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59章女人站著尿

第0459章女人站著尿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9-23 03:50  字數:4699

也不等另兩個女人同意,她便拍了拍王小兵的肩膀,示意他出來。

「不如一起去吃。」王小兵不是不懂董少容的意思,只是見林憶娜美眸里閃過一抹失落之色,感覺到她也想去,便說道。

「那裡太多人,亂鬨哄的,坐在那裡吵死了,沒意思,還是拿回來這裡吃比較好。走吧。」董少容已出了小房間,催促道。

「既然那樣,可以。娜娜,幫我拿著這些散錢,待會給我。」王小兵把一沓一塊、五毛的鈔票遞給林憶娜。

「咯咯,到了我的手,那就是我的啦。」林憶娜接了錢,笑道。

「沒所謂啦。我的是你的,你的是我的。哈哈哈……」爽朗笑著,他的身形憶飄然而出。

林憶娜還想揚起小粉拳打他呢,可他已出了小房間,便努了努紅唇,看著手中的那沓小面額鈔票,回想他剛才那句曖昧的話語,她心裡湧起幸福的感覺。她的腦海里裝滿了他的音容笑貌。

……

走出麻將館,王小兵騎著摩托,等董少容上了車,擰動油門,嘟一聲,便朝星記大排檔而去。

其實,麻將館距離星記大排檔也就幾分鐘的車程而已。

董少容輕輕地拍了拍王小兵的肩膀,道:「小兵,開到少人的地方去。」

「容姐,有事嗎?」他明知故問道。

「好久沒跟你幹了。弄我一下吧。」她咬著他的耳朵,膩聲道。

「這個……」他是在吊她的胃口。

「快點嘛,什麼這個那個的,是不是嫌棄我,要拋棄我了?你真沒良心。」她倒有些急了。

「別生氣,我會一輩子愛你的。」於是,他把摩托開到了郊區,轉眼便進入了鄉道。

晚上的鄉道,行人與車輛幾乎沒有。

把摩托停在了路邊,王小兵下了車,掃視一圈,只有遠處的村莊還有幾戶人家亮著燈,四周都黑乎乎的,只有秋風吹拂樹葉的颯颯聲與藏在草叢裡的蟲子的唧唧聲。

董少容一把摟著他的脖頸,依偎在他寬闊的胸懷裡,柔聲道:「小兵,我近來真的很煩。」

「什麼事呢?」他雙手祭出太極掌,一手輕撫她的豐`臀,一手愛撫她的脊背,問道。

「在家天天跟朱由略吵架,煩都煩死了。」她的腦袋伏在他的肩膀上,輕聲道。

「我會給你快樂的。待會,你心裡的煩惱就會煙消雲散了。看開一點,會過去的,人生的煩惱都是浮雲,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葯。」他文縐縐地說道。

「如果能嫁給你就好了!」她奢望道。

「呃,其實,我們可以經常在一起的,只要你想要,我都會給你的。」他左手摟緊她的腰,右手施展出鐵爪功,在她還算堅挺的山峰上攀登。

「嗯~,輕些,別抓那麼大力,嗯~」她嬌哼起來。

於是,他又減了三分功力。這時,她才感覺沒那麼痛了,不然,被他連續揉`搓下去,估計胸前兩座山峰都要坍塌。

她仰起了臉龐,要與他較量一下柔舌功。對於徒弟的請求,他並不拒絕,一把吻住了她的檀口,舌頭長驅直入,瞬間便與她的香舌糾纏在一起,切磋起精深的武功。

兩人激吻發出的「嘬嘬」聲響徹四野,頗為撩人。

王小兵忽然想起朱由略的前程來,激吻了三分鐘之後,便停下來,問道:「朱所長近來怎麼樣?」

「聽公婆說,他會被降職調走。就是因那件事,我與他的婚姻快要走到盡頭了。天天也是為這個而吵。」董少容如實道。

「朱所長真的會被調走?那誰會接任他的職位?」從董少容口裡得到了證實,估計這消息是真的,王小兵關心下一任所長,想知道是何方神聖。

「這個不清楚,沒聽他說起。」董少容不想談這些事情,道:「來吧,給我快感,讓我暈過去,好嗎?我會幫你泡到林憶娜的,跟你說,她其實蠻喜歡你的,你主動些,大膽些,把她上了,她就是你的了。我平時聽她經常說起你,從她的話語與神態里,就知她對你非常有意思。你只是膽子不夠大,沒能得到她。相信我,不會錯的。」

「好!」他開始脫她的褲子與內褲。

而她也手腳麻利地脫他的褲子。

晃眼間,兩人下半身都一絲不掛了。

夜色朦朧,神秘而幽遠,兩人的呼吸聲粗重起來。

兩人都是過來人,也不需要再玩什麼花哨,彼此都想降一降火,他的下面已豎起老高,雄赳赳的,像一根擎天柱。而她的下面也已潮濕了。兩人都是欲`火焚身,再不一起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估計都要受內傷。

隨即,王小兵讓董少容蹲下去。

董少容不解,一般男女要結合,女的要麼站著,要麼躺著,可現在,他卻要她蹲著,這是哪門子絕招呢?

她當然明白不過來。

但是,一會,她便知道了。

「小兵,你要幹什麼啊?我又不撒尿,蹲著有什麼用呢?」她想站起來,但他雙手壓著她的兩肩,不讓她起身。

「容姐,來一下。」自從張靜用柔舌功給他的老二按摩過之後,他就頗為陶醉這項運動,如今,有了機會,自然也要叫董少容來給自己的老二按摩按摩。

「要我用嘴嗎?」她沒嘗試過這麼瘋狂的做法,仰著頭,問道。

「是啊。」他舉著氣昂昂的老二,趁她張嘴說話之際,往前一送,便已進入了一部分。

「嗯嗯……」她檀口張圓,被他老二攻了進來,想說話也說不了,只有喉音與鼻音在迴響。

剎那間,他重重一頂,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