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47章與女會計獨處

第0447章與女會計獨處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9-19 02:09  字數:4595

在乾旱的季節,經常為了爭水灌溉田地而起紛爭,誰也不服誰,年年有打架,還曾經由此而打過群架,有人重傷的。直到現在,兩村的紛爭也沒有得到徹底的解決。

「是,支書與村長出面都擺不平,沙雲村有一群不要命的村民,老是在晚上把水渠堵起來,等到天亮再放開。那些人,跟他們講道理沒有用。」王叢樂道。

「我去找那些人談一談。」王小兵下了決心道。

「你去幹什麼?這種事,支書與村長都搞不掂,你去又有什麼用?現在正是白熱化的時候,你去,一不小心,可能就受傷了。」許娟從關心兒子的角度出發,勸道。

「我有分寸的。他們想傷我,還沒有那麼容易。」王小兵意已決,道。

「怎麼那犟呢。都說了這種事千萬別去惹,很容易出大事的。」許娟不是懷疑兒子的能力,而是怕他一時發起火來,帶人打死沙雲村的村民,那就麻煩了。

「媽,放心,我知道怎麼處理。」王小兵安慰道。

這是一次好機會,他不想失去證明自己能力的良機。

「你要是能擺平這件事,也算幫我們村做了點事,如果有能力做,那就做吧。不過,最好別動粗。」王叢樂倒同意他的做法。

「誒,你怎麼把兒子往火堆里推呢?」許娟有些不滿道。

「怎麼就是火堆了?這也是一件好事啊。」王叢樂不解道。

「這種事,很容易打架的,打起架來,就有可能出人命。你這不是叫你兒子去打架嗎?」許娟侃侃道。

「先不說話,電影到了關鍵之處,看,敵人來了,游擊隊就在地道里與他們交火,這是最好看的一段,先看電視,待會再說。」王叢樂連忙岔開了話題,兩眼盯著電視屏幕,一副專心致志的樣子。

許娟也拿他沒辦法,只好織毛衣了。

就本心而言,她何嘗不想兒子在村委里表現一下他的能力呢,但作為一個母親,她更關心兒子的安全,萬一真的發生了傷亡情況,那就得不償失了。

知心莫如母。

她也清楚大兒子的脾性,一旦下了決心要去做那件事,那是很少會再改變的,是以,她也不再勸他,只是向上天祈禱,願他一切順利。

一家人,坐著看完了《地道戰》,又聊了一會家常,便各自去睡了。

躺在床上,王小兵一時也未能入睡,思緒萬千,隨意而想。回想起晚上與羅蓮花做了一回快活的體育運動之後,又與洪東妹做了一回,兩美女都令人滿意,配合得挺好,他回味無窮。特別想到自己已安插了一枚棋子在全廣興的身邊,那就相當於佔了點主動的優勢,對方想要玩什麼花招,都可以通過羅蓮花而得知。

想著想著,又想到謝家的兩位美女。

他可以感覺出來,謝月美與謝月雯都對自己有好感,如果運氣好一點,都能把她們的身心虜獲。他願意好好地愛她們,讓她們一生性福。

不過,謝月美的頭痛病要是不治好,那也頗麻煩。

以他對中醫的認知,他是沒有能力治好她的病的。幸好,他還有《丹經》,裡面記載著不少丹藥。於是,他連忙進入玉墜里,先煉製半個鐘頭的丹藥,然後修鍊半個鐘頭的三昧真火,隨後便翻開《丹經》來閱讀。

從頭至尾,把《丹經》翻了數遍,可是,卻沒有哪種丹藥是特別針對頭痛的。

其實,致使頭痛或許是虛火,或許是腦內有蟲,……,反正病因是多種的,而他根本沒有弄清楚謝月美的頭痛到底是屬於哪一種病因,這就做不到對症下藥。

「答應了她,給了她希望,要是治不好她,那就會打擊她的信心,使她失去活下去的勇氣。一定要想辦法治好她。」

他心裡這麼想著。可是,也一籌莫展。

如果能煉製中級丹藥,那煉製幾枚出來給她胡亂吃一吃,可能也會有些效果,但現在還沒有能力煉製中級丹藥,而初級丹藥是不可能治好她的頭痛病的。

思索了大半個鐘頭,也沒想出醫治的方案。

無聊之下,便坐在玉墜里的空間的邊緣,祭出初級三昧真火來拓展玉墜的空間。

他感到一種無能為力的苦惱。他願意減少自己的一年壽命來治好她的頭痛病,如果上帝願意幫忙的話。可是,上帝經常不現身,也不知他老人家住在何方,想依靠他老人家,還不如靠自己更實際。

忽然之間,他靈光一閃。

三昧真火不是有靈性的嗎?那我用思想問一問它,看它能不能進入她的體內,那我就可用三昧真火幫她驅除體內經脈里的濁氣虛火,疏通她的脈絡,估計也能起一點作用,除此之外,真的幫不了她了。

他邊想邊凝視著那朵初級三昧真火。

三昧真火能在他的體內經脈里遊走,那也應該可以在謝月美`體內經脈遊走。但是不是行得通,那還是個未知數,按常理來推測就是那麼一回事,但實際上,有時理論會與實踐產生比較大的差距。

不過,他只要問一問三昧真火便行了。

初級三昧真火還不能與他進行交流,但聽得懂他的意思。

隨即,便用思想去問初級三昧:兄弟,我現在問你,你可以進入別人的體內,將別人體內的各種濕氣與虛火驅走嗎?如果行,你就點點頭。

將思想傳達給了初級三昧真火之後,他便凝視著三昧真火,等待它回答。

一秒、二秒、三秒……

每一秒都是那麼的漫長,他差點不耐煩了。見初級三昧真火沒有動靜,特別鬱悶,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