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92章拈花惹草

第0492章拈花惹草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08 15:02  字數:3536

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難以理解愛情到底為何物。

沒有愛情的時候,心境可能比較平靜,情緒不會大起大落。

一旦有了愛情,喜怒哀樂便常現,或許因為對方一個微笑,心裡便能興奮好幾天,或許因為與對方吵了兩句,心情就會糟糕得很,吃飯不香,睡覺不甜,這都是愛情在作怪。

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有了愛情,那就會關注另一個人的一切。

蘇惠芳便是如此。

以前,她還沒怎麼喜歡王小兵的時候,對於他的言行舉止不太在乎,換言之,就是他出了什麼大事,她也不會有多麼悲傷可言。

後來,漸漸地,她心裡有了他的位置,便越來越在乎他了。對於他的一切,她都感興趣。只要想到他有危險,她便提心弔膽。縱使假意對自己說不要理他,但一點作用也沒有,還是照樣那麼關懷他,思念他,見到他平安坐在教室,便覺得很安心,要是哪一天他曠課了,便會想他是不是去打架了,會不會受傷,想著他可能會受傷,她就坐卧不安。

而且,一旦想到他可能出校外泡妞,她就會湧起很濃的醋意,還在心裡暗暗咒他,希望上天讓他身上多長几顆痘痘,以此來懲罰他。

每次他曠課,她都想等他回來就狠狠批評一頓他。

可是,當見到他之後,高興還來不及,根本狠不起來批評他了。

如今也是,王小兵本想悄悄從教室後門進去的,但被她瞧見了,只好向她走了過去。蘇惠芳瞥了他一眼,問道:「昨晚怎麼又曠課了?」

「呃,昨天傍晚跟朋友喝了兩杯,突然感覺胃有些不舒服,就去東興醫院看了看,說沒什麼大事,叫我下午再去照照X光。」他臉不紅,耳不熱,道。

本來,她已打好了腹稿,要說他兩句。

但聽他說胃不舒服,她立刻關心道:「你有胃病?嚴不嚴重?你自己不是可以配製健胃丸嗎?」

「我就是想去詳細檢查一下,感覺沒什麼大事,但去查清楚比較好。如果是比較輕度的胃病,吃健胃丸就行了。如果是重度的,就比較麻煩。」他煞有介事道。

「那你要注意健康啊。」她忍不住流露心聲道。

「知道了。」他微笑道。

見他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燦爛笑容,她忽然意識到自己對他太關心了,俏臉便浮起了淡淡的紅暈,美眸也不敢再迎視他,連忙看向別處。

而他一雙灼灼目光卻在她曼妙多姿的身子上逡巡,從她紅潤俏麗的臉蛋往下看,細細品味她如玉雕的脖子,圓潤的雙肩,還有那高隆而堅挺的兩座雪山,盈盈一握的纖腰,滾圓而修長的美腿,看著看著,他的神思便飄到了她的兩腿`之間,不禁咽了一口口水,暗忖要是用老二到她胯下進行友好的訪問,那就美妙之極了。

教室里的同學都在朗朗讀書。

而教室門口的蘇、王二人卻像是置身於另一個世界,彼此都沉醉在那溫馨的二人世界裡,是那麼的舒服,教人不忍離開。

她早知他對自己有意思了,而且,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還被他一度佔領過,想起他那高級的柔舌功與鐵爪功,她身子便酥軟起來,妙目瞥了他一眼,見他還是含情地凝視著自己,心裡湧起一抹莫名的喜悅,喜形於色,嘴角溢出淡淡的幸福笑意,抿了抿紅唇,道:「都上課了,還不去進。」

「好,是了,蘇老師,我下午可能還要到東興醫院去檢查一下,所以要請假。」他是想早些去找沈若蘭談一談,畢竟一天沒得到藥品經營許可證,心裡就一天沒有安寧。

「行,以後千萬要注意健康。」她還有千言萬語想對他說,只是限於二人的關係,又不好意思說出來。

如果不是在教室門口,他真想立刻擁抱她。

如今,只能意`淫一番。

「還不進去?」她見他還在欣賞自己的身子,既高興又害羞,畢竟還是黃花閨女,沒有經歷過激情大戰,對於男人的關注目光,多少有些忸怩。

「好。」他咂了咂嘴,想起曾在她的乳溝與雪山上修鍊過柔舌功與鐵爪功,便渾身熱烘烘的。

進了教室,回到座位。

蕭婷婷與董莉莉都在朗讀英語課文,見他來了,都停了下來,轉過頭來,瞥了他一眼。其實,她倆都有很多話要說,但又不知說哪一句好。

「誒,你昨晚去哪裡了呢?」董莉莉盯著他,問道。

「跟朋友吃了飯之後,感覺肚子有點不舒服,就到東興醫院去看了看。」他將胃不舒服改成了肚子不舒服。

「你生病了?」蕭婷婷的俏臉現出關切的神色,柔聲道。

「沒什麼事,下午還要去照照X光,可能是吃了不幹凈的東西,有點腸胃炎。」他胡謅道。

「小兵,你昨晚去哪裡吃飯?我們吃飯的時候,怎麼沒見到你啊。」謝家化昨天傍晚大吃了一頓,當真回味無窮。

聞言,王小兵感到頭都大了一圈。

本來,風平浪靜的,被謝家化這麼一問,倒會使董、蕭兩美女心裡生出許多狐疑。剛才說了跟朋友去吃飯,不論說哪位朋友,謝家化幾乎都認識,只要他再多問幾句,那自己都要露出馬腳了。

於是,連忙道:「你們在一樓吃,我在二樓吃啊。」

「我後來上二樓找你,也沒見你,你在哪裡的二樓吃啊?」謝家化追問道。

兩美女睜著黑而明亮的眸子,凝望著王小兵,看他怎麼說。蕭婷婷還沒與他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心靈還沒完全融合在一起,對於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