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36章病房裡的春色

第0436章病房裡的春色 (1/5)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9-11 17:39  字數:11544

王小兵的能力,姚舒曼是見識過的。

但聽說他做了村長助理,還是微微吃了一驚,畢竟,他還是個高二的學生,一般來說,在校的學生,是難以弄到那樣的職位的,除非是有很大的靠山,那又是另一回事。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有想不到的事。

而她也感覺他背後有靠山,才可坐到那個位置。

不過,王小兵也確實是走了後門,才打敗唐志旋,將村長助理這個職位拿下的,見姚舒曼俏臉有驚訝之色,笑道:「這還有假的嗎?不信,你問蘇老師。她最清楚了。」

「蘇老師,他說的是真的?」姚舒曼問道。

這時,蘇惠芳已坐在了椅子上,佯裝看教案,背對著姚舒曼,微微轉了頭,點頭道:「是的。」其實,她也只是聽他說的,但是,她寧願相信他,因為她愛他。

「嗨,小兵,看不出來喲,誒,什麼時候能做村長呢?」姚舒曼笑道。

「呃,還沒那麼快。」他笑道。

他是站在姚舒曼面前的,居高臨下,目光正好射在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雪山之間的乳溝上,看著那片雪白的胸肌與水嫩的山腳,他有一股衝動,想俯首下去吻一吻,對於她的雪山的勝景,他頗為嚮往。單從她那又窄又深的乳溝里,他便可根據經驗想像出她酥胸的迷人之處,在那渾圓的雪山上,必然有一點誘人的紅潤。

想著想著,呼吸不禁也有些急促了。

姚舒曼不經意間瞥見他正津津有味地盯著自己的胸脯,暗吃一驚,但心田又湧出一抹淡淡的歡喜,用手扯了扯衣領,盡量遮住山腳,然後淡淡地橫了他一眼,表示討厭。女人一般都喜歡男人看自己,因為那樣間接代表自己有吸引力。

要是回頭率為零,那女人的自尊心會受到打擊。

「誒,小兵,能不能幫我一個忙?」她忽然微笑道。

「可以啊。什麼忙?」他嗅著她的體香,爽快道。

「是這樣的,我想租一間房子,在小樹林集市那周圍吧,不要太貴,一房一廳就行了,你熟人多,能幫我找到嗎?出入要方便的,最好離商店比較近的。」她清脆的話音響起,頗為悅耳。

「你要搬出去住嗎?」他暗忖要是她在外面住,那自己的機會就更了,心裡不禁暗自竊喜。

「咯咯,這個你別問。你肯不肯幫嘛?」她眨著美眸道。

「當然幫。」他點頭道。

「那儘快哦。」她笑道。

平時,蘇惠芳沒感覺自己是多麼的在乎王小兵,當聽著他與姚舒曼那略帶親昵的對話時,心裡就會湧起淡淡的惆悵,她是怕姚舒曼搶走了他,那就傷心一萬年了。可是,她又不能毅然做出決定,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畢竟,如今她與他的關係還不夠穩定,彼此之間雖有情意,但還沒合二為一,終究情感不夠深,有朝一日,他的心可能會被別的美女完全佔有,到那時,自己在他的心中便沒地位了。

是以,她心裡真的有點痛苦。

「你還不回去背誦課文?」心頭湧起一抹淡淡的醋意,蘇惠芳催促道。

「好,這就回去。」王小兵的目光在姚舒曼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上掃視一眼,咂了咂嘴,笑道。

姚舒曼見他目光不純,撇了撇嘴,淡淡地白了他一眼,便嘴角卻是含著絲絲的笑意,分明暗自歡喜。

如果蘇惠芳不在這裡,王小兵倒想與姚舒曼親近親近。他與她的關係也頗為微妙,雖還不完全是情侶關係,實質上也已一半是情侶了。想要做快活的體育運動,或者還不能夠,但揩揩油,那倒是容易實現的。

當王小兵離開老師課間休息室之後,姚舒曼瞥了一眼蘇惠芳的背影,笑道:「惠芳,他是買糖果來給你吃的吧?見我來了,不好意思才分一包給我。喏,給回你。」

「哪裡,他是要送一包給你的。你沒見到我這裡有一包了嗎?當時你還沒來,他就放在這裡。」蘇惠芳俏臉更紅了,其實,她也不知他是不是要送一包給姚舒曼。

「我不信,看你倆那神情,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誒,你對他有沒有意思嘛?我能看出他對你有意思。」姚舒曼剝了一顆軟糖進嘴裡,走到蘇惠芳身邊,神秘兮兮問道。

「胡說。我回宿舍拿點東西。」蘇惠芳怕她糾纏個不休,找了個借口出去了。

姚舒曼其實是想試探一番,看蘇惠芳對王小兵是什麼態度,畢竟,她自己對王小兵有意思。如今,看蘇惠芳那閨女情態,便可知端倪了。雖然有一點醋意,但很快便消散了,這是因為她清楚王小兵有不少女朋友,並不是蘇惠芳跟自己競爭,而是自己要跟許多美女一起競爭。她還沒準備嫁給他,他只是她心目中最佳的選擇而已。但最佳的選擇也會隨著時間而改變的。再過一兩年,她也不敢肯定自己還會那樣喜歡他。

或者以後對他的思戀會減低也未可知。是以,她決定等一等。如果日後對他的思念有增無減,那就把身子的開發權交給他。

想到這裡,她搖頭苦笑,也不知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戀上他的,居然對他那麼在乎了。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情感真的很美妙,當喜歡一個人之後,便會對他的言行舉止十分關注,希望了解他,關懷他,奉獻自己的愛。

這就是真正的戀愛?

在她的人生之中,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會對一個人念念不忘,連做夢有時也夢見與他在一起,那種淡淡的溫馨,就像鐫刻在骨子裡,根本抹拭不掉,與生命共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