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23章載得美人歸

第0423章載得美人歸 (1/5)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8-30 22:39  字數:11406

蕭婷婷與董莉莉兩美人雖想好好的套住王小兵的心,讓他安心在教室里學習,這是她們的一番好意。她們不願意看到他經常出外面混,這有兩個原因,其一便是想到他出校外會情人,心裡會湧出醋意;其二便是擔心他在校外打架受傷,甚至出現更嚴重的情況,那她們會很悲傷的。

是以,她們非常希望他每天晚上都留在教室里與她們一起共度自學的時光。

不過,王小兵是身不由己。

有許多事情,他必須得抓緊時間去準備,平時上正課的時候能不曠課,那已是阿彌陀佛了。一天之中,除了上課時間,那就只剩下中午、下午與晚上休息的時間可以出校外做自己的事情。想不曠課去辦自己的正經事,那就得在放學之後,必然分秒必爭,才能有充裕的時間做一點事情。

不是他不想與兩美女時刻廝守在一起,其實他很想,那是一種很美妙的生活。

只是,他畢竟是一個男人。他有自己的事業要做。

在這個世界上,女人是有退路的,所以很多事情不用很拚搏都行。而男人是沒有退路的,當降世到這個充滿了詭詐與欺騙的世界上的那一刻開始,便已註定了要掙扎,要奮鬥,要拚搏,沒有退路可言。

男人只能前進。

要是停滯不前,那就會被其他男人超越,從而失去愛情,財富與拚搏的樂趣。王小兵已明白這個道理,少年既要風流也要努力,不然,老來銀髮滿頭之際一事無成,亦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是故,在風流的少年時期,他要好好拚搏一番。他要出人頭地,不求青史留名,只求村子留名。

以他的猜測,一旦村長助理這個職位落在了他的頭上,那他就更忙了。遑論那些晚自習了,就是那些正課也要曠了。

幸好,張萬全與他的關係頗鐵。

憑藉著這一層關係,他可以自由出入學校,想什麼時候來上課就什麼時候來,想什麼時候出去校外逛逛就什麼時候出去。沒有人能真正約束得住他。團委書記張靜是他的情人,他自己又是學生會主席,還是團委副書記,頭銜挺多的。唯一可以約束他的便是他自己了。在東興中學裡,他也算得上一個小小的土皇帝。

有時,他想到不能使班主任蘇惠芳失望,才準時來上課。

要不然,估計一個月里,他至少會有十五天不會來這裡上課。剩下那半個月來學校,估摸都是找情人好好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而已,而不在學校的那十五天,則在校外與情人廝混。

這種生活,也頗為有趣。

他不喜歡上課,但還得坐在教室里,有時聽著聽著,便有點想睡覺。他經常在教室里打盹。其實,在教室里睡覺也是一件很養神的事情。每節課打打盹,不知不覺便到了下午時間。

晃眼便到了下午活動課的時候,王小兵帶著謝家化,各自騎著摩托出了東興中學。

王小兵已把寫好的請假條交給了舍友,如果到了上晚讀的時候,自己還沒有回來,那就請他把自己的請假條交給值班的老師。如果今晚晚自習課兩美女見到自己不在教室,不知會惱成什麼樣,不過,他也管不得那麼多,到時對她們說點甜言蜜語,再加點精神與物質的補償就行了。畢竟,他是出去辦正經事,不是有意當逃兵。

轉眼間,便到了君豪賓館。

君豪賓館的員工都認識王小兵與謝家化,見了他倆,都向他倆問好。如今的王小兵名氣越來越大,認識他的人也越來越多,他比以前拉風多了。

庄妃燕見了王小兵,俏臉立時露出一抹嫵媚的笑意,柔聲道:「又逃課了?」

「沒有,我可是好學生啊。」王小兵盯著她胸前那兩座堅挺飽滿的雪山,笑道:「還有空的包廂嗎?我要一間,待會要請人吃飯。」

「請男的還是女的?」庄妃燕眨了眨含笑的美眸,好奇道。

「女的,一個好朋友。」王小兵揚了揚眉,一本正經道。

「哼,沒包廂了,不好意思,今天包廂全被人包了。你請不了人吃飯了。」庄妃燕將一縷額前的秀髮掠到耳後根,微揚鼻翼,明顯有三分不悅道。

「哈哈,請男的吃飯啦。」他知道她有點吃醋了。

「男的?」她露出一抹迷人的笑意,隨即又努了努玉唇,溫柔地說道:「現在真的是沒有包廂了。不過,待會可能會有人退包廂,那就有了。」

女人就是這麼奇妙。

庄妃燕雖是那麼說,但還是安排了一間包廂給王小兵。不過,她倒他請吃飯的朋友是男的還是女的,如果是女的,晚上就要跟他算帳。女人一算起帳里,最強大的就是雙腿緊`夾,不肯給男人開發自己身子的權利,就可煞住男人威風了。

男人沒了開發權,也就沒地方使力氣了。

所以,女人的身子開發權什麼時候放什麼時候收,那是大有學問的。

不過,沒幾個女人可以在王小兵面前守住開發權的,只要他老二怒嘯一聲,她們都得把開發權交出來。

進了包廂之後,王小兵請庄妃燕跟服務員打聲招呼,如果有人來找自己,那就請來這間包廂。

他本來與占仲均約定是下午四點半相聚的,如今已快五點了,但還不見占仲均的身影。如果占仲均不來,那晚上就要接受董、蕭二女的輔導,對於輔導英文,他可覺得有點難受。他也可在電話中與占仲均談一談,不過,那樣不夠真誠,畢竟這件事有點棘手,得面對面聊一聊,交換一下意見,那才比較好。

謝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