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46章家的溫馨

第0446章家的溫馨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9-18 18:37  字數:3495

與王小兵激情大戰的美女,沒幾個能頂住他強大的火力進攻。

「老婆,我一動起來就輕不了。鍛煉多了,你會習慣的,習慣就好了。」他雙手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如實笑道。

「不過,我喜歡你那麼猛,咯咯。」她趴在他的身上,道出了真心話。

他吻著她的雙峰,算是報答她對自己的理解。

隨後,她好像忽然記起一件事似的,道:「我還差點忘記了告訴你新發現的信息。」

「什麼事?三個老傢伙已定了開戰的時間嗎?」現在,最大的事情就是與三個老古董戰鬥了。

「不是。是關於龍非的。」她吻了吻人額頭,道。

「查出她的真正身份了?」他曾請洪東妹幫忙查龍非的來歷,聞聽有了消息,也來了精神,問道。

龍非是他背上一條芒刺,一天不收服她或感化她,都是頗危險的。他感到不舒服,與敵人這麼近距離和睦相處,他都感到很荒誕。

「沒有,但我的人發現她曾跟龍應唯的人接觸過,只是一次,也不能確定她與龍應唯認識,可能是龍應唯的手下要買藥丸,去跟她接觸的。除此之外,也沒其它發現了。」洪東妹如是道。

「那有沒有查過她跟龍應唯有沒有關係?兩人同姓。」他知道,這個世界上,同姓的很多,並不是說同姓就一定有關係的。

「查過了,查不出兩人是不是有親戚關係。以前,還跟龍應唯等相熟的時候,我也沒發現他的家族有龍非這個人。」洪東妹從茶几上端來一杯紅酒,含了一口,喂進他的嘴裡。

喝了半口紅酒之後,他感覺喉嚨比較滋潤了。

「我以前就懷疑她與龍應唯有關,但也叫人去查過了,都說龍應唯的家族中沒有這個人。」王小兵咂了咂嘴,道。

「她近來有沒有做出對你不利的事情?」洪東妹又含了一口紅酒,喂進他的嘴裡。

「沒有。照我看,她背後有一個實力不小的勢力。在這個時候,還不敢與她挑明了來說。等我們收拾了三個老古董,再找機會跟她攤牌。如果現在跟她翻臉了,後果可能比較嚴重。」他沒有把自己要感化她的計劃告訴洪東妹。

原因很簡單,如果真的感化了她,那就極有可能會與她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而女人都是私有動物,洪東妹也一樣,要是聽出王小兵會與龍非在床上鍛煉身體,那自然會生出醋意的。與其讓她不悅,倒不如先不要告訴她,等到了機會成熟之時,再讓她知道,那時已是生米煮成熟飯,不接受都得接受了。

是以,他此時不想告訴她。

「現在也確實分不出力量去對付她,那就先擱著,等辦了三個老傢伙,再向她問罪。來,我還要~」說著,她把杯里的最後一口紅酒啜進嘴裡,喂一半給他,舔著他的嘴唇,真誠地懇求道。

「好。」休息了一會,他的體力又恢復了不少。

於是,雙手捧著她的美`臀,一上一下,又開始做著快活的體育運動,前面幾分鐘,都是悠閑地干著,五分鐘之後,他來了一招「醉漢搖櫓」,用狂風暴雨般的進攻使她又暈了過去。

……

一直把她弄到第五波**,他才一炮衝天,暫時結束了兩人今晚的激情大戰。

洪東妹雖是個散打高手,但在激情戰鬥之中,卻不是王小兵的對手,她已完敗,被他弄暈了幾次。在一次又一次的敗北之中,她沒有怨恨,只有快活,而且,每被他的老二弄暈一次,她就越愛他一分,如今,她深深地愛上他上了。

兩人如膠似漆,情意濃濃。

幹完了快活的事情之後,他想要回家看看,這些日子以來,他很少在家,周一至周五在學校住,周六與周日經常與情人在外面住,他有一種好久沒回過家的感覺,想回去,對父母與弟弟說一說自己做了村長助理的事。

之前,他也略為跟家人說過村長助理的事,但都是匆匆一談,沒有坐下來細品慢談。

洪東妹也不勉強他,反正已討到了女人福利,她感到滿足了。而她也還要去打理一下賭場那邊的業務。

於是,把五支口紅給了他,與他道聲晚安,因她下面有些疼痛,走路微滯,於是乾脆叫他抱自己上床休息一會。

他把她抱進卧室,放在床上,找來毛巾,幫她擦拭身子,擦著擦著,他又吻她的身子,將她的每一寸肌膚都吻一遍,然後拿被單蓋在她身上,吻了吻她的紅唇,便出了卧室,放好毛巾,開了門,出去,關上門,下樓,出了夜城卡拉ok廳大門,到停車場取了摩托,便回東和村了。

迎著夜風,他感到特別的愜意。

路上,他又把龍非的相貌與龍應唯的來比較一下,說不像,好似又有點像,說像,又不是怎麼像。

這個世界上,相貌有點相近的大把人,也不能把那些人歸為親人或親威。

他在想,如果龍非是龍應唯的什麼人,那她背後的力量就是三個老古董,如此一來,直接跟她擺明講,那也沒什麼問題。反正都與三個老古董鬧翻了,不需要再小心翼翼的。

不過,這只是假設。

如果龍非背後的勢力不是三個老古董,要是跟她撕破了臉皮,那就麻煩了。

他不敢確定她與龍應唯有關係,而洪東妹也沒說她與龍應唯有關係,如此一來,所有的懷疑都是在猜測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不太可靠。想要保險些,還是別攤牌,不然,萬一弄錯了,後果很嚴重。

不知不覺間,便回到了東和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