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55章拳頭就是力量

第0455章拳頭就是力量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9-23 03:50  字數:3527

不過,憑藉著己方人多,板寸頭很快便鎮定下來了。要是只有他一人在這裡,不用打,被王小兵那強大的氣場就震懾住了。

「你的名字?我們跟你不熟,沒有好處,我們怎麼會給面子你?」板寸頭終於說到了點子上。

「那你們是不想給面子了?」王小兵也料到會這樣。

「不給又怎麼樣?」板寸頭這麼說,便沒有商量的餘地了。

「擺平你們,那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不要說我不給面子你們,我已給過面子你們了,只是你們不想要面子。那就不要怪我狠了。」王小兵吐出的煙氣是直的,可以看出他真的怒了。剛才,他已給足面子這群地痞了,但對方居然不領情。

「你狠?草,老子比你狠多了!聽說你是成了四少之一,這有什麼了不起的,當年,我們出來混的時候,你還在穿開襠褲!想打架?老子成全你!要怎麼搞,奉陪到底!」板寸頭一副想當年勇的神態,目露凶光道。

其他地痞又跟著嘲笑起來。

至此,氣氛極為火爆,劍拔弩張的。

王小兵不清楚謝家化還要多久才能趕來,如果現在動手,那就是一挑八,幸好,對方是空手,那打不贏還可以跑,只是在包廂里,空間太窄,倒不易出去。可是,他還帶了一柄軍刀在身,一旦危急,將軍刀拔出來,還能擋一下。只要再延挨一會,等到自己的人馬殺到,那一切都迎刃而解。

是以,他依然淡定。

從對方的眼神與臉部抽動的肌肉來看,對方是想趁機借人多勢眾教訓自己了。

那七八個沙和村的地痞已呈扇形向王小兵圍了過來,準備圍攻他,但見他氣定神閑地坐在那裡吸煙,反而被他那種臨危不亂的氣概震懾住了。

就在這時,又聽到包廂外走廊上傳來雜沓的腳步聲,轉眼間,門又打開了,當先湧進來的便是謝家化,也不知他叫了多少人來,據目測,至少都有六七十人,全部人cháo水般沖了進來,把包廂塞滿了。

剎那間,沙雲村的地痞臉都青了。

適才,他們臉上的那股囂張氣焰特別熾盛,如今,都消失得無影無蹤,面對這種敵眾我寡的局面,他們也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小兵,怎麼還沒開打啊?麻痹,老子叫了七十多人來了。」謝家化瞪起一對牛眼,把沙雲村的地痞逐個看了一遍。

沙雲村的地痞也是夠兇狠的了,但見到謝家化那種要生吃人肉的樣子,都嚇得打了個哆嗦,不敢與他對視。

王小兵清楚,今天不殺雞儆猴,也以難震懾住他們,其實,不用全部都打,那樣,倒可能會激起他們的抵觸情緒,覺得反正都被打了,到時回了村子再繼續惡搞下去,倒又要費更多的工夫去擺平他們。

俗話說:蛇無頭不行。

只要將最氣焰最囂張那個收拾,便可震懾其他地痞。

在這幾個地痞之中,就數那個板寸頭最為拽了,只要打到他趴下,那其他地痞也就自然會怕了。

於是,王小兵向謝家化使了個眼色。

兩人從小並肩作戰,一個眼神,就可傳達正確的意思。謝家化也知道王小兵要他揍板寸頭,他早已按捺不住,渾身是勁,兩手痒痒,要是不將一些內勁輸送出去,倒使自己不舒服,扳了扳指骨,聲如洪鐘道:「麻痹!你個狗日的,見了老子不問好,打殘你!還敢用眼瞪老子,麻痹,不打你不成樣子!」

「你想打架是不是?」板寸頭也拍著桌子,氣勢洶洶的,想以至來自救。

可是,謝家化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不說用言語來恐嚇,就是真的用刀架在他的脖頸上,他還不會害怕呢。

「篷」

轟然巨響,謝家化鐵拳擊出,打在板寸頭左臉上。

板寸頭像斷線的風箏,直墜下地面,頭部又重重撞在地面上,當即半暈過去。別以為這已經結束了。

謝家化打架,那真是會把人往死里打的。隨即,左手掐住板寸頭的後脖子,提著他往牆壁走去,走到牆壁前,將他的頭不停地撞向牆壁。那腦袋撞牆壁的「砰砰」聲,聽了直教人毛骨悚然。

轉眼間,板寸頭便頭破血流了。

跟板寸頭來的那幾個地痞看得心裡直毛髮,那副煞白的臉色,倒像是剛從千年的古棺里爬出來的。他們以為謝家化打到這個份上,訪收手了,想不到最後提起右拳砸在板寸頭的嘴巴上,一拳轟落了半副牙齒。

要不是王小兵制止,那板寸頭絕對是要死在這裡。

「看到了吧?我要打你們,跟打一隻螞蟻一樣。你們能叫來多少人,一百?二百?還是三百?你們想怎麼玩,我都沒問題。如果你們不識做人,那下次就是你們變殘的時候。」王小兵掃視一眼沙雲村那幾個地痞,冷道。

這時,那幾個地痞不敢再抬起頭來,畢竟,他們害怕迎視王小兵那威嚴而鋒利的目光,都勾著頭,一副驚恐的樣子。

剛才,他們太囂張了。

原本,他們也以為王小兵沒什麼料,雖叫做樹林四少,但也是徒有虛名,後來,見一下子來了這麼多打手,他們便真的害怕了。

其實,有時候,最不怕死的人也是最怕死的人。沙雲村這些地痞便是如此。

王小兵感覺打板寸頭的效果已達到了,便冷笑道:「我再次跟你們說清楚,我第二次給面子你們,事不過三,如果你們再不識趣,那就不要怪我狠了。看到他的樣子了嗎?下次,你們會比他更慘。聽明白了嗎?」

說著,他逐一掃視他們。

幾個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