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43章孤男寡女的悄悄話

第0443章孤男寡女的悄悄話 (1/2)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9-17 17:58  字數:3447

羅蓮花還在昏迷之中,被他捧著臀部不停地上下動著,一會,便悠然地醒轉過來了,「嚶嚀」一聲,感覺自己依然在被他開發著身子,又驚又喜,嬌聲道:「啊~,小兵,啊~,你還在干我啊~,難道你一直就沒有停下來?」

「只停了一會,花姐,你太棒了,讓人慾罷不能啊。他輕吻著她的紅唇,道。

「嗯~,我下面好痛~」她雙手摟緊他的脖頸,想借力避一避他的老二。畢竟,她下面火辣辣的。

「我們休息一會。」其實,他想跟她說些體己話。

她倚在他寬闊結實的胸懷裡,香汗淋漓,嬌`喘連連,胸前兩座山峰有韻律地給他的胸膛按摩。

兩人的神魂都升華了,做神仙也不過如此。

彼此都愛撫著對方,好像要把對方摸得化成空氣,然後吸進自己的肺里,那才樣能滿意似的。情人在愛得死去活來之際,真的就是願意為對方上刀山,下火海,那絕對不會猶豫。

小小互動了幾分鐘,王小兵嘆了一口氣,接著又嘆一口氣。

羅蓮花感到好奇,兩人剛剛做完快活的體育運動,應該是快樂的才對,怎麼會嘆氣呢,於是咬著他的耳朵,問道:「小兵,怎麼了?」

「花姐,你也知道全廣興要動我啦,我比較危險。這條命凍過水啊。」他如是道。

「那你們不能坐在一起談一談,化解恩怨嗎?什麼都可以談的嘛。」她雙手輕撫他的脊背,不太明白黑道的規律,建議道。

「談過了,談不攏啊。如果全廣興要找人殺我,或者準備找人圍歐我,你說怎麼辦?」他施展出最精妙的太極掌,左後無撫她溫軟的脊背,右手愛撫她的豐`臀,輕聲道。

「這個……」她雖是全天華的老婆,但沒什麼實力可言,確實幫不上什麼忙,心裡便升起一股惆悵,畢竟,她心裡已有了他,如果他出了事,她肯定會傷心的。

在他那精妙的愛撫之下,她更迷戀他了。

兩人沉默了一會,他從她的沉默之中看出了她對自己已著了迷,便笑道:「我倒有一計,可使我不受傷。只要你肯幫我,那就行了。」

「什麼計呢?」果然,她關心著他。

「如果全廣興有什麼行動,那全天華也應該知道。他知道,你也就會知道,對吧?」他邊撫摸她的身子,邊柔聲道。

「有時,他要做什麼,我也不清楚的。他不跟我說。」她如實道。

「多打探一下,不就知道了嗎?只要你肯多方面去刺探,就可獲知一些蛛絲馬跡。」他吻了一下她胸前的山峰,道。

「那又有什麼用呢?」她也略微猜到他要自己做什麼,只是裝作有點糊塗而已。

至此,他感覺這枚棋子已屬於自己了。

於是,深深一吻她的紅唇,道:「你要是知道他們有對我不利的行動,那就打電話告訴我。」

「哼~,原來你是想叫我做卧底,不做。」她佯裝微慍道。

可是,她這種並非真的生氣的樣子,他早已看穿了,笑道:「幫我嘛。」

「不幫。」她用臉蛋輕輕磨蹭他的脖子。

由此可以看出,她對他真的很迷戀了,不但是他的老二開鑿她的隧道使她十分滿意,而且他也真的對她挺關懷的,她能體會得出來。女人極為敏感,一個男人是否真的對她好,她能感覺出來的。

「花姐,幫個忙嘛,我愛你。」說著,他捧著她的豐`臀左右搖擺,而他的老二還豎卧在她的山洞裡,這麼一搖晃,便又相當於在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了。

「啊~,你~,啊~」她又嬌哼起來。

「花姐,我愛你。」他加快一點搖晃的速度,老二與她的山洞摩擦得更為利害一點。i淡淡的快感瀰漫開來,教人快活似神仙。

「哦~,小兵,我也愛你~,啊~,啊~」她又入迷之極了。

「花姐,幫我個忙嘛。」他又減慢一些搖晃她豐`臀的速度。

「不幫~,啊~」她格格笑道。

「我要用力了啊。幫不幫?」他又加快幾分速度,搖著她的豐`臀,作推磨運動,使自己的老二立於中間,摩擦她的山洞。

「啊啊,輕,啊,我幫~」她終於投降了。

至此,他才停了下來,與她接吻,如今,兩人都有點累了,特別是她,更累了,接吻也只能用最溫柔的方式,但自有另外一種韻味,教人一樣輕飄飄的快活。

兩人又濕吻了十幾分鐘,才心滿意足地準備回家了。

在穿衣服的時候,羅蓮花因為下面疼痛,穿不了內褲與褲子,還是王小兵幫她穿上的。兩人穿好了衣服,他才問道:「花姐,你還能開車嗎?」

「開是開得了,只是下面有點痛,體力有點不支,我怕開著開著會暈過去。都是你那麼用力,搞得我那裡好痛。不過,我喜歡~」被夜風一吹,她感到有點涼,打了個噴嚏。

「那我們再坐一會,夜涼了,來,坐在我的懷裡,我給溫暖你。」言罷,他坐在柳樹頭上,拉著她的玉手,將她打橫抱在懷裡,並且繼續施展出太極掌,揉`搓她的雙峰。

對於他這麼奇妙的愛撫,她感到很舒服,並且又小聲地嬌哼起來,好像鼓勵他精益求精,把愛撫做到更高的境界。

「你真是太利害了。估計一晚兩三個女人都不是你的對手。要是一人一次,你可以連干十多個吧?」她偎在他的懷裡,膩聲道。

「差不多啦。」他當仁不讓道。

「你平時吃什麼嘛?那麼利害。」她嬌笑道。

「天生的啊。可能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