼呢?」董莉莉見他目光移到了蕭婷婷胸前,幽幽道。

「哈?」他回過神來,訕訕笑道:「你們的校服不是同一批次的吧,顏色有少許的差別。」

聽他這麼說,兩美女都努了努紅唇,明知他是在狡辯,但也不想再追究下去。

「你中午記得要來哦。」董莉莉叮囑道。

「行。」他火一般的目光又落在了董莉莉的酥胸上,還咂了咂嘴。

「走吧,我們先去吃飯,誒,我去洗洗手。」蕭婷婷知道他待會又會把視線移到自己的身上,便找了個借口,先出了教室,到廁所去洗手了。

轉眼間,教室里只剩下王小兵與董莉莉了。

掃視一眼,教室里空蕩蕩的,豎起耳朵一聽,外面走廊也沒有腳步聲,於是,他雙手一掀,把董莉莉的上衣掀起來了,立刻將頭鑽進她的上衣里。

「啊~,你幹什麼啊~」董莉莉肉跳了一下。

「老婆,讓我吻吻。」說著,他已登上了她胸前的左雪山,銜住那粉紅的一點,盡情地吮吸起來,同時,雙手祭出鐵爪功,捧著她左雪山,肆意地揉`搓起來。

「啊~,啊~,別那麼大力,啊~,她就回來了~」董莉莉渾身酥軟,既興奮又擔心,畢竟這是教室,不想被蕭婷婷瞧見春`宮圖。

「就吻一吻。」他快速地在她兩座雪山上深吻著。

她雙手摩挲著他的腦袋,微微嬌`哼著,享受他柔舌功的侍弄,俏臉的紅暈極為迷人,醉眼半眯,秋波撩人。

轉眼間,他便吻遍了她的雙峰,在上面留下了獨特而珍貴的口水,作為到此一游的憑證。而且,連她那又深又窄的乳溝也遊玩了一遍。

這時,才聽到有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