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71章為愛而勇敢

第0471章為愛而勇敢 (1/4)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9-27 13:29  字數:8031

其實,蕭婷婷早被王小兵抱過,這不是第一次了。

而且,他對她有恩,縱使沒恩,她也對他有意思,由朦朧的愛,漸漸地發展成為一種深刻的相思。

要不是他有了董莉莉這個正牌女友,那蕭婷婷早就投入他的懷裡了。

如今,只因董莉莉與她同班,心裡雖喜歡王小兵,但也不想與董莉莉競爭,畢竟,她與董莉莉是同學,也算是好朋友,她沒有那種要挖牆腳的意思。隨著日子的流逝,她對他的情意越來越濃,可是,平時也不敢表現出來,只窩在心田最深處,只有當在夜深人靜之際,她的腦海里才會浮現他的音容笑貌。

如果某一晚想他了,那她多半是要有點失眠的。

她與他處於一種很微妙的關係之中,進一步可成為戀人,退一步至少也還可以是普通朋友。

不過,女人與男人之間,是很少有單純普通朋友這種關係的,要麼是炮友,要麼就是陌生人,絕少有男女兩人一輩子都是普通朋友這種事例。

現在,她被他抱住了。她打了個激靈,既想被他這樣一直抱下去,但又怕被董莉莉看到,那後果當然會有點尷尬,或者會由此引發一點爭吵,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她根本沒有心理準備與董莉莉吵架。

是以,她有點擔心。

「婷婷,你的身子真香。」他已從座位上走了出來,但雙手還抱著她,瞬間便已走到了她的身邊。

「啊~,別戳我~,啊~」她連連打了幾個激靈,豐`臀被他那雄壯堅挺的老二點戳幾下,渾身酥軟了,嬌聲怯怯道。

「我沒有戳你,我那裡是那樣的,別怕,它不會出來的。」他的老二已伸進了她的兩腿`之間,卧在她那條又深又窄的股溝里。雖是隔著幾重布料,但那滾熱的溫度,一樣傳遞到她的肌膚之上。

「莉莉要回來了,快放開我~」她道出了心中的憂慮。

「好,讓我吻一下。」他也知道要是被董莉莉瞧見了,那她多半會醋意大發,引她不悅,那倒是自己的錯。

可是,如今已抱了美人在懷,要是不一親芳澤,又不甘心,如果現在是下了晚修之後,那他就要放大膽子嘗試一番,看能不能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以他的估算,只要自己把握好一點,也有五成機會耕耘她的身子。

去一趟廁所,如果是小號,那五分鐘左右就行,如果是大號,那十多分鐘也就行了。

董莉莉已出去了一分多鐘,至多還要三分多鐘就要回來了。

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想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是肯定不夠的,就是蕭婷婷願意自己脫褲子,他也難以如願耕耘她的身子,畢竟三分鐘時間太短了,他的老二還沒開始熱身,就要停止下來,那簡直是一種折磨。如果那樣,他自己倒可能會受內傷。

是以,寧願不幹,也不要只碰一下她的神秘山洞就半途而廢,那實在是得不償失的事情。

不能開鑿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那隻好吻一吻她的檀口了。

於是,他左手抱住她的酥胸,感覺那股彈性與溫潤,右手則將她的俏臉扳過來,隨即,祭出柔舌功,堵住了她的檀口。

「嗯嗯嗯……」

她佯裝不願意,但只是鼻端哼出春音,卻又不再別過頭去,因為他已不用手去扳她的腦袋了,完全是她自願保持偏過頭來與他接吻的。

起先,她不肯張開檀口。

在他舌頭萬分誠意的敲門之下,她終於讓他進入了檀口。

隨即,兩條舌頭糾纏在一起,發出清脆悅耳的「嘬嘬」聲,響徹教室。她也從他那裡學會了柔舌功,師徒二人切磋起來,有姿有勢,乃激吻中的典範。

一般來說,他在同一時間能施展出兩種功夫,如今已祭出了柔舌功,而雙手還閑著,這樣會使其它功夫生疏,便立刻舞動雙手,祭出鐵爪功,在她胸前兩座堅挺高聳的雪山上肆意攀登起來。

「嗯嗯嗯……」

她抵擋不住他鐵爪功的進攻,差點連骨頭都酥軟了,但又說不了話,只能用一雙玉手去握住他的兩手,不讓他那麼大力地揉`搓自己的酥胸。

不過,他的鐵爪功乃成名已久,功力頗為深厚,每一抓,每一揉,每一搓,都具有大家風範,力量之雄渾,爪勁之精深,都不是她所能換擋的。她一雙玉手想要阻止他的鐵爪功登山,那簡直就是不自量力,以螳臂當車,痴人說夢話。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

他不得不抓緊時間攀登她的雪山,下面的老二也沒閑著,在她的股溝里不停地摩擦,在她股溝里小小地開發一回。這是隔著褲子的,所以不用經過她同意的。

「啊~」

她終於感到疼痛了,別過了頭,嬌呼一聲,身子倚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快要軟下去。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真想立刻扒開她的衣服,然後以一招「金雞獨立」進入她的體內,在這種火燒火燎之際,估計憑藉著自己的熱情與一鼓作氣,真的很可能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

可美中不足的是董莉莉就要回來了。

以他的估算,董莉莉應該是在往教室走的路上了。要是再不放開蕭婷婷,那就會被董莉莉看到了。

雖是滿腔欲`火,但也要暫時忍一忍了,為了和諧大計著想,不得不下山。

當他雙手停止了登山活動之後,她的俏臉掠過一抹稍瞬即逝的失望,正在持續上升的興奮之中,突然中斷了,就像坐火箭向上沖,忽然沒了燃料,悲催了,然後直掉下去,那種失落感自不用多說。

但她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