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56章去安慰美女

第0456章去安慰美女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9-23 03:50  字數:4688

等把公事辦完了,就辦私事。

他想等吃了晚飯之後,再去找張芷姍。

想到晚上可能會與張芷姍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便興奮不已,畢竟採摘鮮花,那是一件很值得回味的事情。

他堅信,只要自己使出渾身解數,那就可把她的身心虜獲。

她的嬌軀到底有多滑膩呢?

他一種意`淫著,不知不覺便回到了東和村。見了三姑六婆,便把擺平了沙和村幾個地痞的事情跟她們簡略說了一遍,因為三姑六婆都屬於長舌婆一類,只要她們知道了一丁點事情,都會拿來天天說,很快就會傳遍整個村子的。

然後,把摩托停在了家裡,就步行去找村長。

想到早上還與黃麗華激情小戰了一回,把她弄暈之後,便離開了,如今她要是見了自己,不知會不會流露出怨恨的眼神。

不過,不論她怨不怨恨,她都不會是真正惱他的。

到了村長的雜貨鋪,正好又是村長與黃麗華在那裡。

但是,與他想像有點不同的是,黃麗華並沒有怨恨的神色,反而春風滿面,明顯是得到了他愛的滋潤,如今正在性福之中。

「村長,我已找人揍了沙雲村的地痞,估計他們以後不敢再去截水渠的水了。」王小兵邊說邊遞上一支香煙,道。

「這麼快?!」王家發都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睜大了眼睛,問道。

「是啊。我找人叫他們出來,然後跟他們講數,最後講妥了,他們也答應了,以後不再去截水渠的水。」王小兵點頭道。

「小兵~,你真利害啊!」黃麗華很喜歡吃瓜子,只要閑著,就不停地嗑瓜子。她一語雙關道。其實,她還是贊他老二強大。

「黃姐過獎了。這都是村長領導有方,我才能把事情辦好。沒有一個好領導,下面的人肯定也做不好事的。」王小兵連忙給王家發戴了一頂高帽。

世間,千穿萬穿,唯有馬屁不穿。

縱使像王家發這樣的老油條,聽了拍馬屁的話,照樣還是歡喜得不得了,樂呵呵道:「小兵言過其實了,今次,如果真的把事情辦好了,你的功勞最大!」

「我有什麼功勞呢?沒有您的領導,我也是散沙而已。」王小兵謙讓道。

「誒,你們兩個真怪。照我說,這個功勞還是小兵的。不過,小兵你可不要吹牛啊,這種事吹不得啊。」黃麗華倒有點擔心,畢竟王小兵年紀輕,很容易口花花亂說話的。

「村長,黃姐,請放心,我說的百分百是實話。剛從小樹林集市回來的,打了沙雲村的一個地痞,那傢伙的牙齒算是報廢了。」王小兵笑道。

那個板寸頭被謝家化打了那麼重的一拳,估計半副牙沒了。

「沒出人命吧?」王家發眯著眼睛,神情有些緊張道。

「沒有,只是教訓了一下他。」王小兵搖頭道。

「小兵,想不到你在黑道上真的這麼有料啊!我以前只聽說你在黑道上混,還以為是個普通的小混混。原來你是大蝦!」王家發豎起一個大拇指,道。

「什麼大蝦,只是小蝦而已。」王小兵笑道。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在東和村裡,王家發也算是狀元,因為他是村長。但在這附近一帶的黑道上,王小兵就算是一個狀元。

「小兵,你做村長助理,那是真的大材小用了!」王家發都感覺自己壓不住王小兵,有點心虛道。

「村長,您這麼說,我就要臉紅了。能做個村長助理,已很不錯了。如果沒有您罩著,我怎麼能做得了?您是我的恩人哪。」王小兵三句不離溜須拍馬。

「好!你懂得飲水思源,那就好!好好乾,你前途無量。」王家發以上位者的口吻勉勵道。

「我一定儘力做好這份工作。」王小兵點頭道。

其實,他也有點惴惴不安,要是沙雲村那些地痞又出來作祟,那自己就沒面子了。要是真的那樣,他會將沙雲村的那些地痞打到變形。

如果沙雲村的那些地痞真的不敢再去隨便截水渠的水,東和村的村民很快便會知道這是王小兵的功勞。只須一兩天,便能傳開去了。村裡的三姑六婆都聽說了這件事,她們的嘴巴就是傳聲器,可以把各種消息快速地傳到別人的耳朵里。

在村長的雜貨鋪里坐了半個鐘頭左右,王小兵便找個借口離開了。

本來,周日還想帶幾粒健胃丸去給王美鈴的,可是,如今知道了張芷姍搬進了出租屋裡,他想先去看張芷姍,過兩天再去找王美鈴,順便再想想還有什麼好法子幫謝月美治頭痛病。他雖感覺用三昧真火幫她驅除一下虛火與濕氣,可能對她的病症會有些幫助,但效果如何,還是個未知數。

一旦用三昧真火都起不到效果,那他就比較尷尬了。

吹牛有時也是挺痛苦的一件事情,特別是當滿天的牛暴雨般跌下來時,那是很容易傷到人的。

他也沒什麼好後悔的,反正局面都成這樣了,現在不是尷尬不尷尬的時候,而得努力找出好辦法幫謝月美治病。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他很想用自己的能力去治好謝月美的頭痛病,只是能力有限,一時也有點無可奈何。

再花幾天來想想其他法子,如果還想不出來,就只好用三昧真火來給她治一治了。

目前,還有一個美人的心理創傷需要他去治療一下,那就是張芷姍。他估計她心裡必然會有些憂傷,這種時候,便是他去安慰她的最佳時機。不過,他在想,會不會碰到姚舒曼在那裡,要是那樣,那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