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44章先讓一讓美人

第0444章先讓一讓美人 (1/3)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9-17 17:58  字數:4746

王小兵點燃一支香煙,叼著,緩緩地開著摩托,心情非常之好,迎著夜風,胸懷裡有一股舒暢,真想仰天大吼三聲,以表此時那興奮的念頭。

人生難料,他也想不到會與羅蓮花相遇。

更重要的是,居然還與她有了一腿,想起來,宛如一場春夢,但老二還粘有她山洞溢出來的泉水,黏黏的,現在都還有些暖暖的那種感覺,加上褲襠被她的泉水弄濕了,還沒完全乾,由此可證明,這不是一場春夢,而是實實在在已發生的事情。

這種風流事,他覺得不錯。

進入小樹林集市的街道之後,忽然記起張芷姍的事,暗忖她現在有沒有搬到出租屋裡。想著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子,他便興趣勃勃,現在雖有點累了,但再干一炮,那還是沒問題的。累了就乾脆在她家裡睡一覺。

腦海里幻想著與張芷姍他媽的場景,心頭不禁喜滋滋的,一邊抽煙一邊意`淫,那是一種高級境界。

不知不覺間,香煙已燒到了煙蒂,他才發覺,丟掉煙頭,暗忖:她會不會在出租屋裡?

這麼一想,在經過出租屋不遠處的街道時,他便停了下來,抬頭看了看那個方向,又想道:她可能還沒有搬進出租屋裡,去了也是白去。

思及此,便擰動油門,又緩緩前進。

但他的腦海里老是浮現張芷姍的音容笑貌,開出了約莫二十米,又忍不住想道:要是她在那裡,今晚不去看她,那豈不是自己的罪過?

因此,他又調轉車頭,朝出租屋而去。

越是快到出租屋,他便越有點緊張。

那倒不是怕遇見姜長軍,論單挑,他足可以打倒三四個姜長軍,沒什麼可怕的。主要是想到要是真的見到了張芷姍,應該跟她說些什麼才好。畢竟她如果搬來這裡了,那多半跟姜長軍離婚了。對於一個剛離婚的少婦而言,心情估計不會太好。他想來想去,覺得還是用言語安慰她,鼓勵她,讓她重拾信心,方是眼前重中之重的事情。

想妥之後,心裡又鎮定了些許。

不過,到了出租屋樓下,舉目看向二樓的窗戶,那裡黑乎乎的,要麼是她睡覺了,要麼是她還沒搬進來。

他停車在那裡等了一會,沒見有動靜,於是,便調轉車頭,離開了出租屋。

他對張芷姍有一種朦朧的愛,而且還有一種愛憐,憐她的不幸。他想用自己的愛去滋潤她,讓她性福。他向來是憐香惜玉的。

只要她願意,他是不會令她失望的。

雖沒有見到張芷姍,但遲早會相見的,是以,他也不焦急,本想打個電話到她家裡去的,但想到要是姜長軍接到電話,那倒沒意思,才放棄了這個念頭。

路過星記大排檔時,忽然覺得有點餓,想吃點東西。便駛了過去。到了那裡,點了五香牛肉、韭菜煎雞蛋,瘦肉炒河粉,等待上菜。

在這間大排檔里,他與不少美女一起吃過夜宵。

在吃過夜宵的美女之中,有幾位還與他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想起來吃飽喝足之後能鍛煉身體,那也是一種不錯的生活。彼時,還沒到晚上九點鐘,庄妃燕可能還沒下班,本想去叫她一起來吃夜宵。但轉而想到她要是又要向自己討要女人福利,那今晚又得大戰一場,對他來說也沒什麼,但他還想加緊工夫用初級三昧真火去開拓玉墜的空間,不然,以後養生堂的生意做大了,供貨卻不足,那也是一件很悲催的事情。

是以,他沒有去找庄妃燕。

不過,他想到了龍非。這個狡猾狡猾的小美人,就像一條毒蛇一樣伺候在自己的身邊,正在伺機狠狠咬自己一口,這件事,自己是知道的,可是,還不能跟她明說。不然,那就相當於跟她撕破臉皮了。

他不是什麼偉人,但他也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別人敢來侵犯他的權益,他將會迎頭痛擊。如果照平常的行事方式,他會挑明跟她斗一斗,看她背後的勢力有多大。

可是,現在他還要傾盡全力去對付三個老古董,實在沒有多餘的力量去跟龍非等人再掰一掰手腕,除非是想自找被揍,那倒沒什麼問題。他雖沒有完全查出龍非背後的勢力,但從點點滴滴的跡象就可猜測到她背後的勢力並不是一般的大,是非常大。

在這種有可能前後受夾擊的情況之下,他只得權衡利弊,暫時擱下與龍非的恩怨。

他只想感化她,將她爭取過來。

如果成功了,那就真是四兩撥千斤,省去了許多麻煩。但要想成功,卻不容易。他知道她是一位不易被感動的姑娘。只好見一步行一步,盡量去關懷她,從而感化她。

可是什麼時候才能感化她,他也不知道。

這是一次預料不到結果的賭博。

如果感化不了她,只要挨過了三個老古董作難這一關,也就有力量去扛她的進攻了。

現在,他只能把自己的那一份做好,其餘的就看運氣了。

於是,他又點了一份瘦肉粥,打包帶去給龍非吃。他自認為,對她真的夠好了。當然,這其中是隱含著一些特別的目的。

吃完了夜宵,他便將打好包的瘦肉粥提著,開著摩托朝養生堂而去。彼時,龍非快要下班了,他真的不想見她,看到她便會湧起一種敵對的情緒,可是,又不好表達出來,還得裝著很好友的樣子,堆著笑臉,一副老實到要死的神情。

以前,他頗為討厭裝逼。

裝逼,在他看來,那是一種虛偽。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沒了真誠,只有爾虞我詐,是一種很不互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