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風流小農民 >第0417章美人欣賞的不成文規定

第0417章美人欣賞的不成文規定 (1/5)

小說名稱《風流小農民》 作者:凡凡一世  更新時間:2013-08-23 16:01  字數:11357

王小兵與洪東妹的關係說複雜不複雜,說簡單又不簡單。在外人看來,就只是相認的姐弟倆而已。

她是他的干姐,但也可以成為他的情人,甚至老婆。關係是會變化的。如今,就已有將要變化的跡象。

兩人的情意也越來越濃,不論是姐弟情,還是戀人的感情,都在逐日增加。以目前的趨勢發展下去,將來的某一天極有可能會修成正果——有情人終成眷屬。關鍵是兩人都有點意思,而這種愛慕的意思正越來越稠,遲早會黏在一起。

只要彼此有意,那終究會有結合的一天。

如果不是要去會一會三爺全廣興,洪東妹可能真的會再次動手動腳向王小兵暗示自己的心意,喝了兩杯紅酒,有了點酒精在血液里,不論是膽子還是欲`火,都比平時要強,她是做得出來的。

她也是到了待婚論嫁的年紀,但像她這種身份,這種地位,這種經濟實力的女人,要找到一個匹配自己的男人做伴侶,那確實不容易。

婚姻這東西,看似簡單,實質很複雜。

就像圍城,還沒進城的人聽到圍城裡的人很熱鬧的樣子,那時是很羨慕,只要快點爬牆進入圍城裡,以解思慕之渴。可是,一旦進入了圍城裡,置身於熱鬧之際,才發現這種為了柴米油鹽醬醋日常瑣事而吵吵鬧鬧的熱鬧實在折騰人得很,次數多了,人的精神也會衰弱,睡不好,吃不香,整天沉浸在情緒波濤之中,沒有安寧的一刻。

到了這個時候,便感覺到在圍城裡實在是一件煩人的事情。

在圍城之外的人想要進來之際,圍城裡的一些人便羨慕起當日自己還在圍城之外的那種清閑與無拘無束的快樂了。

城外的人羨慕城內的人,城內的人又羨慕城外的人。

人就是這樣,還沒得到,就想得到;得到了,又不會珍惜了。

縱使圍城裡的人出去了,勸說那裡圍城之外的人進城要三思,可是,圍城外的人始終不會相信,何況,還沒進過城裡快活快活也不肯罷休。俗語說不到長城非好漢。其實,不進圍城非大丈夫。誰都想進入城裡逛一逛,是喜是悲是愁是樂,都等進了城再說。

古今猶然。

洪東妹想要找到一個家庭背景、經濟實力與自己相若,而又情投意合的意中人做老公,那很難。關鍵在於兩情要相悅這一點上。她是經過了風浪的女人,不是那麼容易被一般的甜言蜜語所能打動的。想要使她從心底里喜歡一個人,沒有兩把刷子,那就別多想了。

從一開始,王小兵就沒想過要泡洪東妹。

難道是他變性了?

當然不是。一年之前,王小兵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市井小徒,沒什麼優點,唯一可以稱得上優點的可能就是那抹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燦爛的笑容。而當時的洪東妹,已是這一帶的黑道女老大。

兩人的地位相差懸殊。

基於這一點,王小兵連幻想一下跟她在一起都沒有。他有自知之明。

後來,在機緣巧合之下,他成了她的乾弟。彼時,他對她有了一點意思,但也只是在腦際一掠而過而已,並沒有什麼實質的想法。畢竟兩人的地位並沒有縮小,依然巨大。這也是當她對他做出一些暗示性的兩性挑逗動作時,他不敢隨便出手的心理原因。

這也算是一道心理障礙。

王小兵花了許久時間,直到如今,才基本克服了這層心理障礙。

在洪東妹的眼裡,王小兵是一隻潛力股,就目前而言,地位,經濟條件等等都還及不上自己,可是隨著時日的推進,終將有一天會超越自己,面對這樣天掉下來的金龜婿,不抓住機會把他得到,那豈不是惹天怒?

是以,洪東妹在心裡已暗下了決心:非王小兵不嫁。

等到時機一成熟,她就要全力出手,縱使不能把他拉到自己身邊,她自己也要靠到他身邊去。反正,她今生今世是不會讓王小兵從自己的眼底溜走的。

今晚全廣興要來賭場玩玩,很容易擦出火花。她還得把精力放在這件事上面,是故,還沒空來套王小兵的心。

全廣興肯定會帶些小弟過來,只要雙方人馬稍有不慎,也有可能擦槍走火,打起群架來。

因此,洪東妹也不得不未雨綢繆,先布下些人馬在賭場裡面,以防萬一,不然,到時要是真的打起來,己方人馬不足,那就要吃虧了。

在白道上,這附近的地方治安長官朱由略與洪、全二人都相識,而且,沒有對哪個更好,所以,一旦洪、全二人發生火併,他估計是不管的,或者就是從中撈油水,作一個和事佬,不想得罪任何一個。

是故,洪東妹與全廣興誰也別想找朱由略幫手。

兩個人的黑道實力幾乎決定了兩人誰輸誰贏。不過,有一點全廣興占些優勢,那就是他是東方鎮的人大代表。這種身份,使他認識不少東方鎮的官員,相對於洪東妹來說,這也是一個優勢。他可以從中做些手腳,借白道的勢力來壓洪東妹。

只要做得到位,那威力也是挺大的。

其實,洪東妹對於全廣興、龍應唯與古海華三個古董級的黑道人物向來比較尊敬的,內心是不是真的尊敬,那不清楚,但至少表面對他們都是禮遇有加。就是不想與他們結怨,希望與他們和平相處,年節向他們笑納一些禮物,表示敬意。這一點,她很會做人。

可是,在這個社會上,井水與河水不可能永遠不相交。

活在世上,人就為了一張臉與一個口,利益二字會把各種友誼擊得