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78章美人見上帝

第0478章美人見上帝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10-01 19:40  字數:3500

一般來說,若不是自己真的解決不了的問題,杜秋梅也不會請王小兵幫忙的。

換言之,她遇到的問題都是比較麻煩的。

王小兵聽她的語聲,便知她確實有點大麻煩了,她是他的情人,情人有難,他當然會全力相幫,問道:「梅姐,出了什麼事?」

「就是啤酒的事,上次請你幫過忙,那個渾蛋也答應了你,現在,他又反悔了,今天叫人過來跟我說了,要我在他那裡進貨。」杜秋梅明顯有點氣憤道。

「全天雄又要你從他那裡進啤酒?」王小兵問道。

「是啊,說要是不從他那裡進貨,就要砸我的店鋪。你說我怎麼辦好呢?我現在只有依靠你了。你肯不肯幫我呢?」她柔聲問道。

「這個忙一定要幫的。再大的忙,我也會也幫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不會讓他囂張霸道。」他安慰她。

「我知道你是個有情有義的人。我沒有看錯你。能跟著你,我感到很幸福。」杜秋梅的聲音有些沙啞,明顯是感動所致。

一個女人,能遇上一個擁有不世出老二的男人,而且,還能得到那個男人的真心關懷,可以作為避風的港灣,有這樣的男人,哪個女人不會感動呢?

是以,杜秋梅是真的感動。

「梅姐,那些人還在你的店裡嗎?」王小兵問道。

「還在。有三個青年,他們一跟我說,我就叫他們先等等,一會給答覆他們,就出來打電話給你了。」杜秋梅連忙道。

「好,你先拖住他們,我這就過去。」他叮囑道。

「好,那你快點來啊。」要是他不去,那她就悲催了,畢竟以她的實力無法跟那些混混拚下去。

而這種事,報警也沒什麼效果的。一旦有人來砸店,除非當場捉到砸店的歹徒,不然,就像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損失只能自己來背。

王小兵掛了電話之後,走進教室,道:「誒,我有點事,要出去一下。」

「哼,早就知道的啦。你坐著就不能安靜,上次叫你爸來,這次又叫你朋友打電話給你,你倒挺會折騰我們的呢。」董莉莉不太相信他是真的有事要去辦。

「是你的朋友有事嗎?」蕭婷婷柔聲問道。

「是啊,有人在她的店鋪里搞事,我去看看。」他如是道。

「危不危險呢?」董莉莉聽說他要去打架,緊張起來,問道。

「有一點點危險吧。不過,我叫上黑牛一起去,那就沒什麼危險了。」以他與謝家化二人的打架能力,等閑幾個人都不會放在眼內。

「那你要小心點,千萬別傷著自己。」兩美女知道他執意要去的,只有在心中暗暗為他祈禱,祝他平安。

出了教室,下了樓,回到男生宿舍。

謝家化正躺在床鋪上呼嚕呼嚕地大睡,那副邊睡邊流口水的窘態,著實讓人不敢恭維。他睡覺的時候,要是誰把他弄醒了,他會發飆的。不過,有一個人除外,那就是王小兵。

「黑牛,上課了。」王小兵坐在床鋪前,搖晃著謝家化。

「麻痹,老子睡得正香,小兵,別搖我啊,痛苦。」謝家化轉了個身,繼續大睡。

「算了,本想叫你一起去打架,你要睡覺,那我自己去了。」王小兵站了起來,丟下一句,往宿舍外走去。

「好!什麼時候去?」謝家化翻身起床,立時清醒過來了,整個人龍精虎猛的。

「現在啊。還不穿衣服。」看著只穿著褲衩的謝家化,王小兵笑道。

「好!麻痹,渾身沒勁,不去打架都快要死了。麻痹,跟誰打啊,有多少人,太少了不過癮,要有幾十人才爽,麻痹,老子帶一條大鐵棍去,掄起來打人才夠過癮!」謝家化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

宿舍的門角處放著一條一米五長的鐵棍,約莫有小臂粗,雖不是實心的,但很重,一般人拿起來,莫說用來打架,就是拿著都感覺費力,但謝家化握著,還說不夠重。

「不用帶鐵棍,用拳頭打才爽啊。」只有三個混混,帶一條鐵棍去,簡直就是浪費。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道。

「用鐵棍打才爽。」謝家化將鐵棍扛在肩上。

「不練拳頭,以後拳頭越來越沒力。我在醫書上看的,打架要多用拳頭。」王小兵以專家的口吻道。

「真的,那好,不帶鐵棍去了。」謝家化把鐵棍放在了門角處,跟著王小兵出去了。

兩人到停車棚,推出摩托,騎著摩托,朝小樹林集市馳去。

之前,王小兵也算是給了面子全天雄,才去跟他談判,並沒有動武。那時,也還沒有跟三個老古董完全決裂,當時只想以和為貴,將彼此的恩怨化解掉,因此,也不想因那事而使雙方的火爆關係更加緊張。

如今卻不同了。

反正都已與三個老古董翻臉了,無須再顧慮。

既然全天雄出爾反爾,那就不必再給面子他了。雖然斗戰起來,自己未必會勝出,可是,杜秋梅是自己的情人,情人有難也不幫,那就說不過去。自己不去幫她,也沒人敢幫她了。

轉眼間,便已到了小樹林集市食品門市部。

王小兵的「養生堂」就在對過街。

停好摩托,與謝家化走進店裡,一眼便見到杜秋梅正站在店裡跟三青年說話,便打招呼道:「梅姐。」

「小兵!你來了!」看到王小兵,杜秋梅就像看到上帝,只有上帝能助她,世界之大,她只能依靠他了,心裡的絕望頓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充滿了希望,俏臉上的緊張之色也消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