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38章在學校門口見美女

第0438章在學校門口見美女 (1/5)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9-14 05:12  字數:11405

在那關鍵的一剎那,他的舌頭長驅直入,終於達到了她的香舌所在位置,與她的香舌進行友好交流。彼此都是那麼的柔軟,糾纏在一起,滋味無窮。

此時,她也知道他是真誠來交流的,毫無敵意,是故,也不再用貝齒城牆去攻擊他了。

起初,她不會柔舌功,只在一旁觀摩,任由他的舌頭主動地來挑逗自己的香舌,大約三分鐘之後,她從他那裡學會了柔舌功,於是,也祭出柔舌功,與他較量起來。

霎時間,激吻發出的「嘬嘬」在樓梯里飄舞,清脆而迷人。

只一會,兩人都進入了角色,他愛撫她的身子,她也愛撫他的身子,兩人四手在盡情地感受對方的體溫。

周遭還是那麼的安靜。

王小兵下面已硬如鋼鐵,想要在她的身子上耕耘耕耘,可是,還沒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心裡沒底,只好試一試,隨即,雙手去脫她的褲子。

不過,姚舒曼連忙用手提著褲子,道:「別~」

「曼,要嗎?」他口乾舌燥道。

「不要。」她搖頭道。

他知道時機不成熟,便只好放棄耕耘她身子的念頭,要是再使蠻,倒會使她害怕,造成負面影響。畢竟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要兩情相悅才行。他知道她心裡的抵觸情緒還是比較重,想要一下子得到她身子的開發權,自然有點難度。

泡妞得有耐心。他非常懂這一點。

在這種情況之下,只有將既得成果保持住,那才是正確的做法。於是,他又祭出柔舌功,與她激吻起來。在他看來,跟她濕吻,她是不會反對的。畢竟,接吻不會懷孕。何況,她也願意接吻。

數分鐘之後,三樓有開門的聲音,明顯是有住戶要下樓。

姚舒曼連忙用手拍了拍他的脊背,示意他放手。

其實,王小兵是不介意別人看到的,但她在意,是故,只好停止擁抱的動作,笑道:「上去吧,就在二樓。」

其實,二人再走數步樓梯就上到二樓的樓梯口了。

走到房間前,他掏出鑰匙,開了門,將燈開著,燈泡是三十瓦的,散發出無力的光,給人一種催眠的作用。小客廳里,空蕩蕩的,卧室里有一張木床。

「怎麼樣,還可以吧?」他站在客廳中央,道。

「還行吧。」她俏臉還殘留著興奮的紅暈,掃視一圈,「你給了壓金嗎?」

「不用給壓金,房東我認識,但給了一年的租金。你搬過來住就行了。傢具什麼的,你要什麼,我到時幫你買。」她已是他半個情人了,加以時日,遲早會完全成為他情人的。給她買傢具,就是給自己買傢具,沒什麼分別的。

「咯咯,不是我住,是我的朋友。我到時叫她給回租金你。」她笑道。

「哈?你的朋友?我還以為是你要租來住呢。你朋友租啊,是男的還是女的?」原先,他以為是她要住,如今聽她說不是,心裡不禁微有失望,而且,他暗忖,要是她的男的朋友來住,那倒是白出了一趟力。

「男的,怎麼了?」她一本正經道。

「哦。」他幾乎無語了。

一個姑娘家會為一個男人找房子,那親密程度自不用說了。他有些許酸溜溜的感覺。

她從他那沮喪的神色可以猜出,他原本是以為她要在這裡住的,如今聽說是別人,還是男的,自然高興不起來。不過,她只是戲弄他而已。

隨即,連忙笑道:「我的那位朋友你也認識的,她叫張芷姍。」

聞言,王小兵心裡竊喜,黯然的臉色又活泛開了,真想開心地大笑,但為了不讓姚舒曼看出端倪,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佯裝吃驚道:「她不是有房子住嗎?怎麼又要租房子呢?」

「誒,她說要跟她丈夫離婚了,她搬出來,不想再見到她丈夫了。叫我幫她留意一下,有沒有合適的房子。」姚舒曼嘆了一口氣道。

「什麼原因呢?」其實,他心裡是高興的,但在這種時刻,不能露笑,不然,倒顯得冷血。

「你們男人最清楚吧?我還想問你呢。你們男人到底想要怎麼樣,才心滿意足,像姍姍這麼好的妻子,到哪裡去找,真想不明白你們男人是要什麼。不疼愛老婆。」姚舒曼為張芷姍不忿。

「呃,這不關我的事啊。如果張芷姍是我的老婆,那我一定會好好地愛她,絕對不會讓她受苦。男人也是有分別的,並不是所有男人都不疼愛女人的啊。」這是他的心裡話。

姚舒曼只是想發發牢騷而已,聽他這麼說,心裡又湧起一絲醋意,冷笑一聲,便不再說了。

得知是張芷姍要搬過來住,王小兵渾身興奮,想問一問她什麼時候搬過來,自己可以出一份綿薄之力,幫她搬東西進來,然後看有沒有機會與她親密接觸接觸,看能不能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在他看來,張芷姍是他嘴裡的肉,只要稍加努力一點,便可得到她了。不過,又不好意思問出來,不然,顯得自己的關心有點超出普通朋友的範圍。

畢竟,他是男人。

想了想,他還是忍不住,只好轉彎抹角道:「她現在還沒有離吧,其實,等到離了之後再找房子也行的。想租房子,那是很容易的。我有朋友是做二手房東的。」

「估計很快了,要不,她也不會叫我幫忙找房子。」姚舒曼道。

忽然之間,王小兵似乎明白了一點什麼,但隱隱若若的,像是在霧裡看景物,不太真切,但卻真是有那麼一樣東西的存在。他想到張芷姍本來就是個家庭主婦,有的是空閑時間,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