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58章生活在花叢中

第0458章生活在花叢中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9-23 03:50  字數:3552

三人坐在一張小桌子上吃飯,眉來眼去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微笑,每一句話語,都蘊含著豐富的情感,小客廳面積本來不大,剎那間便被濃濃的情意瀰漫了。

在這種溫馨的環境下吃飯,真的非常美妙。

那種醉人的感覺,並不比燭光晚餐遜色。

如此你儂我儂的,要是只有孤男寡女獨處一室,那極有可能產生**效應。

可是如今,二女一男在這裡,王小兵與她們都有意思,可都還沒有獲得她們身子的開發權,還屬於在追求之中,是以,不能隨便說使她們吃醋的話語,不然,後果有點麻煩。說不了他媽的話語,那就難以使欲`火上升。

吃完了晚飯,三人坐在小客廳里侃大山,時間飛快地流逝,晃眼之間,夜幕便垂下來了。王小兵真的不想離開,如果姚舒曼回學校,他倒願意今晚在這裡陪張芷姍。畢竟,一個心裡受傷的美女是需要男人安慰的。他願意幫她擺脫心中的煩惱。

「小兵,還不回去上晚修。」姚舒曼看了看那個圓形的壁鍾,道。

本也想找個借口去見董少容,如今姚舒曼這樣說了,倒也合他的意,於是,便與張芷姍與姚舒曼告辭,下了樓,騎著摩托出去兜風。

彼時,還不到六點半。

兜了一圈之後,夜色更濃了,也過了六點半,於是,他駕駛摩托去那間麻將館。晚修曠課了,只好明天去向蘇惠芳補請假條。

到了麻將館那裡,董少容、林憶娜與一個不認識的中年女人已在那裡等著了。

董少容的臉色也不是很好,明顯心事重重,比以往要少三分光澤。見了王小兵,淡然笑道:「還以為你不來了呢。正想打電話給你,你就來了。」

「容姐叫到,怎麼敢不來,何況,還有娜娜在這裡,我就更不敢不來了。」王小兵掃視一眼穿著光艷的林憶娜,笑道。

「想不到我還有這麼大的魅力啊,咯咯。」林憶娜嬌笑道。

「娜娜,你這是什麼話,他可是你的老公啊。老婆叫到,老公當然要來。他真聽話。這樣的老公真好。你福氣不淺。」董少容揶揄道。

「唉呀,容姐,別老是笑話人家嘛~,你那麼想,就叫他做你老公好了。我還不想結婚呢。」林憶娜有些不好意思,努了努紅唇,道。

「誒,我要是再年輕十歲,絕對不會給機會你。我早就把他給搶過來了,哪裡還能輪到你。女人一生之中,很難遇到如此好的男人的。娜娜,真的不要錯過他。不然,你以後會後悔的。」董少容回想起與王小兵做過的快**育運動,心裡的鬱悶便減輕了許多。她也是真心贊他。

說話間,四人已入座,洗牌,然後開始砌長城。

「娜娜,就讓我做你男朋友吧。」王小兵知道她對自己有意思,便半真半假道。

「咯咯,我現在還不想找男朋友呢。我還要再享受一下單身生活。」林憶娜嫵媚笑道。

「應該找了。說真的,以我過來人的眼光來看,小兵真的是一個不錯的人選,做你的老公很合適。就是他了,不要再猶豫了,要是被別的女人搶去了,那你後悔還來不及呢。五條。」董少容打出一張牌,道。

「每次打牌,你們都要談這個話題,誒,說點別的吧。老拿我來說,我都要羞死了。」林憶娜美眸流露喜悅之色,笑道。

「那你為什麼每次還要來呢?」董少容反駁道。

「呃……,誒,那我不玩了,我回家睡覺。你們玩吧。咯咯,就會嘲笑人家。」說著,林憶娜假裝要站起來離開。

不過,王小兵用手擋住了她,不經意間,左手觸碰到她的右臂,手感是那麼的有彈性,那麼的溫潤,使他打了個不小的激靈。他的腦海剎那間幻想出她那一絲不掛的美`臀,欲`火自然就上來了。

而林憶娜也是打了個激靈,俏臉瞬間便微紅,連忙又坐了回去,但他的左掌如影隨形,卻依然按在她的左臂上。

「娜娜,別走,我們繼續玩。」他滿意地笑道。

「好啊。」她很清楚他是來揩自己的油,於是,狡黠一笑,假裝不在乎,意在使他降低戒備心,隨即,立刻伸手抓住他的左手,往臀下一壓,用豐`臀坐著他的左掌。而且,她還用力地扭著腰肢,帶動豐`臀旋轉,像石磨一樣磨著他的手掌。

要不是她的豐`臀頗有彈性,估計他的手掌都要出血。

饒是如此,他也痛得咧了咧嘴,濃眉皺了皺,真是啞子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只是苦笑著,樣子怪怪的,但身形有些傾斜。

董少容看到這一幕,真是又羨慕又嫉妒,她也是他的情人,見到他與別的美女**,心裡自然有些醋意,幸好,她是個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很快便平靜下來,但不說兩句心裡又不舒服,便幽幽道:「誒,這裡是公眾場合啊,晚上你們回到家裡再搞吧。」

「哈哈,容姐說得對啊。」王小兵一副死豬不怕滾水燙的神態,笑道。

「你……」林憶娜白了他一眼,嗔中含喜道:「你再說,我可要惱了。」

「那句老話叫什麼,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哈哈……」說話間,他已抽出了左手,左掌都紅了,有點麻,不過沒有受傷。

聞言,「噗哧」一聲,林憶娜不禁也莞爾了,揮著小粉拳,便打他的左肩,但又不是真正用力的打,而是輕輕地拍著,像是給他按摩按摩。

「你倆啊~,真讓人羨慕。快點打牌,晚上再回去慢慢搞。現在打牌要緊,別做那些事來分我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